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加快农民工市民化进程

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启动消费、扩大内需,把13亿人特别是7亿多农民的消费需求释放出来。怎样才能把7亿多农民的消费需求释放出来?关键就在于加快城乡发展一体化进程。而加快农民工市民化进程,是统筹城乡发展、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的重点,也是启动消费、扩大内需,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有效途径。$$   加快农民工市民化进程,对于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实现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农民工是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一个规模庞大的特殊群体,为工业化、城镇化作出了巨大贡献。当前,农民工群体主要呈现以下几个特点:第一,农民工已经成为城市产业工人的主体。目前,农民工在第二产业从业人员中占57.6%,在加工制造业从业人员中占68%,在建筑业从业人员中占80%。第二,农民工是城市新增人口的主要来源。2009年,农民工总量达到2.3亿人,其中在城市务工的约有1.5亿人。这些年城市新增人口主要来源于进城农民工。第三,农民工群体结构正在发生重大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济宁日报2011-01-01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城市化进程中农民工市民化研究

农民工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涌现出来的一支新型的劳动大军,也是经济体制转轨和社会转型时期形成的特殊社会群体。这一群体的出现深刻影响着中国的经济转型和社会变迁,并带来一系列问题。农民工问题不仅涉及到农民工在非农化过程中的充分就业和相关权益保障问题,而且涉及到农民工如何有序进入城市生活,并逐步完成市民化的问题。随着市场化就业取向改革的进行和相关劳动用工制度的完善,从农民到城市农民工的非农化过程已无障碍,但从城市农民工转化为市民的市民化进程,依然举步维艰,成为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解决农民工问题,应当顺应现代化的一般规律,把握我国工业化、城市化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根据国际经验,一个国家城市化水平由30%提高到70%的阶段,即进入城市化快速发展的时期。据此判断,目前我国正处于城市化快速发展的时期。按照我国小康社会和初步现代化的战略要求,2020年,我国城市化水平将达到50%,2050年,将达到70%。也就是说,在未来40-...  (本文共20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

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农民工市民化研究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城镇化和工业化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城镇和非农产业就业,2012年全国农民工总量已超过2.6亿人。他们广泛地分布于我国国民经济的各个行业,是我国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和现代化进程作出了特殊的重要贡献。但在城乡二元制改革尚未取得根本突破的现实背景下,他们却是生活在城市边缘的弱势群体。他们虽然已非农产业就业在城镇生活,但身份仍然是农民,不能同时获得城市居民身份,无法融入城市、平等地享受与市民—样的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待遇。如果大量的农民工长期停滞在农民工状态而未能市民化,不但会影响城镇经济的健康发展,而且会成为和谐社会建设的重要隐患。因此,解决好农民工市民化问题,对于推进新型城镇化、扩内需促消费和统筹城乡发展等方面都有着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农民工市民化是解决中国农民工问题的根本出路。在城乡统筹发展和新型城镇化的时代背景下,本文系统研究了中国农民工市民化(农民工转变为市民...  (本文共22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农民工市民化进程中的财政政策研究

近年来,“新型城镇化”日益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其实质是要实现“人”的城镇化。西方发达国家的工业化、城镇化是与农村劳动力的非农化、市民化同步协调进行的,而我国城镇化进程中的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具有特殊性,分隔为两个阶段:一是农村劳动力转移到城市从事非农产业,完成职业转变——由农民到农民工;二是农村转移劳动力在城市逐步沉淀融合,实现其市民化,完成身份转变——由农民工到市民。农民工作为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规模庞大的特殊群体,为工业化、城镇化作出了巨大贡献。农民工市民化是经济发展转型时期的必然趋势,是新型城镇化的重要内涵,是实现人口城镇化的核心内容,也是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途径,关系到城镇化健康发展、社会公正和谐以及现代化事业的建设全局。农民工市民化的本质是要使农民工享有与城市居民平等的经济和社会权利,同时也更多地考验着城市的公共资源承载能力、公共服务体系和政府财力。目前,在我国城乡二元体制制约下,农民工市民化进程缓慢,公共...  (本文共1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流通经济》2014年04期
中国流通经济

基于消费视角的农民工市民化效应测评及对策

以消费视角研究农民工市民化问题,目前还比较少。世界银行(World Bank)证明农民工的消费需求提高、消费模式优化、消费预期提升会直接彰显农民工市民化程度和城镇化进程。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祝伟[1]也认为,在目前城乡二元结构的制度性壁垒短期内无法破除的情况下,农民工可以通过学习城市居民的消费方式来完成由农民向市民身份认同的转变。通过不断地学习并模仿城市居民的消费方式,并以此来确立自己的市民身份,在日常生活领域使自己的身份转变得以实现并合法化。当前对农民工市民化效应的具体测评研究还处在摸索阶段,刘传江、徐建玲[2]提出设置外部制度因素、农民工群体以及农民工个体三个维度的市民化指标,进行市民化进程效应的测度方法探索。张建丽、李雪铭、张力[3]基于大连市300名新生代农民工的问卷调查,从外部环境和新生代农民工自身情况两个维度,构建了一套农民工市民化指标体系,并用修正了的C-D函数,对市民化进程测评。本文以人为本,从关注农民工在城市的生活...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2017年01期
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

加快农民工市民化进程

农民工市民化是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核心任务,关系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关系到社会和谐稳定。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促进农民工市民化,进一步提高农民工市民化质量,让农民工进得来、留得住,增强归属感。2016年,《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等文件接连出台,多省份拿出了明确的时间表。各地高考取消和调整加分项目,全国专项计划录取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9万余人,助推起点公平、机会公平与规则公平的政策陆续出台,进一步夯实社会发展基础。未来,城乡一体化的核心是农民工市民化。让农民工在城市定居,不是简单地给农民工发一个户口簿,更重要的是要让他们能够享受到城镇居民同等的公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