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兵学史上的重大发现

近日,一部镌刻在玉片上的《孙子兵法》在济宁现世。这部汉代玉册《孙子兵法》长达18米,多达562片,重达60多公斤。$$   据记载,写有文字的竹片为竹简,写有文字的木片为木简,刻有文字的玉片为玉简,编联为册,卷起为卷。那么经过切割、打磨、钻孔、刻有5618字的玉册《孙子兵法》,可谓宏篇巨著,世属罕见。$$   玉册 《孙子兵法》玉简每片长约22厘米,宽约2.2厘米,厚约0.25-0.3厘米,每片刻10个字,其文字多为不规整的小篆,兼有隶书、金文。错讹、通假、偏旁部首代替规范汉字的地方多处显现。或许,当时的镌刻者,只是记录兵法的内容,而无暇顾及其书法规范和艺术,因此,玉册以其大胆率直的笔法和毫无造作的原创风格,给世人留下了这部赖以研读的传世名篇《孙子兵法》。$$   玉册文章通篇字体优美,布局合理,刀法古朴苍劲,拾遗补缺,给人以浑厚、俊逸、洒脱、轻快爽朗之感。文章通篇使用简笔字,如“一、二、三、四、五”等,特别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济宁日报2010-09-10
《文物天地》2019年10期
文物天地

浅论唐代的玉册

玉册,即玉制简册,是中原王朝即位、上(赐)谥号、封禅等礼制活动中使用的重要仪具。目前考古发现的玉册按用途可分为陪葬册(哀、谥册)、即位册、封禅册等,是研究古代礼制的重要资料。本文以目前发现的唐代玉册为研究对象,参照其他朝代玉册、文献资料,以期对唐代玉册形制及其使用情况形成初步的认识。一唐代玉册的发现与研究目前发现陪葬册的唐代陵墓有懿德太子墓1\节愍太子墓队惠庄太子墓W、让皇帝惠陵[4]、史思明墓[51、惠昭太子墓[61,出土时残破不全,但多数能与《全唐文》对应,从而区分出哀、谥册,另有传世的《唐文皇哀册》摹本[71。此外,考古发掘还出土了前蜀王建墓[81、南唐二陵[91、宋元德李后墓陪葬玉册,形制与唐册相仿,但较为完整。即位册、封禅册、册封册各一例,即洛阳城发现的哀帝即位册|UI、唐玄宗禅地玉册U21、封黯戛斯玉册|13】。有关玉册的研究一般作为发掘报告的一部分,不单独成文,集中于对哀、谥册的研究,对其他玉册研究较少。《唐代哀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故宫博物院院刊》2019年03期
故宫博物院院刊

关于海外所藏清代太庙玉册宝的几点考证

故宫博物院收藏有原藏太庙的清代帝后玉册宝共144件?1?,但部分册宝刻工不精细,与它们原应所属时代的工艺特点存在不同程度的差距。笔者通过对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收藏的顺治帝玉册及原皇后宝的鉴定,结合美国官方档案和欧美多家博物馆、拍卖机构的记录,对故宫院藏玉册宝进行了考辨,认为太庙原藏部分册宝曾于八国联军侵华期间流失,故宫博物院现藏册宝有相当部分实为宣统年间补制。一康奈尔大学藏顺治帝玉册及原皇后宝流传考证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特藏部藏有清代初期玉册、玉宝各一件,长期以来,其背景未有确切论定。2010年春,笔者应邀对两件藏品进行了鉴定和考证。玉册〔图一〕由10片玉板组成,每页均长28.2厘米,宽12.8厘米,厚0.8厘米。首页、末页镌有填金升降云龙纹;其余八页,三页刻有汉文,五页刻有满文文字,册文填青,遇皇帝名讳、庙号、谥号则填金。各页玉板间凿孔并以黄丝带穿联成册,每页有明黄织锦垫相隔。整部玉册由明黄缠枝莲纹织锦包裹,以黄丝带捆系,金漆...  (本文共20页) 阅读全文>>

