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鲫鱼最好冬天吃

看了1月4日总第694期19版《冯骥才:鲫鱼水煮最鲜》一文,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营养科主任王建觉得此文从营养学的角度讲,非常科学,现在正是吃鲫鱼的最佳时节,不妨照着冯骥才的做法吃鲫鱼。$$民间有“冬鲫夏鲇”的说法,因为在数九寒冬,冰水刺骨的季节。生活在水中的鲫鱼正是一年中最肥美的季节,特别是一些即将产卵的鲫鱼不仅肥美,而且多籽,味道尤其鲜美。都说“鱼生火、肉生痰”,而鲫鱼恰恰能够清热解毒、利尿消肿,吃了不上火。$$鲫鱼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维生素A、B族维生素、尼克酸等。据测定,每百克黑鲫鱼中,含蛋白质高达20克,仅次于对虾。尤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健康时报2010-01-21
《炎黄纵横》2011年04期
炎黄纵横

做发现文化病灶的医生

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颁布后,一些文化学者纷纷畅谈它对于我国非遗保护的积极意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领导小组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认为,专家学者必须思考自己在今后的工作中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我们不是文化舞台下的观众,只是看热闹;我们要像医生一样,永远盯着文化的病灶,这是我们最主要的责任。”文化人为什么要“做发现文化病灶的医生”?这让人想到了“盲点”这个词。“盲点”的意思是指人们眼睛视网膜上有一处不能发生视觉的地方,眼睛再好的人也同样有“盲点”。我觉得,“盲点”也可以扩大用来解释一些文化的现象。每一种成熟、完整的文化即使再完美,也不能免除“盲点”。当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扬子江评论》2019年02期
扬子江评论

漩涡里的理想主义者——读冯骥才《漩涡里》

“在行动中思考,使思想更富于血肉,更具生命感,随他送给友人留念的画集取名《生命经纬》,经线寓意人生时可以在思想中触摸到现实的脉搏。在思考中行动,使足七十年的历程,纬线寓意他所涉足的四个领域《。冰河》尖有方向感,使行动更准确和深刻,并让思想在现实中开《凌汛》《激流中》已经展现出冯骥才在文学与绘画领域花结果。”a之间的转换,然而斯人着力经营的文化遗产抢救与教育冯骥才的非虚构作品《漩涡里》是他“记述人生五十事业却未见含英咀华式的“夫子自道”。2018年付梓的年”系列的最后一部。对于他二十年的文化遗产保护之路新书《漩涡里》终于弥补这一遗憾,可谓千呼万唤始出来。而言,这是行动后的思考;对于他搁置已久的文学之路而在文化遗产保护之路上,1994年是冯骥才的起点,言,这是深度思考后的行动。按照作者的自述,这部书回2001年则是他的转捩点。自1990年回归绘画之后,冯骥答了他为何从文学领域跳入文化遗产保护的“漩涡里”,才在全国各地举办巡回画展。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河南社会科学》2019年03期
河南社会科学

冯骥才文化遗产观研究

从近20年冯骥才先生的文化遗产保护实践看,他所做出的最重要贡献不是在他的主持下完成了多少重大项目,而是作为一名先知先觉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者,他用他那宏阔的学术视野、先进的学术理念以及超前的学术思想启发了多少人,唤醒了多少人,影响了多少人。进入21世纪后,全体国民文化遗产意识的提升,显然与冯骥才先生这样的学术领路人的积极倡导有关。在阅读冯骥才先生学术论著的过程中,深深地感受到了冯骥才先生遗产理论对于当时中国社会的深刻影响。一、冯骥才的遗产观非常重视对具有“原生态”性质的民间文化的保护冯骥才先生不止一次地强调保护民间文化的重要性。他认为民间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底色,应该给予重点保护。他在《抢救民间文化遗产到了紧急关头》一文中指出:“民间文化遗产具有原始生态的性质,都是无法再生的。因而抢救和保护民族民间文化遗产迫在眉睫”。在《为什么做?做什么?怎么做?——谈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中,他有一次强调了民间文化的重要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天津社会保险》2018年05期
天津社会保险

烟火生活,家国情怀——读《冯骥才散文精选》

有一次,冯骥才去河北武强县周窝乡旧城村,路上突遇大暴雨,他们的车子滑进了沟里,大家只好在泥泞中徒步前行。冯骥才去武强,是为了调研武强年画的发展现状,如今越来越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冯骥才等人的呼吁下,得到了妥善的保护和发展。冯骥才被更多的人熟知,正是因为他的民间艺术抢救工作者的身份。可是,谁能想到,冯骥才还是我国新时期以来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呢。冯骥才以写知识分子和天津近代历史故事见长,代表作品有《花脸》《神鞭》《俗世奇人》等。事实上,我们在小学时期就读过冯骥才的文章。“从泰山回来,我画了一幅画--在陡直的似乎没有尽头的山道上,一个穿红背心的挑山工给肩头的重物压弯了腰,他一步一步地向上登攀。这幅画一直挂在我的书桌前,因为我需要它。”这是课文《挑山工》的结尾。冯骥才在文中没有着墨于泰山的雄姿和胜景,而是把目光投向挑货上山的山民,描绘了他们艰辛的劳作和惊人的毅力,赞颂了挑山工坚韧不拔的攀登精神。与此类似的还有《珍珠鸟》,作者描绘了在一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纪》2019年04期
世纪

冯骥才:我的事业只有生命能给它画上句号

冯骥才在他新近出版的非虚构作品《漩涡里》开篇中说:“在现实中我没有实现的,我要在书中呈现。这也是写作的意义。”这段话,使我想起多年前第一次见冯先生的情景。第一次到天津采访冯骥才,临别他送我一本《秋天的音乐》1994年10月,我在参加一次全国妇女报刊的会议之后,专程去天津,计划是要采访蒋子龙和冯骥才,他们两位当时在全国已是名声大噪的作家。那时的套路,或是请作家写与婚姻家庭有关的文章,或是由记者自己采写,请作家谈。作家因其独特的思想和出色的文笔,写出的文章大多出彩,很受读者欢迎。那次不巧蒋子龙没在天津,我只见到了冯骥才先生。我记得他家整洁而富有书卷气,冯先生很健谈,也可能是我并没有十分强调我的要求,整个访谈过程,冯先生几乎都在说保护历史建筑历史文化的重要,如天津的什么什么如何如何了不起。冯先生说,艺术就是要把美留住,这在现实中不可能,就在作品中留住,永远留住,古今中外莫不如此。这么多年过去,冯先生的这番解说常常在我心头萦绕,现在他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世纪》2019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