分享到:

深度开掘现实的前沿

最近读一本小书,叫《受伤者》,不厚,但是日后在文坛上的痕迹不会小。不仅不小,肯定会很大。为什么?一是读这本书就跟读王小波的作品一样,用个套语,叫足以乱真,二是这本书的作者与王小波的个人交往殊非泛泛,以笔者读后之感,研究王小波身后影响,此本书将是最珍贵的标本之一。$$《受伤者》是一本文集,第一篇文字《自序》中的第一句话是“英年早逝的作家王小波曾经说过”什么什么的,初看并没有引起我的警觉。随手翻到《一个流氓的诞生》,读着读着就浮出一个感觉:怎么跟读王小波似的?这个感觉非同小可,马上令我联想到这本书的第一句话就是引用王小波,于是我心里形成一个概念:作者李静,王小波的信徒!我开始围绕这个判断,阅读《受伤者》,仔细地甚至带着窥视欲读完全书,震动非小。$$全书共收文33篇,其中有2篇即《王小波的遗产》和《王小波:智慧的诗学精神》直接引王小波入标题;有1篇即《遥寄一位沉默的说话者》,王小波没入标题,但是正文满篇是王小波,“寄”换成“祭”就更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9年06期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从边缘中生出知识和美——重评王小波及其写作

有论者指出,近年来的王小波研究落入了两种二元对立的研究框架,一种倾向于建构性的“自由”,另一种倾向于解构性的“虚无” 2。事实上,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王小波是一个悖论式的人物,他以边缘身份自处,却从边缘处不由自主地走向了中心,他以小说家自居,却更多地被理解为思想家。因此,以任何一种绝对化的理论来框定王小波,本身都是对其悖论性的消解。笔者试图以“边缘”立论,考察王小波的特异与悖论。边缘,既指王小波“文坛外高手”的身份,也指福柯权力理论中权力运行的边缘地带。由此出发,提出以下几个问题:各色各样的权力如何牵引着王小波从“边缘”走进“中心”?他的作品又如何在二者的张力间自处?在经历了诸多正误和偏差之后,我们今天如何回归“边缘”,从文学的角度重新理解王小波写作的意义?一“边缘”与“英雄”众所周知,王小波引起成规模的关注是从他的早逝开始的。在所有关于王小波的纪念和研究当中,最常被提及的是他的自由知识分子身份,以及这一身份在当代中国社会中的建...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学术月刊》2017年12期
学术月刊

王小波与文学史

一、“自由撰稿人”之前的小说写作难以确定王小波开始写作的准确时间,他的早期作品绝大多数都没有发表,王小波生前也很少提起。结合目前所见王小波作品各个版本,这批作品包括《绿毛水怪》《战福》《这是真的》《哥仙》《这辈子》《变形记》《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猫》《不成功的爱情》《地久天长》《马但丁》。王小波去世后,这批作品经艾晓明整理编辑,由时代文艺出版社1998年2月出版,题名《黑铁时代——王小波早期作品及未竟稿集》。在该书后记中,艾晓明谈到了这批作品大致的写作时间:《绿毛水怪》和其他一些短篇,都是王小波写于70年代的手稿,《绿毛水怪》《战福》《哥仙》《这辈子》大约写于插队回到北京之后。《绿毛水怪》写在一个B5大小的练习簿上,后面几篇则写在一个有《人民画报》那么大的练习簿上。《变形记》的字迹和第一篇《战福》的字迹比较很有变化,估计是在70年代后期写的。《猫》是写在稿纸上,里面提到“一个新世界”,与王小波后来谈到在大学期间读到《1984》...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18年01期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

王小波作品的国外译介与研究

王小波(1952-1997),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学者,他生前一直与中国文坛保持距离,被誉为“文坛外高手”。王小波以其颠覆性的历史书写方式在一代中国读者群中产生重要影响,王小波之死更引发了中国九十年代一场“王小波热”的文化现象。他生前出版的作品较少(1),其大部分的小说创作在国内一直鲜为人知。王小波去世后,十余位学者发表悼念文章。不久之后,王小波开始成为热议的话题,从学者到各大媒体、网络论坛,众声喧哗,塑造着自己眼中的王小波。王小波去世后的名声大噪与生前默默无闻形成对比,之后的短短十年间,王小波作品出版四十余种,还有多部王小波的传记,这也对国外中国文学的研究和译介产生推动作用。全面考察国外王小波的研究与译介,对于深入了解中国及中国当代文学本身的地位与形象有所助益,同时这对推动当代中国文学的传播提供借鉴意义。一、王小波作品国外译介情况译介到国外的王小波作品数量较少,主要被翻译成英、法、意三种语言。获得出版发布(含网络出版物)的译作中...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文艺评论》2017年11期
文艺评论

叙事革新与文化反讽——谁是王小波

一黄平在《革命时代的虚无——王小波论》一文中提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观点,王小波既不是自由主义者理解的王小波,也不是左派学者理解的王小波,王小波是脱历史之外的反讽者和虚无者。黄平一贯有着非常精致的文本感觉和宏大的理论视野,可是他的王小波论却不无理论先行、为颠覆而颠覆之嫌。事实上,他确实误读了王小波。不难发现,黄平的王小波论是精心打造的。光注释就有一百多处,写作时间跨越了一年多。文章独具的匠心几乎是一目了然的:首先是将精巧的形式解读跟宏大文化叙事结合起来,通过对“局外人”视角的解释,勾连一个重新理解王小波的文化因由;其次,强烈的对话意识,将王小波论置于跟所谓的自由主义立场和左派文化研究立场对话的框架中,使文章的问题意识和学术史视野凸显无疑;第三是在比较文学的视野下,将小森阳一对村上春树的脱历史的疗愈批判借用于王小波现象解释中,从而将讨论王小波跟解释20世纪90年代文化潮流结合起来,在论断王小波虚无的同时也诊断了它以脱历史的方式疗愈了2...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学生时代》2006年05期
中学生时代

王小波:看上去很美

是谁说,诗人只有在死后才能得到重生。在八年以前的那个春天,在北京,所有的花都开了,一个诗人却大叫一声,倒在书桌旁,他的名字就叫做王小波。我一直疑心,王小波其实是生活在三国时候的浪漫骑士。或许来自我根深蒂固的对于三国的印象,那里的诸人在死前总是要大叫一声的。那时候的人,总是要“常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的。那时候的人,总是要“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的。反正所有浪漫的想象,所有自由的艺术,在那个时代,既可空前,又足绝后。在王小波身后,留下了至今不衰的王小波热。我也身不由己被大潮裹挟,不能逃脱,也是我一直不敢推荐王小波的重要原因。那时候的我,沉迷于王小波的自由精神,独立思考,爱平等,爱智慧,幽默,有趣。这个王小波创造的文学世界看上去是如此的美,让我“在日常生活中郁积起来的烦闷得到了一个痛快淋漓的宣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