《兰台世界》2014年01期
兰台世界

帝王封禅与玉册档案

一、封禅与玉册档案的概念封禅,专指我国古代帝王在泰山举行的祭祀仪式,“此泰山上筑土为坛以祭天,报天之功,故曰封。此泰山下小山上除地,报地之功,故曰禅”[1]1355。“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家,而夷吾所记者十有二焉。”[1]1361《史记》关于封禅的记载,远有伏羲、神农、尧舜、黄帝轶事,但皆于史实无证,迟至秦始皇封禅泰山,当与史实相符。历代帝王对封禅这项崇高仪式的热情历久不衰,却又受一定的条件限制。汉代班固在《白虎通义》中说:“王者受命,易姓而起,必升封泰山。何?教告之义也。始受命之时,改制应天,天下太平,物成封禅,以告太平也。”这使得封禅泰山的帝王数量有限不足为奇。可考封禅帝王屈指可数,其中最有名的当属秦始皇、汉武帝、唐高宗、唐玄宗和宋真宗。玉通人、天、地之灵气征兆与封禅的本质密切相符,成为封禅的主要礼器。“在唐代封禅活动中大量使用玉器,不过,这些玉器已不是上周时期的‘六瑞’(璧、琮、圭、璋、璜、琥),而是用于镌刻祭告天地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东档案》2013年03期
山东档案

帝王封禅与玉册档案

一、封禅与玉册档案的概念封禅,专指我国古代帝王在泰山举行的祭祀仪式。《史记·封禅书》中对“封禅”这样解释,“此泰山上筑土为坛以祭天,报天之功,故日封。此泰山下小山上除地,报地之功,故日禅”[1]。被认为是“受命于天”的帝王要到五岳之首的泰山之顶积土以感激上天“天降大任于斯人”,于泰山附近的梁父等小山丘积土以增地之厚,感谢地神对万物的恩赐。“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家,而夷吾所记者十有二焉”。《史记·封禅书》关于封禅故事的记载,远有伏羲、神农、尧舜、黄帝轶事,但皆于史实无证,迟至秦始皇封禅泰山,当与史实相符。封禅是国家的一项崇高的典礼仪式,历代帝王的封禅之情历久不衰,却有一定的条件限制。其一,改朝换代,国家统一;其二,帝王政绩卓著,国泰民安;其三,有祥瑞的征兆。汉代班固在《白虎通义》中说:“王者受命,易姓而起,必升封泰山。何?教告之义也。始受命之时,改制应天,天下太平,物成封禅,以告太平也。”这也使得封禅泰山的帝王数量有限不足为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四川文物》2007年06期
四川文物

略论唐宋玉册官制度——以碑志资料为中心

玉册是我国古代册书的一种,形式模仿简牍,册文直接镌刻在编联成册的大理石或汉白玉册条之上。唐宋时期,玉册是中原王朝即位?册命?上尊号?上徽号?上(或赐)谥号?追谥?遣奠?封禅、祀汾阴后土?谒陵?郊庙等礼制活动当中使用的重要仪具。程章灿先生勾稽相关资料,对唐宋时期刻石官署及刻工做出深入研究,已涉及到制造玉册的机构和镌刻玉册的刻工,即玉册官等情况[1]。本文拟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之上,从碑志等实物资料出发,结合传世文献,对唐宋时期中原王朝制造玉册的机构?人员以及相关问题略作论述,以求理清该时期玉册官制度的发展流变轨迹。一、唐代玉册官制度初唐(6 1 8~6 8 3年)至盛唐(6 8 4~7 5 5年)时期,有关玉册制造机构和镌字者的相关材料十分匮乏。开元十四年(7 2 6)玄宗为纪念此前一年封禅泰山的盛事,御撰《纪泰山铭》。铭文文末载:“玉册官……登山□玉册官□□”[2]。后一“玉册官”前缺字似可补作“镌”或“刻”字。该铭列举的两位玉册官...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