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贝卡里亚刑法思想探析

贝卡里亚(1738-1794),意大利著名刑法学家、18世纪启蒙刑法思想家的代表、刑事古典学派的创始人。1764年他的名著《论犯罪与刑罚》一书问世,立即轰动欧洲,风靡一时,先后译成二十余种文字,被认为是现代刑法理论的奠基著作。他的观点被奉为刑法中的圣经,其本人被誉为“近代刑法之始祖”、“第一个使刑法成为一门科学的人”。$$在《论犯罪与刑罚》中,贝卡里亚激烈地批判了封建刑罚的野蛮残酷,深刻揭露了旧的刑事制度的蒙昧主义本质,权力反对封建社会罪刑擅断主义对刑罚的滥用,同时依据人性论和功利主义的哲学观点分析了犯罪与刑罚的基本特征,提出了一系列反映资产阶级民主要求的刑法思想。$$贝卡里亚明确提出了后来为现代刑法制度所确认的三大刑法原则,即:罪刑法定原则、罪刑均衡原则和刑罚人道化原则,并且呼吁废除刑讯和死刑。$$贝卡里亚明确地提出罪行法定原则,并将之视为刑法之公理,他坚决反对封建社会的罪刑擅断主义,在贝卡里亚的思想中,罪刑法定原则主要是限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吉林日报2003-01-26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贝卡里亚启蒙思想的苏格兰渊源——以《论犯罪与刑罚》为中心

切萨雷·贝卡里亚的代表作《论犯罪与刑罚》,是一部体现了18世纪启蒙时代特征的著作。和当时许多年轻人一样,贝卡里亚对于在欧洲范围内传播的各种启蒙话语怀有浓厚的兴趣,被其深深吸引。严格而言,意大利并非欧洲启蒙运动的中心,但书籍、思想和知识的传播使得当时全欧洲的开明知识群体有一种“共同体”的感觉。贝卡里亚在1766年给《论犯罪与刑罚》法文版译者莫雷莱神父的信中就曾说到:“我们有同样的追求和同样的爱好。这使我在自己那依然沉沦在古代祖先遗留的偏见中的祖国不再感到是个流放者。”1在成名之前,他就和朋友彼得罗·韦里等人一起,成立了名为“拳头社”的小团体。他们常常聚会,阅读众多启蒙思想家的著作,并相互讨论。贝卡里亚从18世纪不同启蒙思想里汲取营养,并将其应用于对法律问题的讨论中。最终,在阅读、讨论和思考的基础上,《论犯罪与刑罚》得以问世。一然而,由于意大利天主教会势力颇大,政府也相对保守,出于谨慎和自我保护,贝卡里亚最初不仅选择匿名出版该书,而...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法治文化》2016年07期
中国法治文化

贝卡里亚《论犯罪与刑罚》的历史贡献与现代意义

意大利刑事古典学派的创始人贝卡里亚的《论犯罪与刑罚》一书于1764年问世,是人类历史上首部系统分析犯罪与刑罚原则的著作。作者站在宏观的刑法哲学的角度,批判了当时封建专制制度下刑罚的严酷与专断,促进了欧洲的法律改革和文明进程,本书承传的法治精神至今仍然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贝卡里亚《论犯罪与刑罚》关于犯罪的理论关于犯罪,贝卡里亚认为罪行的发生主要包含两方面原因。其一是贫穷的原因。穷人的生存环境极为恶劣,因此实施财产类的犯罪。其二则是由于法律的原因。贝卡里亚指出意大利的法律对一部分犯罪设定的刑罚过于残酷,另一部分又过轻,容易吸引人去实施。这其实是法律的一种犯罪。那么,究竟如何衡量犯罪呢?贝卡里亚强调“衡量犯罪的唯一和真正的标尺是对国家造成的损害”,这种损害必须是实质的,而不仅仅是意图,将法律责任与道德责任作出了明确区分,也间接要求了立法的确定性。这种客观损害的判断标准构成了贝卡里亚罪刑法定原则的基础之一。关于如何预防犯罪,贝卡里亚认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治研究》2014年07期
法治研究

