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穿越泸定桥 迈步进小康

忆往昔峥嵘岁月,叹今朝经济大潮。$$    2006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会师70周年。追溯着历史的足迹,记者来到了四川泸定县境内的泸定桥。“大渡桥横铁索寒”,抚摸着红军长征先烈们曾经经过的地方,心中难免发出由衷的感慨。“飞夺泸定桥”是红军长征中一次重要的战略行动,它关乎着中央红军的生死存亡。$$    70年之后,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进入21世纪后,中国经济在飞速地向前发展。当年红军飞夺泸定桥的地方现在经济发展怎样了?$$    今非昔比$$    一座座青山情相连,一朵朵白云绕山间。$$    青山绿水环抱中的泸定桥恬静地守望着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人们。没有了当年的战火纷飞,没有了险峻的铁索桥,替代当年在上面艰难飞夺的不是红军而是游客……$$    桥的一头,也就是当年蒋介石部队把守的地方已经兴建了泸定桥革命文物博物馆,馆内以大量照片、资料、实物等形式展出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等情况,而当年红军开始飞夺的地方目前已经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经理日报2006-10-24
《百姓生活》2017年03期
百姓生活

壮观瑰丽的海螺沟

海螺沟国家森林公园,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磨西镇贡嘎山东坡,海拔2850米。它是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地质公园,也是中国唯一的冰川森林温泉公园。淳朴宁静的磨西古镇,蔚为壮观的现代冰川,沁人心脾的原始森林以及令人惊艳的红石滩,构成海螺沟瑰丽美景,让人流连忘返。磨西古镇驱车从四川省泸定县得妥乡越过大渡河大桥,顺着一条狭窄的山谷进入海螺沟,立刻就感觉到空气凉爽起来。两侧山壁如同刀劈一般,直上直下,山脚下河流的湍急流水声响彻山谷。车行约10公里,就到了著名的磨西古镇。磨西古镇位于一个高约200米的舌状台地之上。站立高处极目远眺,台地犹如一条蜿蜒于河谷中的巨龙,而磨西古镇就建在巨龙的脊背上。因此,磨西古镇被称为“龙脊上的古镇”。1935年红军长征路过磨西,毛主席住在天主教堂内,召开了著名的磨西会议。随后,红军抢夺泸定桥,毛主席随红军主力通过了泸定桥。在1706年泸定铁索桥建成之前,磨西一直是川藏茶马古道的重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晚霞》2018年03期
晚霞

游兴

本是蜀山女,今约海螺沟。碧峰绵亘如友,依恋自绸缪。不墨层峦染黛,飘雾森林幻彩,仙境眼前收。微雨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晚霞》2018年03期
《延安文学》2014年05期
延安文学

高原白马(外一章)

夏末秋初的海螺沟,万山葱绿,白水奔流,即使无雨,也是“空翠湿人衣”,何况雨淅淅沥沥,从早到晚地下。太阳偶尔出来,把山亮得轰隆一声,匕首般切割出谷地墨绿的阴影,随即退场,将这一方天地,重又还给细雨。清早,从与磨西镇一河之隔的贡布卡乡村酒店出发,迤逦上山,过了红石滩,再到情海露营地,极目眺望,山如半开的扇面,高与天齐,扇面上林木森森,藤萝交错,岚烟横逸;那岚烟白得只能用白来形容,稠稠的,能用刀割下来,也能用瓢舀起来,舀一瓢送到嘴边,吃进肚里,就能养活人世。这山里的神仙,该是吃岚烟为生的吧?但当地人说不是,神仙吃树上的“面条”。沿路的松柏和杂木,枝条上密密实实挂着条状物,就是他们说的面条。其实样子和颜色,倒更像粉条。要长出这东西,空气质量需有绝对要求:神并不遥远,干净即神。当地人告诉我们,人若食之,可舒肝利胆,养气蓄精。由此看来,“面条”并非神的食物,而是神对“干净”的揭示。海拔扶摇直上,未到情海,已近3500米,但翠色不减,雨势更盛...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芒种》2019年03期
芒种

静夜十帖

雅家梗的豹距今四百余年前,某年寒季腊月,在康区木雅—贡嘎山山踝,康定榆林镇和泸定磨西镇之间的主峰雅家埂(分界山垭处海拔约4000米)大雪封山,积雪数尺,天地茫茫,过往客商、背夫受阻于雪门坎。饥寒交迫之中,世界为之停滞。一日早上,店主开门抱柴添火,发现不远处雪地上站立着一只小牛般的金钱豹。豹子见有人,吼叫连连,揉身而动,弧线飘忽,朝雅家埂梁子山垭方向走去。生活就是为了缩短亡命天涯的距离,有几个焦急的背夫顺着豹子留在雪地的脚印,学步雅家埂,竟然顺利地翻过了险关,后面的商队也很快鱼贯而来。豹子见人们翻过山,从容站在山的一侧,昂首吼叫了几声,消匿于丛林。从此以后,客商背夫凡是遭遇雅家埂大雪封山,便不约而同地在雪地寻找豹子脚印,梅花朵朵,看似无意,却似乎又充满安排,多年来没有一个人迷路。这是一条豹子之路。久而久之,过往客商视这只豹子为神豹,是山神派豹为人间带路,后来在连山坡路旁立有一个豹神牌位,路过的人都要向豹神求平安,烧香跪拜。但豹子没...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芒种》2019年03期
《中国三峡》2016年07期
中国三峡

迷路雅家埂

若是把世界各地的美妙空气打包出售,我想,雅家埂出品的我是一定会买的,冰凉,甜润,有高原的清透,却无高原的稀薄,带着山间的新雪,春夏的花香,林间的风声,只需打开瓶子,雅家埂四季的故事,就扑面而来。来雅家埂游玩的人很少,虽然这几年川藏线上的自驾车多如过江之鲫,但很少有人愿意绕路雅家埂,即使它位于磨西镇和康定老榆林之间,身负“唐蕃古道”与“茶马古道”的双重光环,在正当红的318景观大道旁,却仍然默默无闻。初遇第一次来雅家埂是六月,端午过后,川西已进入雨季。出发那天下着小雨,山间云雾迷蒙,虽然已是初夏,温度却寒冷如冬,一个似乎不适合旅行的季节,没有蓝天白云做伴,川西的风景会因此减色不少。海拔3500米,我裹着棉袄,好奇地望着窗外,大雾中,雪山、松海、红石滩全部被施了隐身术,原本冷清的雅家埂,更是变成了一人一世界,只有我们这辆孤独的小车,在略显陡峭的山路上摸索着前行。雨雾隐去了壮美雄奇的远景,却让婉约秀丽的近景变得更生动了,触目所及,植物...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