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产业“乾坤大挪移”

【策划词】$$   有媒体报道,河南新郑机场跑道以北不远的地方,人们都在谈论着富士康的“10万劳动大军”。最先落户的富泰华精密电子公司从签约到产品出厂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久违多年的“深圳速度”再现河南,郑州的“省长工程”创造了“郑州速度”!可以预见,全球疯抢的苹果手机将有很多是“中国河南制造”。如果说在富士康移师河南之前,沿海生产基地的内迁还是类似于游击队或独立团的行动,富士康的内迁则意味着沿海生产基地的内迁规模升级,集团军转移的行动开始了。富士康生产基地的内迁,代表着沿海外向型产业的劳动大军转战内地。$$   探因$$   生产基地内迁的经济原因$$   沿海工业的生产基地内迁并非刚刚开始。过去10来年,从几十上百人的制造业出口加工企业的内迁开始,内迁规模逐渐升级到千人大厂。在香港上市的福建泉州匹克体育用品公司业绩良好,主要原因之一是匹克的新增生产基地选址江西省,较低的工资成本提升了公司的盈利,使股东们获得了优厚的投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经理日报2010-11-09
《中国皮革》2006年10期
中国皮革

鞋业“乾坤大挪移”之用工篇

金庸先生的《倚天屠龙记》载:张无忌误打误撞,学得明教神功“乾坤大娜移”,遂慑服群雄,成为一代武林盟主. 然而,张无忌的武功再高,也不过是“挪一挪”自己而已.目前,在国内制鞋业却存在着南北产业用工状态的“乾坤大挪移’。就发展趋势讲.劳动密集型行业永远存在着向边远、落后地区转移的趋势,顺应这种趋势,制鞋业随着产业的不断扩张,也出现了“南鞋北移”、“东鞋西进”的现象。即东南沿海一带制鞋基地的大型鞋企纷纷出招,或北上或西进,把产业链也“挪”至这些地区,以斯利用西部总量丰富、价格低廉的原料和劳动力资源,降低生产成本,实现二次创业,从而让自己在行业中的地位更加巩固。 随着这种产业整体结构的逐步调整,业内用工状态也随之发生很大变化.以前,四川、江西、安徽、河南等地的农民纷纷外出打工,经济发展迅速的广东自然成了他们的首选,而福建、浙江等地区也随着行业的发展也成了打工者的乐土,在这一阶段打工者的流向基本上是由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商务周刊》2003年06期
商务周刊

丁健、张醒生演绎乾坤大挪移

坷商务周刊MARCH 15,2003 25丁健、张醒生演绎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少年电脑世界》2004年08期
少年电脑世界

Word图文“乾坤大挪移”

本“大侠”修炼Word心法多年,终于领悟到了武林绝学“乾坤大挪移”,不敢独享,与大家交流一下。彝鬃瞬黔籍,羹Word图文“乾坤大挪移”@欧凤英 本“大侠”修炼Word心法多年,终于领悟到了武林绝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第二课堂(B)》2018年01期
第二课堂(B)

万吨桥梁乾坤大挪移

~~万吨桥梁乾坤大挪移众所周知,中国基建工程的质量和速度常常受到中外网民的称赞。一直以来,网上有许多大桥在建设时通过空中旋转完成对接的视频,网友们看到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诗歌》2017年02期
中国诗歌

写给一个人的情诗 邂 致H 组诗

邂逅我不能刚抱过杨树,又去抱李树也不能让一阵随意过路的风亲完左脸再去亲我的右脸我承认,在我的世界里有很强的疏离感和分别心它使我和这个尘世的许多事物保持着陌生,友善,警醒和高清的辨识度如楼梯间邻家的蔬菜盒土豆白菜大葱分放不同的抽屉井然有序,互不轻薄你是我眼中高原那片变幻的云,仿佛很近,又很远冬。强拆毫无疑问,大风是冬天派来执行强拆的只一夜之间深秋的红砖绿瓦就从大树的墙上,败下阵来大风的探头,带着挖掘的轰鸣碎石纷飞空中进行的乾坤大挪移有我对你的爱:痴狂和崩溃树下的碎砖,断瓦零乱的一堆你可以叫它落叶、枯萎还可以文绉绉地说一夜秋风凋碧树道路尽头它可以低下头夕阳照料着一切把自己扎进土里默默地替万物镀金,镶边,打磨如热爱大地的根须并收拾着向泥土的纵深处最后的残局一次又一次,放低自己如我,面对你的拒不跟从只好缴械,默许,认输为了让爱开出花朵把你,从左心室结出果实移到右心室,再从右心宦它们一次又一次走向黑暗移到左心室那无怨无悔拆,是拆过了缺少氧...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伴侣》2017年09期
伴侣

小房子,大幸福

周末一大早,老公就忙碌起来了。拖地板,擦家具,还给原本就很狭窄的客厅来了个“乾坤大挪移”,干得是满头大汗,不亦乐乎。末了,他过来叫我:“小懒虫,快起床了,太阳都晒到屁股啦!”我不耐烦地翻了一个身。他又俯下身来推我:“快,待会儿梅子就到了,你赶紧收拾一下,我出去买菜了啊!”说完,在我的额头深情一吻,屁颠屁颠地出门了,好像有什么喜事似的。我当然知道好姐妹梅子今天要来了,可这正是让我窝心的事。我和梅子是从小一块儿玩到大的死党,感情深厚。梅子的家,我是去过的。上个月她过生日时,叫了一大堆姐妹去玩。那是位于市中心的一栋漂亮的复式小洋楼,装修得金碧辉煌。惊叹之余,大家似乎都有些失落:同样是女人,差别咋就这么大呢?梅子要来我家,说实话,我心中有些不情愿。不为别的,只是自己那六十来平方米的小窝实在是寒碜。可我又想不出任何理由来拒绝她……想到这里,我忙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收拾凌乱的卧室。“叮咚!”门铃响了,肯定是梅子,我忙去开门。果真是她,正风姿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伴侣》2017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