贝卡里亚刑法著作在中国——写在《论犯罪与刑罚》问世250周年之际

1764年7月16日一本6万余字的小书《论犯罪与刑罚》悄然问世,作者隐姓埋名,出版社也没敢亮出自己的牌子。当时谁也没能料到,这本由一位年仅25岁的毛头小伙撰写的小书却开创了现代刑法的纪元,在随后250年的进程中令严酷的刑罚越来越焕发出人性,也让一个名字传遍世界,并且在最近30年中迅速深入到中国刑法学者以及广大法律学子的心中,此人就是切萨雷·贝卡里亚。一随着“文革”之后法学教育在中国的恢复,从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在大学校园中流传起贝卡里亚《论犯罪与刑罚》的中译本。笔者最早见到的是中国人民大学刑法教研室和北京政法学院刑法教研室分别印制的油印本。后来,从一位通过书信结识的、当时正在西南政法学院读书的学友那里获得了一个铅印本,①封面上印着“论犯罪与刑罚切查列·贝加利亚西南政法学院刑法教研室翻印一九八○年十月”。这些在中国校园中流传的《论犯罪与刑罚》中译本,无论是油印的还是铅印的,译文表述基本上一致,显然均出自同一译者之手,但都找...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2013年01期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知识背景、三维解构与智识启迪:贝卡里亚犯罪学思想论要

一、问题的提出1764年,年仅26岁的贝卡里亚以其犀利的文笔著成《犯罪与刑罚》,为其带来诸多荣誉。但在中国刑事法学界,一般认为贝卡里亚是近代刑法学鼻祖。从现有文献来看,对《犯罪与刑罚》引用率最高的也是刑法学。不容置疑,贝卡里亚及其《犯罪与刑罚》一书,的确开创了近代刑法的新局面。但如果只是将贝卡里亚及其思想、著作的影响仅仅或主要局限于刑法学理论,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贝卡里亚的不公允评价。其实,如果要对贝卡里亚的思想与著作进行科学定位的话,其至少属于刑事法学的文化遗产。但反观我国刑事法学研究现状不难发现,对贝卡里亚的思想研究主要局限于刑法领域。即便是在犯罪学研究领域中,对贝卡里亚的犯罪学思想多数也是点到为止或轻描淡写。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我国犯罪学基础理论的提升。正如有学者不无深刻地指出:“我国学界在研究犯罪学基础理论时,往往缺乏从国外犯罪学历史演进的视野下进行分析,因此在进行论证时不仅往往缺乏特定语境的分析,而且未能恰当地理解其不同...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华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06期
西华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贝卡里亚之“社会危害”理论探析

“社会危害”是现代刑法学鼻祖贝卡利亚在《论犯罪与刑罚》提出的“概念”,其具有划时代意义———以行为人“主观”作为是否入罪的评判标准的主观主义,向以“社会危害”评判是否该入罪的基本标准的客观主义的转向。“社会危害”伴随近现代刑法走过了三百多年的风雨历程,至今仍在引起人们的思索和探寻。国内外的学者几乎一致地坚守了“社会危害”的积极意义和在刑法中的基础性地位,但也有学者对这一概念进行了反思和质疑,典型的代表是陈兴良教授,他在2000年《法学研究》的第一期上发表了《社会危害性理论———一个反思性检讨》一文,认为“社会危害”与罪刑法定原则有根本冲突,应该把此驱逐在刑法学外:“社会危害性理论所显现的实质价值理念与罪刑法定主义所倡导的形式的价值理念之间,存在基本立场上的冲突。”[1]李海东学者也认为:“……社会危害性说不仅通过其‘犯罪本质’的外衣为突破罪刑法定原则的刑罚处罚提供了一种貌似具有刑法色彩的理论根据,而且也在实践中对于国家法治起着反...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