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让童谣变成“绿色”

“朝辞白帝彩云间,李白坐在马桶间……”、“上学苦,上学累,上学还得交学费……”这是如今在一些小学生中流传的灰色童谣。这些灰色童谣,有的是根据古诗改编的,有的是孩子们自己编成的顺口溜。所谓灰色也就是这些童谣不是积极向上、朝气蓬勃的。不可否认孩子们的创造力和想像力,那么他们的创造力和想像力为什么一定要用到这个上面,教育界又将怎样正确引导他们呢?$$这种灰色童谣为什么层出不穷并广为流传?笔者在与一位小学二年级的小朋友闲谈时发现,原来是孩子们稚嫩的虚荣心在作怪。他说:“谁能说出的顺口溜(灰色童谣)越多,同学们就会觉得你很逗、很厉害,就愿意和你交朋友。”想法就是这样的单纯。$$听过许多灰色童谣发现,这些童谣不是调侃古诗词,就是抱怨上学苦的。是孩子们真的厌学吗?显然不是!有哪个刚上学的小朋友不是兴高采烈地拉着妈妈去买文具,放学后又不知疲倦地告诉爸爸妈妈上学都学了什么?是各种各样的压力使孩子们的心越来越沉重。在学校上了一天课,老师留了各种各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吉林日报2004-12-22
《诗潮》2017年02期
诗潮

无题诗十五首

一不理秋浓任晓昏,晴空霓裳帐中云。分明度得合欢曲,却把清词慢慢吟。二淡扫蛾眉梳翠鬟,清敷荷粉误音传。无言恰似云追月,莫问星河欲曙天。三山水阴阳共古今,问君可得梦中人?减肥纵有千般法,唯有相思最瘦身。四莫遣黄昏入锦衾,和羹暖酒玉堂春。人间谁唱瑶宫曲,舞步嶙峋过小门。五南向琼瑶北向茶,朝辞龙桂暮辞家。无边思绪融融去,引得云端落雪花。六几缕熏烟对酒闲,迷离灯影忆谪仙。残冬融雪春光在,小月牵丝到梦边。七贵阳多雨暗韶光,览翠清风入眼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诗潮》2017年02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1979年01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朝辞爷娘去”

诗贵在平易的语言中表现深刻的内容,曲尽形象的特点。《木兰辞》:“朝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声溅溅。朝辞黄河去,暮宿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马声啾啾!”粗粗一着,这几个如同口语的句子,好象只是行程的简单的叙述。仔细体会,就会感到它们极其丰富的内容和无比优美的诗境。重复“朝辞”“暮宿”,写出了戎马的住惚,战事的紧迫,“黄河流水”,可见离家已经很远了,“胡马啾啾”,说明已经面对敌人的阵地了。这支抗战的队伍,行军何等地迅速,一天赶过了多少的路程,在这组排句中充分地表现出来了。还需指出,这两个句子为了突出行军的匆促而作了艺术的夸张。木兰的家离黄河有多远,能否朝辞暮宿就可以到达,我们无从知道。但沿下句例,可以断定大概是走不到的,因为我们知道,从黄河岸畔到达燕山附近,是一天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谭》1983年05期
文谭

《朝辞白帝彩云间》印象

记得,一位法国的批评家说过:“最好的批评,是在阐明阅读时所形成的主观印象。”读了高缨同志的短篇新作《朝辞自帝彩云间》(载《四川文学》83年l期),想说一点直感一“主观印象”。声明一句:绝不敢自诩为“最好的批评”. 。赤膊的船工,正迎着浪涛……“ 作家带领我置身于三峡的峭壁、飞流、雄风之间。涛声里、激流中,我已经难以分辨;哪是高缨笔下的小说?哪是小说中女画家笔下的画幅?实在说,我是把这篇小说当作那幅画看的。透过画幅,我看到了作家执着的追求. 古人有言: “作画须先立意。(郑绩《梦幻居画学简明》), “意在笔先,为画中要诀。”(王泵祁《雨窗漫笔》)对于史丛笔下这幅《三峡行舟图》的立意,小说中的法国朋友皮埃尔先生是这样理解的: “这岩壁,不正是你们民族的性格吗?这急驰的帆船,就是你们国家的行进吧!哦,这江涛,是新的时代……”应该说,都不为错。然而,不知读者们注意到没有,小说描写这幅画在孕育之初,首先吸引住史丛那双艺术家眼睛的,还是那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谭》1983年05期
《当代党员》2018年13期
当代党员

朝辞白帝彩云间 巴山夜雨涨秋池——实现“加快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目标

作为习近平总书记对重庆提出的“两点”定位、“两地”“两高”目标要求的重要内容,“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这一目标要求,赋予了重庆保护好长江母亲河的重大历史使命,充分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顺应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盼。重庆市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动员大会暨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强调,实现“加快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目标,彰显山水自然之美、人文精神之美、城乡特色之美、产业素质之美,让巴渝大地“颜值”更高“气质”更佳。要深刻领会这一目标的重要意义,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认识——从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的角度来说,这是重庆的历史使命。重庆地处长江上游,对长江生态保护得力,则可以造福于自身和长江中下游;如果对长江生态保护不得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牡丹江大学学报》2015年03期
牡丹江大学学报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考辨

李白的诗作《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1]其中,“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中用“千里”写出了白帝、江陵两地距离,距离虽远却可以在朝发夕至。一般认为这两句诗以行船速度之快来突出诗人归心似箭,是夸张手法、想象之词,拘泥不得。李白诗作中确实带有极强的想象色彩,但这两句是否同其它诗作一样是想象之词还是写实却不能一概而论之。本文试通过白帝、江陵之间的“千里”距离,对朝辞白帝城、暮至江陵这一行船现象进行分析,以期对“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是否为想象之词这一问题进行探讨。一李白作“朝辞白帝彩云间”,注云,白帝城在夔州奉节县。一般认为白帝城在白帝山之上。白帝山上有州城建筑,这确切无疑。然而,对“白帝”一词进行追溯可知白帝有白帝山城和白帝城之分,前者是指白帝山上人为修建的州城建筑。白帝城的含义范围却不能确指。在唐代,白帝城是否只是指山中之城,还是包括白帝山在内,却值得讨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