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提升酒泉综合发展实力 加快新能源基地建设

近年来,我市按照省委、省政府“建设河西风电走廊,再造西部陆上三峡”的部署,坚持以风电为牵引,以风电促网架、促煤电、促光电、促装备制造,以建设新能源基地为抓手,着力培育多种能源综合开发、配套产业协调发展的产业集群,风电及配套产业的发展已步入快车道,必将产生巨大的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全面提升酒泉综合实力。$$1.经济总量快速扩张。风电发展已成为提升我市经济实力的新亮点。按规划2015年装机容量将达到1271万千瓦,风力发电可实现年销售收入155亿元,加上调峰的火电收入,一年可实现销售总收入366亿元,相当于我市2008年GDP的1.5倍,经济效益十分显著。从2009年实行增值税转型后,虽然我市风电、火电分别在近10年和两年内没有增值税收入,但后期收益相当可观,特别是一旦风电设备进项税抵扣完毕,将会全面提升我市的经济总量和财政实力。$$2、投资拉动效果明显。风电产业固定资产投资额度大,每单位千瓦的投资达8107元。我市建成千万千瓦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酒泉日报2009-08-08
《生态学报》2017年13期
生态学报

基于不同利益相关者的水电能源基地建设经济损益研究——以澜沧江干流为例

水电是人类利用较为广泛的清洁可再生资源,一方面为人类带来经济发展及一定环境效益的同时[1-2];另一方面也对社会、经济及生态环境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如超支和债务负担、移民和致贫、改变生态系统和破坏渔业资源等[3-5]。水电开发的实际成本是多少,支付及获益的对象是谁,这些问题成为水电开发最受争议的问题[3]。较多的研究从整体和长期角度对水电开发的生态环境及社会经济进行成本效益分析,如赵同谦等[6]对怒江研究及赵小杰等[7]对雅砻江的研究得到整体的成本效益比例,虽能有效评价水电开发对生态环境影响却忽略了水电开发中利益重分配所带来的潜在问题。分析水电开发过程中不同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利益再分配,是评价水电开发是否具有可持续发展潜质的关键所在。不同利益相关者依赖着不同时间和空间尺度上的生态系统所提供的服务功能来维持生存和发展,同时所承担由生态系统改变所带来的机会成本不同,从而对利益相关者的生计产生不同的影响[8-9]。不同利益相关者在项目建...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能源基地建设》1996年Z2期
能源基地建设

山西能源基地建设的成就、问题和经验教训

从198。年算起,山西能源基地建设已经历了整整15个年头,回顾这巧年的成就和问题,总结这15年的经验和教训,对于振兴山西经济,实现山西省1995~201。年规划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1.10多年来能源墓地建设的成就 能源基地建设与我国改革开放的步伐基本是同步的,发端于80年代初。1980年以来,随着经济改革,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山西综合经济实力有了显著增长。纵向比较,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社会生产力得到较快发展,这些成就主要表现在:综合经济指标增长较快;社会产品日益丰富;主要工农业产品有了较大幅度的增加;固定资产投资使全省的物质技术基础日益强大,生产能力大为增强;一大批国家重点工程相继开工兴建或竣工投产。山西的工业已基本形成以煤炭、电力、冶金、化工、机械为主体,其他产业相配套,门类较全,具有一定现代化水平的工业体系。山西的铁路近10年来通过复线、电气化改造以及大秦重载铁路一期工程的竣工,使铁路营运能力、技术水平显著提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农业环境科学学报》1985年01期
农业环境科学学报

能源基地建设与生态系统平衡

生态矛盾是山西能源基地建设中的最大矛盾。认真开展这项研究工作,无论对山西的经济发展和国家的四化建设,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一)山西的生态平衡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异,能源基地建设必须重视这个现实 山西位于黄河中游,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尧舜时期,“怀山襄陵,古木参天”,“百花簇簇,清流潺潺”。由于历史的演变和历代无计划的开发,使这里的生态系统发生了很大的变异,由原来“杂树交荫,云烟垂接”的自然景观,变为今天“天险关高愁涧壑,荒边无林鸟无窝”的荒凉景象。目前,山西主要有两个方面的严重问题: 第一,水土流失。全省水土流失面积达1 .42亿亩,占总土地面积的60%,侵蚀模数为2,920吨/平方公里,年输沙量为4.56亿吨。由于水土流失,每年每亩冲蚀表土1厘米,流失土壤7一8吨。每流1吨土壤含有氮素O。8一1。5公斤,磷素1。5公斤,钾素20公斤。据此推算,仅晋西地区(占山西总土地面积的三分之一)每年流失氮、磷、钾约625万吨,等于1978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西财经学院学报》1988年03期
山西财经学院学报

深化基地建设 加速兴晋富民——对山西经济发展战略的思考

能源基地建设以来,山西能源生产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基本实现了国家的战略设想。1987年与1980年相比,山西的原煤产量从l.21亿吨增加到2.32亿吨,年均递增 9.7%,发电量由120.2亿度增加到263亿度,年均递增11.8%。与此同时,山西能源的调出量也有了更大幅度的增长,七年中原煤净调出量由7731万吨增加到16111万吨,年均递增11%,电能净输出量由 1.2亿度增加到56亿度,年均递增73%。目前,山西巳成为全国最大的煤炭和电力输出省,为缓解全国能源紧张局面和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然而,随着基地建设的深化,山西经济发展也暴露出了一系列新的矛盾和问题,归纳起来主要有:①以煤、电为支拄的能源产业的加速发展,使产品结构初级化的矛盾难以缓解,结构性的效益低的问题日趋明显I②主要受国家计划任务控制的能源工业,延缓了山西商品经济的发展进程,加之能源生产缺乏自我发展能力,造成山西经济发展后劲不足I③双轨体制和双重价格,使山西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水利》1988年05期
中国水利

坚持水质水量齐抓 实行全方位服务

山西之长在于煤,之短在于水。水资源已成为山西能源基地建设的关键性制约因素。所以,山西省水文总站在抓好基础工作的同时,把工作重点转到水资源方面,以水资源为中心,水量、水质齐抓,实行全方位服务,为山西能源基地建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1984年,经申请核准组建了山西省水文水资源技术开发公司。公司经理由水文总站站长兼任,综合性任务由经理统一安排.下达项目。各分站为公司的成员单位,有权承接项目,并履行公司章程和接受监督,在技术经济和质量上对公司负责。 几年来,该公司在以下两方面开展了技术开发、水资源服务工作: 一、以有偿资助或无偿半指令性任务的形式,承担水资源评价、开发利用战略对策、决策、国上规划、专家系统等方面的国家和省级重点科技攻关课题的研究。先后承担 “六五”期间国家和省级重点科技攻关项目61项课题。部分课题研究成果获得国家科委和省科委科研成果奖,如《石灰岩山区综合找水技术》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是国家确定的对外开发技术;《山西省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