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以修宪为契机强化对公民私有财产权的保护

姜恩柱在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首场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本次修宪将进一步加强对公民私有财产权的保护。$$  根据《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的规定,宪法第十三条拟修改为:“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  中国有句精辟至极的古语:“有恒产者才有恒心”,诚哉斯言。假若说“恒产”的隐喻是人的稳固的物质基础,“恒心”的隐喻是人的稳定的精神诉求,那么两者不止是一种水乳交融般的相互依赖关系,并且“恒产”在相当程度上是酝酿“恒心”的丰盈的“原料”。人的向善、诚信、远见、创造欲、进取心等精神美德的迸发皆与拥有“恒产”这一自由支配的财富有着某种潜在的关联。需要指出的是,这句古语的关键词是“恒产”,所谓恒产用现代语言解构其实就是私有财产的产权。$$  追求财富、占有财富、享受财富是人的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经理日报2004/03/09
《蚌埠党校学报》2004年04期
蚌埠党校学报

关于私有财产权的宪法保护

一、2004年宪法修正案加强了对私有财产的保护 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对现行宪法有关私有财产保护作了明确规定,同宪法的原有条文相比较,体现了如下特点: 第一,扩大了保护范围,增加了限制条件。宪法的原有条文对私有财产权的保护,局限在对私有财产的所有权和继承权的保护上,宪法修正案用“合法的财产权”替代原文中的“所有权”,突破了仅对公民私有财产的所有权给予保护的局限,扩大了私有财产的保护范围。 第二,规范了对私有财产的保护手段。宪法修正案第一次明确宣告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完善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宪法原则,使私有财产权从一般的民事权利上升到宪法权利。 第三,增加了征收、征用补偿条款。宪法修正案中规定了“征收”和“征用”两种方式。这样规定,有利于明确和理顺市场经济条件下应征收、征用而发生的不同的财产关系。 二、实施宪法修正案的设想 (一)更新观念 在人们的观念中,长期以来存在着违反宪法不可怕,但违反部门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蚌埠党校学报》2005年02期
蚌埠党校学报

完善征收征用法律制度 切实保障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权

2004年3月14日,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经过投 票表决,高票通过了十四条宪法修正案。其中,针对宪法 原第十条第三款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 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国 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 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我国在此次宪法 修正案中明确规定了对公民合法私有财产的宪法保护, 但如何在征收、征用的同时对私有财产进行有效保护和 补偿呢?笔者认为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考虑: 一、科学界定征收和征用的科学内涵。 征收和征用,是国家强行取得公民和法人的财产制 度,属于一种例外规则,正像强制缔约制度是合同自由原 则的例外,无过错责任制度是过错责任原则的例外一样, 征收和征用制度就是物权绝对性原则的例外规则。例如 法国民法典第545条规定:“任何人不得被强制转让所有 权,但因公用并在事前受公用补偿时,不在此限。”德国基 本法第14条第3款规定:“剥夺所有权只有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经济》2019年03期
法制与经济

关于私有财产权法律保护的探讨

一、私有财产权概述(一)私有财产权的定义不同的研究领域所做出的关于私有财产权的定义都不同。经济学领域认为私有财产权是经济主体对私有的生活资料以及生产资料进行自主支配的权利,是实现个人正常生长以及发展的核心所在,注重经济增长和财产权制度之间相互依赖关系的维护。“站在法律的角度来说,财产的本质是就是权利,是用于描述个人利用资源完成目的的工具,也是约束个人获得资源行为的枷锁。简单来说就是用于描述个人可以获得什么资源,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或个人如何使用财产的方法。”从这一点来看,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可以被理解为公民在社会环境中所拥有的基本权利。虽然不同的部门法会对该项权利有不同的理解,但是无论如何理解该项权利,私人财产都会按照“个人财产权就是个人为提高自我生产力而获得的资源的权利”的规律对私人财产权进行描述。大陆法系认为私有财产权是建立在公有财产权基础上的部分权利,简单来说就是公有财产权是多个私有财产权的总和,大陆法系还特别强调私有财产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北法学》2019年06期
河北法学

论我国文化遗产私有财产权保障:案例反思与立法完善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文化兴,则民族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题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报告反复提到“文化遗产”“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将文化遗产保护提高到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高度,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契合。承载着中华文明历史的文化遗产尤其是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已成为社会实践与理论研究重点关注的领域[1]。然而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却存在诸多公益与私益相冲突的现象,为文化遗产保护事业蒙上阴影。一、我国文化遗产私有财产权保障的案例考察文化遗产私有财产权主要指的是公民个人享有的非国有文化遗产所有权、国有文化遗产用益物权以及文化遗产所在地之上的土地使用权等。2004年我国宪法修正案明确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物权法》第4条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但是由于《文物保护法》相关条款限制了文化遗产私有财...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2017年04期
经济学动态

私有财产权理论的核心命题:一种思想史式的注解和批判

一、所有制发展的某些历史事实一种流传甚广的主流观点是:私有制是在原始公有制社会解体的过程中产生的。换句话说,人类社会的初始状态是公有制。其实,这是一种误解,不符合历史事实(龚唯平,1994)。可以确切地判断说,人类的初始状态所面对的外部物质世界是大自然——土地及其上的动植物。那时的大自然仅仅是纯粹形态的自然本身,处于无主的状态。人类走出这种初始状态之后,才开始出现所谓的“所有权”问题。这种所有权肯定是以“先占原则”为基础获得的,恰如我们在近现代仍然可以在某些原始部落中看到的那样(加腾雅信,2012)。这种所有权的初始状态是“内公外私”:不同的血缘家族或部落之间大致上存在一种领地的概念,部落成员的狩猎、渔捞和采集等经济活动,只能在本部落的领地上进行;同一血缘家族或部落内部,对这些资源的利用是以共同分享的形态存在的。即便进入农耕社会之后,部落(族)内部采取的“公有制”的一般形态是:领域内的土地为共同体的成员共同所有;每个家庭对其所占...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