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客观评价我国私营企业主的高收入

编者按: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私营经济数量、规模、层次也不断发展,其人格化代表——私营企业主的队伍越来越大,其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成为我国必须高度重视的社会群体和社会阶层。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副院长邹东涛教授撰文《我国私营企业主三个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运用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对私营企业主的高收入、剥削、社会政治地位进行客观、深入的分析,并在理论上、政策上提出与时俱进的战略构想。本刊今日发表第一部分内容。$$ 正确认识私营企业主的高收入问题,是深化对劳动和劳动价值论认识及我国当前社会中所要解决的重要现实问题之一。如果认识不清、处理不好,既不利于社会的安定团结和稳定,也会影响我国方兴未艾的私营企业的进一步健康发展。$$ 私营企业主高收入的结构分析$$ 人们长期存在着一个理论认识误区,认为资本家的全部个人收入都来自剥削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而且认为这是马克思的基本理论之一。其实并非如此。马克思明确指出过:在资本家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财经界》2017年07期
财经界

迟福林:破解世界性 “中等收入群体焦虑”

振兴实体经济,实现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发展,既是经济运行中的重大挑战,也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重大任务如何判断经济转型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现实性?其一,产业结构变革趋势与中等收入群体扩大。产业结构升级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前提。推动产业结构转型,社会结构才会随之发生变化。产业结构转型将引发人们工作方式的变化,形成新的现代职业结构。产业结构的转型有利于白领劳动群体的大量涌现,意味着中等收入群体不断扩大的发展空间。其二,消费结构变革趋势与中等收入群体扩大。当前,中等收入群体消费的“升级型”特点相当突出,并成为推动消费结构从物质型消费向服务型消费为主转型的内在动力。消费结构升级不仅将催生新供给、新产业、新业态,还带来较高收入的就业机会。可以预期,消费结构升级及制造业服务化的快速发展,将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提供新的空间。其三,城乡结构变革趋势与中等收入群体扩大。从现实情况看,中等收入者很大一部分来自城镇,未来几年,如果做好顶层设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统计科学与实践》2019年07期
统计科学与实践

浙江中等收入群体的微观影响因素分析

引言浙江作为改革开放后经济保持快速发展的地区,居民的收入水平也稳步提高。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浙江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5840元,比上年同期(42046元)增加3794元,同比名义增长9.0%,收入水平保持全国前列。城镇居民收入水平的大幅提高,很大程度上也促进了中等收入水平的稳步增加。中等收入群体对于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作用不可忽视,不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规模是经济社会发展所追求的重要目标。从十八大报告提出“收入分配差距缩小,中等收入群体持续扩大”这一深化收入分配改革的重要任务,到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民生活更为宽裕,中等收入群体比例明显提高,把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作为提高人民收入的抓手”。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是形成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格局和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具体要求。本文立足浙江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居民收入水平提高,通过对影响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微观因素的研究,寻求改善浙江省居民收入分配格局的方法和对策,进而促进浙江省经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消费经济》2019年04期
消费经济

我国中等收入群体消费研究框架:一个文献梳理

一、引言在新常态下,产能过剩、投资和出口动力不足,消费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越来越受到各方重视,基于不同视角的相关探讨越来越深入。在此背景下,正视不同消费群体之间的异质性,注重开展专门性研究和试图寻求针对性措施的成果开始涌现。近年来,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因其地位的特殊性得到了高层关注,相关政策主张陆续出台。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第一次提出要“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中等收入者占多数”是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新要求;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中等收入群体比例明显提高”是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随着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不断壮大,顺应政策实践提出的要求,聚焦中等收入群体在消费驱动中的关键作用,使我国中等收入群体消费的专题研究渐成热点。本文通过对我国中等收入群体消费研究成果进行框架性梳理,旨在为后续的理论探讨和相关实践提供借鉴。下文内容展开的基本逻辑为:中等收入群体是何群体...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北京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北京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我国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及其特征

摇摇中等收入群体不仅是维护社会稳定的中坚力量,也是释放消费红利的主力军。确立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战略,明确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长目标,关系到经济社会转型与改革的全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居民收入增速下降、收入差距高位运行、消费贡献低迷等问题持续存在,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不仅可以为缩小收入差距和扩大消费比重提供出路,而且对于我国经济社会“调结构、稳增长、促发展、保稳定冶具有重要意义。由于对中等收入群体的定义不一、采用的数据和分析方法不同,现有文献测算出的我国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及其变化趋势有很大差异,相互之间也没有可比性。所以急需对中等收入群体的界定标准做一个梳理,并提出一个既符合我国国情又具有国际可比性的标准。从政策角度考虑,只有明确中等收入群体的界定标准,才能进一步分析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规模、特征和行为等相关问题。因此,本文拟在文献综述基础上,提出对中等收入群体一个相对合理的界定标准;并估算近些年我国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及其趋势;分析收入...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国情国力》2018年12期
中国国情国力

中等收入群体发展或将进入瓶颈期

工作,通过收入这种直观、客观的数据能够最直接地反映国家经济发展成果对人民本身是否有益,符合经济全球化的潮流。然而,从目前情况看,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发展可能会进入一个瓶颈期。认知度低一个成熟稳定的国家必然以一个稳定的社会结构作为基础,虽然我国目前已经成为世界上拥有中等收入群体人口最多的国家,但人们对于什么是中等收入群体、谁属于中等收入群体等基本问题还没有形成广泛的认知,这将不利于中等收入群体的后续发展。由于对于中等收入群体的概念涵义没有准确的表述,导致人们没有产生认知共鸣。人们接收“中等收入群体”的信息主要是通过媒体宣传,所以导致了“中等收入群体”“中产阶级”和“中间阶层”的概念混淆,甚至出现了一些认识误区,如将中等收入群体等同于有房有车的人群集合,这种浅显模糊的认知对中等收入群体的发展极为不利。同时,在不同国家和不同时期对中等收入群体规定的界限没有统一的标准,数据的多样性阻碍了人们对中等收入群体的准确认知。中等收入群体自身存在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