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修改《银行法》提上议事日程?

不难发现,自去年年底,有关机构改革和金融改革的话题浮出了水面。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机构改革和金融改革已经成为今年国家政治经济生活的重头戏。$$ 春节过后,记者拜会了国家金融工委、中国社会科学院、有关高校的一些金融届权威人士,从他们那里获悉,对金融改革有“牵一发动全身”作用的当属《银行法》的修改。这里包括《中国人民银行法》和《商业银行法》。$$ 监管职能能否分离$$ 对于《中国人民银行法》的修改,更多的是认为将目前中国人民银行对货币政策的制订和实施职能与银行业的监管职能分离,从而保证货币政策的制订实施具有更大的独立性,也使对银行业的监管更加有效。如果中央银行身兼货币政策决策者和银行业监管者的双重角色,就极有可能在调整利率和进行货币供应决策时,站在银行业监管者的角度去保护商业银行的利益。$$ 其实,根据国际经验,银行业监管的分立与中央银行的独立往往同步进行。英国、日本和南韩的改革正是如此。根据有关人士透露,中央已基本确定银监会方案。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政治与法律》1940年60期
政治与法律

论台湾《银行法》的最新修正

论台湾《银行法》的最新修正宋锡祥一台湾银行立法源于1931年3月28日国民党政府在大陆期间颁布的《银行法》,该法全文有51条,内容显得粗糙、简单。此后,几度对个别条款进行修正,直到1975年修改时条文数量已增至140条,内容丰富、充实,并具有相当的完整性。进入八十年代,1985年和1989年台湾当局分别又对《银行法》作了较大修正。最新一次较大修订和增补是在1992年,并于同年10月30日付诸施行.二这次修改的内容具有如下一些特点:(一)强调危险分散原则,促进银行资金的合理分配。银行作为资金融通的中介机构,具有高度的社会公益性,其分配社会信用的功能对于经济发展和资金流向有较大影响。要使经济资源得以合理有效地配置,并发挥资金的最大效用,银行经营是否采取稳妥的经营方针颇为重要,尤其是台湾开放设立银行后,已有15家新设商业银行加入营运,无疑对金融市场造成影响。为了防止和避免经营者或利害关系人利用职务之使,将银行资金视为企业的关系帐房作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外国经济与管理》1950年30期
外国经济与管理

论台湾新修正《银行法》的特点

论台湾新修正《银行法》的特点宋锡祥一、台湾的银行业立法及其沿革台湾最早的银行法可溯源到1931年3月28日由国民党政府在大陆期间制定和颁布的《银行法》。该法全文只有51条,内容粗糙简单,经修正后于1947年9月1日才正式施行。1949年国民党到台后,曾几度对银行法进行个别修正和补充。进入70年代,台湾基本上改变了资金短缺的局面,逐步成为一个资本充裕的地区,其产业也逐步从劳动密集型向资本密集型过渡。此时,对金融产品和服务的需求日趋多样化,资金的短期融通和长期投放业务亦随之呈多样化趋势。与此相适应,台湾当局于1975年加大了对银行法修正的力度,条文数量从原有119条增至140条。由于此次修改相当彻底,这在很大程度上构成了台湾现行银行法的主要框架。1985年和1989年,台湾又分别对银行法作了大幅度修正,1985年的修改核心是提高罚金数额,加重对违法授信的处罚;除了将各类存款重新界定外,还相应地扩大了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的范围;对银行与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09年36期
法制与社会

英国救治危机银行的良方——2009《银行法》的新特别解决机制

全球一体化虽有利于资本在全球范围内有效配置,但也降低了主权国家控制金融运营风险的能力,而且为金融风险跨国界扩散提供了新的渠道,金融紊乱再也不能被限制于最初发生的领域。所以各国的立法者和监管者都面对着金融全球化和金融服务一体化带来的双重考验,很大程度上放松机构管制促进了金融市场运营的功能一体化,而面临这一波杀伤力极强的金融海啸,英国金融管理当局将“稳定金融和保护储户”作为解决危机的首要目标,将其救市的举措制度化,制定了《银行法》(2009),新创立了特别解决机制(Special Resolution Regime,SRR)。一、立法背景2008年2月18日,英国政府将陷入困境的诺森罗克银行(NorthernRock Bank)国有化,国有化计划于19日根据紧急立法提交国会通过,这样通过授权立法的方式,《银行法》(2008)特别规定(BSPA)于2008年2月21日生效,赋予政府在紧急情况下对银行采取国有化的权力。在此基础上,由于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华大学
东华大学

近代中国金融法规研究

1897年,中国第一家新式银行—中国通商银行成立,揭开了我国近代银行业历史演进的序幕。1908年,清政府颁布《银行通行则例》,它是我国第一部银行通行法规,标志着我国银行法律的开端。北京政府时期《银行通行法》虽然只是起草,没有正式对外公布施行,但它依然在近代中国的银行法律体系建设中留下了光辉的一页。近代银行法经过清末的初创到民国时期逐渐发展完善,南京国民政府时期,一般银行立法以1931年《银行法》和1947年《银行法》为标志,其中,1947年《银行法》是近代银行立法的一个里程碑,代表了近代银行立法的最高水平。在这近40年的立法进程中,晚清政府、北京政府、南京国民政府主观上都在尝试并且努力建成一个既能吸收容纳世界最新的法制成果,又能够符合当时本国国情的银行法体系。本文利用上海市图书馆、上海市档案馆的丰富原始书稿、档案,对晚清以来中国金融法规的发展历程进行梳理,以1931年《银行法》、1947年《银行法》作为研究对象,从新旧两部银行法...  (本文共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农村金融研究》1950年50期
农村金融研究

贯彻执行 任重道远─—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的体会与思考

贯彻执行 任重道远─—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的体会与思考赵建贞当我们沉浸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以下简称《银行法》)诞生的喜庆之时,我们是否不应忽略这样一种现象抑或事实:立法难,执法更难!法律的权威性、严肃性不仅体现在其内容上,而已从某种意义上讲,更主要体现在其贯彻执行上。法律是一种特定的以立法形式规定的社会行为规范,但这丝毫不意味着法律的产生,社会行为就自然而然地规范了。因为规范的实现比规范的产生要复杂和艰难得多。这主要是由于后者更要受到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及国民素质、利益调整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约。《银行法》从1979年就开始着手起草,历时十几年的反复研究、论证、修改,现在终于得以颁布,可谓来之不易。它以立法形式,明确规定了中国人民银行作为我国中央银行的性质、地位和基本职能,其重大意义和作用是匆庸置疑的。但是在充分认识《银行法》的重大作用的同时,还必须对它的贯彻执行的难度有清醒和足够的认识,并在此基础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