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

本报北京2月27日讯 记者南轲报道 为进一步落实《银行业监督管理法》,提高银行体系的稳健性,保护存款人利益,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日前发布了《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全文见今日本报第三版)。《办法》借鉴1988年巴塞尔资本协议和即将出台的巴塞尔新资本协议,制定了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资本监管制度。 $$  《办法》分总则、资本充足率计算、监督检查、信息披露和附则五章,共五十五条,还有五个附件,将于2004年3月1日正式施行。《办法》体现了审慎监管的理念,规范了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的计算方法。《办法》规定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计算必须建立在各项资产损失准备充分计提的基础之上。在信用风险资本要求计算方面,《办法》合理确定各类资产的风险权重,并对1988年资本协议不合理的规定进行了调整。鉴于我国商业银行交易业务种类和规模逐步扩大,市场风险不断增加,《办法》适时将市场风险纳入资本监管框架,规定交易资产达到一定规模或一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融时报2004-02-28
《银行家》2013年01期
银行家

银监会加强商业银行资本管理

2012年6月8日,中国银监会正式发布办法实施,(试行)》(下称《资本办法》《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定于2013年1月1日起要求商业银行在2018年底前达到规定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为推动其平稳实施,中国银监会又于2012年11月发布《关于实施过渡期安排相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在过渡期内资本充足率监管的有关问题。《资本办法》是在2004年《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基础上,整合2008一2010年间银监会发布的n个新资本协议实施监管指引,全面引人巴塞尔新资本协议(巴塞尔协议H)和第三版巴塞尔资本协议(巴塞尔协议111)的资本监管最新要求后制定的。这既是我国响应国际新监管标准要求、履行国际义务的需要,也是推动我国银行业转变发展方式、提升应对内外部冲击能力、维护银行体系长期稳健运行的重大战略选择,是我国银行业2012年重大事件之一。《资本办法》坚持国际标准与中国国情相结合,将“巴塞尔协议11”和“巴塞尔协议111”统筹推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金融》2004年06期
中国金融

中国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

2月27日,为进一步落实《银行业监督管理法》,提高银行体系的稳健性,保护存款人利益,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办法》规定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计算必须建立在各项资产损失准备充分计提的基础之上。在信用风险资本要求计算方面,《办法》合理确定各类资产的风险权重,并对1988年资本协议不合理的规定进行了调整。《办法》将市场风险纳入资本监管框架,规定交易资产达到一定规模或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还须单独计提市场风险资本。同时,《办法》规定符合条件的重估储备、长期次级债务工具、可转换债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重庆大学
重庆大学

资本充足率监管与银行行为研究

从1988年巴塞尔资本协议开始,资本充足率监管已经逐渐成为银行审慎监管的核心和国际标准。虽然对资本监管如何影响银行微观行为仍然存在争议,但随着巴塞尔协议对资本监管风险敏感度的逐渐提高,其可能引发的宏观效应问题已经成为理论界和实务界关注的焦点。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人们意识到微观审慎性的总和并不足以保证宏观的稳定性,资本协议等外部规则和金融机构内部因素交互作用形成的顺周期性对经济波动造成了极大影响。与此同时,危机的迅速蔓延证明货币政策变化会改变金融部门的风险感知和风险容忍,引起市场风险溢价的变动,进而影响了各个经济部门的风险偏好。将微观层面的监管机制与宏观审慎监管有机结合,已经成为危机后国际金融监管改革的主要方向。从商业银行自身的微观行为来看,其资本和风险调整行为是一个长期的渐进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资本监管设定的最低资本要求实际上增加了银行的资本成本,可能改变银行成本收益决策,并影响其风险资产组合的配置行为。而国际金融危...  (本文共12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巴塞尔协议对中国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影响研究

中国人民银行1984年成为真正的中央银行,并于1998年放弃信贷规模控制以来,我国货币政策开始在宏观调控中发挥职能。货币政策20年来的市场化改革,为货币政策信贷渠道传导机制的形成,以及银行监管通过影响银行信贷供给进而对货币政策政策传导产生冲击奠定了基础。近年来,货币政策在传导中出现了日益明显的失效:一方面,M2增速居高不下,M2/GDP屡创新高;另一方面,银行系统和实体经济屡屡出现“钱荒”。由于信贷传导仍是现阶段我国货币政策的主要传导渠道,这使对货币政策信贷传导机制的影响因素的研究成为必然。2013年1月1日《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开始实施,标志着中国银行业监管进入“中国版Basel Ⅲ”时代。资本充足监管是从Basel Ⅰ到Basel Ⅲ一以贯之的核心。全球金融危机彰显了银行监管的重要性和传统监管标准的不足。Basel Ⅲ修正了Basel Ⅰ和Basel Ⅱ的顺周期性问题,进一步提高了资本标准,改进了风险计量方法,提出了资本留...  (本文共1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人民大学

《新巴塞尔协议》与我国银行资本监管研究

近年来国际金融监管的实践表明,以资本充足性监管为核心和重点的风险监管已经成为银行业监管发展的必然趋势,资本充足性监管的国际标准—巴塞尔协议已为世界各国所普遍采用,新巴塞尔协议资本监管框架出台以后,逐渐开始成为各国进行银行资本监管的主要标准和指南。我国在1996年开始进行资本充足性监管,但资本充足率一直只是我国银行业合规性监管的指标之一,而没有作为风险监管的工具得到足够重视,我国的资本充足监管水平也仍然与新巴塞尔协议的要求存在着一定的差距。新巴塞尔协议的银行资本监管框架将逐步在全球推广,我国央行也必将逐渐参照这一标准监管国内商业银行,我国必须及早针对新资本协议框架采取措施,才能使我国银行业的资本监管适应国际金融业风险管理发展和我国的金融市场平稳发展的需要。本文将探讨我国的银行资本监管现状,深入分析与新巴塞尔协议的距离所在并给出相应的政策。同时,本文紧密结合2004年《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的出台来分析我国资本监管框架的发展趋...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