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上帝”为之倾倒

今年5月在西安举行的贸洽会上有一酒业企业引起了广大客商的高度关注,甚至连山西省蒲田县县长也亲自带领全县13家经销商上门与该企业洽谈,要求其授权予这些经销商作山西临汾地区产品总经销。而在此前成都举行的2000年春季糖酒交易会上,该企业的展厅同样被众商家挤得水泄不通。是何方“神圣”竟有如此本事,让一向被厂家奉作“上帝”的经销商们蜂拥而至?原来,此企业正是近年酒界涌出的新秀──安徽华夏酒业公司。作为一个新面孔,华夏酒业竟能让众多商家如此青睐,委实叫人难以理解。但是,如果看看华夏酒业的经营手段,便会对此不以为怪。$$抓质量:设备与人齐上$$质量是企业生存发展之本。正因为此,华夏酒业紧紧依靠科技进步,引进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设施设备,实现生产过程的自动化和流水线作业,采用微机控制质量,使质检工作以科技为依托走上了规范化、科学化轨道。为保证产品质量,公司聘请国家级白酒专家、四川大学生物工程系教授、四川省酿酒协会专家组副组长胡永松为高级技术顾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星星》2016年31期
星星

叫做牙齿的骨头(二首)

喊叫着我名字的石头我期待的风终于来了它喊叫着我的名字声声凌厉,它找我很久了在沙漠中央它一眼认出了我它的喊叫带走了我坚硬的魂魄很显然我就是那块千年不散的石头我的体内蓄满了,渴这正是风需要的正是它苦苦追寻的一块石头就是风的灵感我就是风的源头我和烈日对峙不肯妥协在风的眼里我比烈日更温暖差一点我就回应了风连同我的身体随它远去就差一点我就招展升空我的无以复加的渴还包裹着一颗金子的心等你唤醒沙漠再小也可让一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星星》2016年31期
《上海金融》1989年12期
上海金融

在货币的诱惑面前

货币从同世的第一天起,便成厂商品文换的“红娘”。作为充当一般等价 物的特殊商品,货币的出现促进了商品经 济的发展,给社会带来了繁荣和文明,但同 时,她又以其独有的魅力,使多少灵魂为之 倾倒、堕落,从而跌入了毁灭的深渊1 为什么货币具有如此神奇的力量?多少 年来,人们对此茫无所知,陷入了困惑的境地。在资本主义社会,金钱具有主宰一切的魔力,被看成了万能之神。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临死前还念念不忘金币,.懊宜放在床前眼睁睁地看着,活龙活现地亥狱缪压拜金主义者的贪婪本性。“有钱能使鬼推磨”,货币拜物教的教徒们在货币的诱惑面前,一个个步履踉跄,五体投地。 马克思从商品和商品交换入手,精辟地分析了货币的本质和职能,有史以来第一次揭开了货币神秘的外衣,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社会发展规律。从此,共产主义者以真正猛士的姿态出现了。请看,方志敏为革命保管大量钱财,自己一身俭朴,两袖清风。他被捕入狱后,在敌人的金钱利诱面前毫不动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读者》2011年09期
小读者

与书邂逅

我总是固执地认为,人应该有两条命,一条用来体味生活,另一条则专门用来读书。五岁那年,第一次与书的邂逅,美妙的文字使我为之倾倒,至此之后,阅读便成了我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我总是踮起脚,从高大的书柜中抽出其中的一本,手指轻轻摩挲过书页,指尖从新鲜的陌生感再到熟识的温暖,这是与书相识再到相知的过程。“我扑在书上,正如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这句话甚至不足以说明我对书的痴爱。在把书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后,仍觉得意犹未尽。好比飞鸟,总想穿过浮云看到更广阔更高远的苍穹,发出更嘹亮的啼叫。原谅我的不知足吧。我总是奢望自己有一个大房间,以书为壁,甚至地板上也四处散落着书,我俯身便能找到自己的心头好。如此,我总能逃离这繁华但空洞的钢筋水泥森林,来到这里偷得浮生半日闲。还要有一扇很大的窗户,我喜欢蜷缩在窗台,手捧一本想读很久的书,旁边一杯绿茶氤氲着若有若无的香气,一切自然淡雅。虽然我的身体还在这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经济杂志》2007年10期
新经济杂志

梦幻Phi Phi岛

—记得电影《迷幻沙滩》里那个的小岛吗,它带我们走进了一个似世外桃源,又如人间仙镜的梦幻小岛,当主人公第一次看到那环岛的白沙滩,那清澈如镜的海水时,不禁为之倾倒,跌坐在沙滩上,惊叹于眼前瑰丽的风景,这,便是泰国著名的尸hj尸hj岛。ph!尸h!岛群位于布吉岛东南方,岛群由六个岛屿所组争成。比起布吉岛,Phl Phi岛更迷人之处在于它如少女般的恬静。“椰林树影,水清沙幼”是尸而尸hi岛最贴切的形容。细细如粉的白沙滩,亭亭的椰树,光脚漫步于舒软之上,回头看看一路留下的脚印,感受脚丫被细细抚摩的感觉,说不出的舒服。你亦可以静静平躺,沐浴阳光,欣赏海岛旖旎的风景。这里是潜水者的天堂。在Ph!Phl岛海边浮潜,真是梦幻般的享受。沿绵数海里的浅绿色海水,且浅水处少有珊瑚和礁石,这里拥有世界级的潜水条件。穿戴好浮潜面具,把眼睛和鼻子罩住,穿上救生衣、橡皮脚蹼,然后用嘴巴咬住呼吸管,你就可以出发了。当凉爽舒适的海水慢慢及腰,你便可以象条鱼儿,游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人民周刊》2018年22期
人民周刊

养蝉随感

偶然得到两只蝉,被我养在透明盒子里。说是养蝉,其实我并没有真正地想把它们养好,我觊觎着它们的美,它们曼妙的身姿让我怦然心动,它们嘹亮的歌声让我为之倾倒,它们身上那来自田野的淳朴美吸引着我,让我愈发地想把它们永久地留在身边。但是大自然的歌唱家们,有着与生俱来的气节——不仅不肯开口唱一句,而且还以绝食的方式向我抗争。我给它们喂食,它们亦不接受,我给着,想逃离这个透明的监狱。它怒视它们送水,它们也婉言拒绝。渐渐的,着我,用它那尽力睁大的小眼睛。我我的耐性也快耗完了,就把它们扔在有些生气,便又用小竹棍挑拨着它的一边,不再搭理它们。翅膀,它却死死地抓住那根小竹棍,几天后,它们有点吃不消了,但却并不向上爬。我轻轻地抖了抖,它就是不吃我喂的水和食物。我有点不那疲乏无力的躯体便硬邦邦地坠了下忍心,把盖子轻轻地打开,我用小竹去。但它还是用尽全身力气,让自己翻棍试探着,但无论我怎样挑逗,它们过身来,仍然保持着它战斗的架势,就是不肯出来,只是昂着它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