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传统文化要有“温情和敬意”

近年来,传统文化受到国人愈来愈广泛的关注,读经和各种形式的学习传统文化的活动也自发地在民间迅速广泛开展,有关国学或传统文化的意义、价值和地位等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思考。这是一个时代的潮流 ,反映了时代的需要,也反映出文化的觉醒,预示着中华文化发展新时期的到来。$$   提起传统文化,常有人疑虑:其中有没有糟粕?哪些是糟粕?是糟粕多于精华还是精华多于糟粕?回答这些问题需要作一定的历史考察和分析。我国传统文化产生发展于古代宗法等级制社会,自然有其时代性。时代不同了,为旧时代服务的东西不能适应现代需要,就成为糟粕。这是毫无疑问的。问题不在于有没有糟粕,也不在于是糟粕多还是精华多,而是总体上对传统文化应有一个什么样的认识和态度。半个多世纪前,钱宾四(穆)先生在《国史大纲·凡读本书请先具下列诸信念》中曾提出,任何一国的国民,对其本国的历史、文化,应抱有一种“温情和敬意”。今天我们也应该带着“温情和敬意”,而不是满怀疑虑,甚至鄙弃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济宁日报2006-05-13
《中学政史地(初中适用)》2017年03期
中学政史地(初中适用)

我看“打倒孔家店”

1915年,陈独秀、李大钊等发起一场新文化运动,他们高举“民主”“科学”的大旗,矛头直指孔孟之道,并提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我们该怎样正确看待这一口号呢?首先,新文化运动在当时提出“打倒孔家店”是十分必要的。1911年,随着辛亥革命的一声炮响,风雨飘摇的清政府终于垮台了,中华民国随之成立。辛亥革命虽然结束了我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但在思想领域内占统治地位的还是封建思想。前清的遗老遗少们组织了“孔道会”“孔教会”“尊孔会”,大力鼓吹封建主义的三纲五常、忠孝节义、鬼神迷信。他们利用人们对辛亥革命后混乱局势的失望情绪,诋毁民主共和、自由平等的观念,企图使人们相信只有重建封建礼教的权威,中国才能得救。而此时,袁世凯窃取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当上了中华民国的大总统。他的野心不仅于此,他还要当皇帝。为了与政治上复辟帝制相呼应,在思想上他大力提倡“孔教”,下令尊孔读经,声称“孔子之道”是立国的根本。1914年9月、12月,袁世凯还两次亲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学大观园》2017年01期
科学大观园

“总统”,你错了!

1958年4月10日胡适就任“中央研究院”院长,蒋介石到场祝贺。就职典礼结束之后,旋即召开了研究院第三次院士会议,胡适邀请蒋介石讲话。蒋介石开始夸奖了胡适一番,他说:“我对胡先生,不但佩服他的学问,他的道德品格我尤其佩服。不过只有一件事,我在这里愿意向胡先生一提,那就是关于提倡打倒孔家店。当我年轻之时,也曾十分相信,不过随着年纪增长,阅历增多,才知道孔家店不应该被打倒,因为里面确有不少很有价值的东西。”然后又强调说:“‘中央研究院’责无旁贷地担负起复兴民族文化的大任,目前大家共同努力的唯一工作目标,是为早日完成‘反共抗俄’使命,如果此一工作不能完成,则吾人一切努力终将落空,因此希望今后学术研究,亦能配合此一工作来求其发展。”“中央研究院”是台湾的最高学术建制,胡适认为其研究的方向和任务该以学术自身的逻辑与需要为依据,蒋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文学史料》2016年03期
新文学史料

杨丽华著《“打倒孔家店”研究》

“打倒孔家店”一贯被当作五四新文化运动彻底反传统的重要表现。里本书从大量历史材料中梳理出种种为人忽略的细节,逐步“复现”了所谓爸III“打倒孔家店”的来龙去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现代文学论丛》2015年02期
中国现代文学论丛

“打倒孔家店”话语:研究历史、现状与拓展路径

“所谓的‘五四运动’,不仅仅是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那一天发生在北京的学生抗议,它起码包括互为关联的三大部分:思想启蒙,文学革命,政治抗议。”显然,对“五四运动”的这种广义解读,有效扩充了其内涵,也使得其阐释空间变得更为宏大。关注自其出现以降的针对“思想启蒙”“文学革命”或者“政治抗议”的阐释话语,我们发现,在宏富而繁杂的、层层叠叠累积起来的言辞的殿宇中,“打倒孔家店”这个词组和“民主”“科学”等语词一样随处可见。然而问题在于,相较于“民主”以及“科学”所获得的较为一致的阐释而言,各种意识形态背景、学科背景中的人们在各种语境下所言说的“打倒孔家店”,其所指却往往不尽相同,甚至截然相反。可以说,在“打倒孔家店”“口号”的真实性、提出者、涵义、价值评判等方面,文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史学家、哲学家等进行的各样阐释与重构,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个足以让人疑窦丛生的问题域。在中国现代文学学科向世界、海外汉学家以及新儒家开放数十年后的今天,面对19...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现代中国文化与文学》2015年01期
现代中国文化与文学

还得从搞清楚基本事实做起——读杨华丽《“打倒孔家店”研究》后的一点感想

最近,在阅读杨华丽博士的《“打倒孔家店”研究》(人民出版社2014年5月版)过程中,想起了自己的研究经历和一些零散想法,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所以不揣浅陋写作此文,还望多多批评指正。一、被《“打倒孔家店”研究》印证了的疑惑出于对鲁迅的热爱,笔者报考了硕士研究生。在读硕期间,从《故事新编·奔月》的注释中知道了高长虹,觉得此人有些意思,于是将研究重点转向了高长虹。尽管直到目前为止的高长虹研究集中在被称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桩公案”(董大中语)的高长虹与鲁迅的冲突上,笔者仍然围绕该问题出版了专著《高长虹与鲁迅及许广平》并发表了系列文章。2003年硕士毕业到乐山师范学院后,鉴于郭沫若出生于乐山,于是将研究重点逐渐转向了郭沫若。2008年,笔者以“从郭沫若看现代中国的历史进程”为题申请了四川省社科规划课题,意图模仿巴比塞的《从一个人看一个新世界》写一本书。当时笔者正在协助山东师范大学教授魏建收集郭沫若抗战时期的文学佚作,于是决定从抗战时...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