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甘肃团建议国家给予生态补偿

甘肃代表团建议国家将甘肃省设立为 “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和补偿试验区”,建立流域水资源补偿和湿地生态补偿机制,支持甘肃省进行生态建设和改善民生。$$   作为两会上表达意见建议的主要途径,提案既反映出人大代表的观察和心得,更体现了一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努力方向。记者在甘肃代表团采访时,对该团经过修改筛选和审核把关而最终提出的九个大类81件建议提案予以梳理,发现有关环境保护与建设的建议达18件之多,占整个提案量的22%。$$   环境保护与建设之于甘肃真的如此重要?其原因何在,又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形势所迫$$   “甘肃的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不仅直接关系着甘肃省的生态安全,也直接关系着整个西北乃至全国的生态安全,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屏障”。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在谈及为何提出将甘肃设为“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和补偿试验区”的建议时还有些不好意思。他说,将一个省整体设为试验区胃口是不是太大了些,但经过深入了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环境与可持续发展》2019年04期
环境与可持续发展

关于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的实践基础与推进建议

党的十九大报告第一次明确提出要探索建立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将“建立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列为“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的内容之一,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2018年12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水利部、农业农村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林草局9部门联合印发了《建立市场化、多元化生态保护补偿机制行动计划》(发改西部〔2018〕1960号)(以下简称《行动计划》),为我国施行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提供了有效指导和引导,有助于推动建立生态补偿长效机制。《行动计划》出台以来,有学者从开展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的意义、运行模式等方面进行了解读,也有学者从实现路径、资金筹集方式等方面对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进行了分析,但如何科学推动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的实施,加快推动建立与生态补偿相关的绿色金融体系、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让生态补偿机制变“输血”为“造血”,是当前急需关注和研究的重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西质量监督导报》2019年08期
广西质量监督导报

新《海环法》下我国海洋生态补偿法律制度探析

人类对海洋开发利用的历史可追溯到数千年前。二十世纪以来,伴随着全球人口的爆炸式增长,对海洋资源的掠夺式开发导致海洋生态问题愈发严重。目前的海洋生态问题主要包括海洋资源衰竭、海洋环境污染、海洋生态破坏等。由于海洋本身地势较低又相互连通的的地理特点,导致污染物入海后难以转移,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重大污染,我们必须重视这一问题。良好的海洋生态环境应该是具有强大的自洁能力与丰富的生物资源,不受人类活动的威胁和破坏,海洋生态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安全状态。我国新修订的《海洋环境保护法》通过海洋生态补偿制度降低人类活动对海洋生态的威胁,对受损的海洋生态环境进行补救。体现了我国对于海洋生态保护的决心。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修订及内涵分析(一)修订背景现今海洋环境恶化加剧,海洋整体的净化能力和承载力不断下降,已经威胁了海洋生态安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2017年就全球气候问题在纽约大学发表的演讲中强调,海洋正在向人类发出生态警告。仅20...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国生态补偿40年:政策演进与理论逻辑

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生态补偿经历了其作为环境保护附属政策的初设阶段、从环境保护政策中分离出来的形成阶段,以及由分项政策和综合政策组合的完善阶段。在理论层面,中国生态补偿40年是以生态环境的两个外部性问题为主线,以生态环境保护对象的产权界定、生态环境保护的主体界定,以及生态环境保护主体和生态环境保护对象之间的产权保护关系为核心内容展开。回顾其演进历史,中国生态补偿政策的初始阶段以生态环境价值的负外部性治理为主要目标,生态环境价值的正外部性内部化要求居于附属地位。然而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过程中,国家以资源环境为巨大代价实现了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物质资本高速增长的同时出现自然资本的超速减少,自然资本的减少一度已经触摸到生态环境承载力的底线,这使中国物质资本的增长形成瓶颈,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以保护和增加自然资本为目标的生态补偿进入了新的发展历程。本文以正外部性内部化理论和产权理论为依据,通过对中央政府有关生态补偿法律法规...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9年01期
法制与社会

生态补偿中政府与市场有效融合的规范路径

《生态补偿条例》自2010年列入立法计划至今并无实质性进展,2016年国家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意见》中提出“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要求,然而实践中,生态补偿主要依靠政府的发起与资金投入,社会参与还有待进一步的深入落实,根本问题在于一方面缺乏政府与市场相互作用的正确认识与二者相互组合的把握,另一方面则表现为生态补偿不能有效的与其他相关制度进行衔接。有些学者提出生态补偿应是一个区域对另一个区域的补偿,是一个区域对另一个区域在财政方面的民事给付。本文认为过于强调权威性命令性的政府性补偿方式,没有充分挖掘市场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更没有进一步解释市场与政府在生态补偿的关系,对生态补偿的立法目的与基本原则的认识不清,使得生态补偿的立法工作面临重重困难,近年来并没有实质性进展。一、政府型生态补偿的缺陷事权和财权不相匹配是政府型生态补偿的突出问题。生态补偿所需要的大量资金以国家的财政转移支付为主,地方政府拥有所有者的权益,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Journal of Resources and Ecology》2019年01期
Journal of Resources and Ecology

横向生态补偿净额:中国京津冀地区的应用(英文)

1 Introductiondomestic market for environmental goods is incomplete,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tasks that economists face inmany actors lack an incentive to protect ecosystems. Undermaking ecological or environmental policies is to evaluatesuch circumstances, PES acts as an important institutionalthe economic value of ecosystem services and implementarrangement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payments f...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