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关于商业银行资产证券化

绪言$$  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我国金融体系随着国家经济快速发展而不断完善,各类金融子市场已经初步建立,参与主体日益多元,交易产品日渐丰富,金融创新不断涌现,大大加快了金融市场深度融合的步伐。但是,我国金融市场还不够成熟,仍面临着变革和发展的诸多挑战。各个子市场之间互联互通不够,间接融资比例过高;资本市场规模较小、结构不尽合理、产品较为单一,未能充分发挥作用,微观主体和市场行为尚需进一步规范;银行体系承担了过多本应由资本市场承担的功能,金融风险过多集中于银行。因此,我们应该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通过不断创新推动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作为一种重要的创新产品,资产证券化将信贷资产转换为可在资本市场上交易的证券,能够连接资本市场和银行体系,丰富资本市场产品,改善银行流动性,提高资产负债管理和风险管理能力,从而促进资本市场和银行体系的协调发展。$$  一、资本市场功能亟待完善$$  各国金融业的发展规律:即间接融资比例逐步减少,直接融资比例...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融时报2004-11-09
江西财经大学
江西财经大学

我国商业银行不良金融债权管理研究

作为高负债、高风险行业,商业银行的不良金融债权问题一直伴随着银行业。近年来,由于金融创新的飞速发展、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动荡不安以及金融全球化的不断加剧,不良金融债权己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不良金融债权管理也成为全球银行业面临的共同课题。西方国家日渐成熟的风险管理理论为这一问题的研究提供了理论基础。始于明斯基(H.Minsky)和克瑞格(J.A.Kregel)等学者研究成果的金融脆弱性理论,对不良金融债权和金融危机现象的出现作出了理论解释。在西方商业银行风险管理实践中,也已形成了一套较为完备的信用风险管理理论,如“5C”分析法、Z评分模型、KMV模型、在险价值法等。近年来大量学者也在我国商业银行的不良债权管理问题研究中取得了不少成果。例如,在商业银行不良债权的形成机理方面,一些学者从经济结构、企业、银行、体制、法制等方面提出了不良债权的成因,一些学者则从制度经济学的角度对不良债权的形成作出了解释,认为我国国有银行不良债权实质上是金...  (本文共1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
厦门大学

我国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微观驱动因素研究

在经济增速趋势性放缓、利率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化以及互联网金融迅猛发展的背景下,我国商业银行面临着收入来源单一、利差收窄以及存款流失等挑战,信贷资产证券化成为商业银行实现经营创新的重要契机。但是特殊的交易结构设计使得信贷资产证券化成为商业银行进行风险转移和监管套利的工具,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以后,作为危机导火索的资产证券化成为了褒贬不一的金融创新工具。所以厘清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微观驱动因素,对于促进我国商业银行创新、维护金融行业的稳定有着重要意义。本文首先梳理了国内外关于信贷资产证券化驱动因素的相关文献,归纳了四个可能驱动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因素。并构建了 Probit模型和Tobit模型,以商业银行2012年以后的信贷资产证券化数据为样本进行实证研究。同时引入交乘项,研究审核流程简化以后,各驱动因素对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边际驱动作用的变化。Probit模型和Tobit模型的实证研究结果均表明,目前我国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证券...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银行资产证券化法律问题研究

银行资产证券化是商业银行利用信贷资产和其他可主张的债权在法律上可被代表的特性,以确定的财产进入资产池为担保发行资产支持证券,将沉淀的信贷资产变为现金资产,然后将该证券委以信托增值,在证券期满时,变现担保财产偿还证券本息的一种组合经营和投资活动。本论文对商业银行发行资产支持证券法律机制的基本观点是,第一,设立集合信用机制,以资产池的形式集中并保有最低限额的资产,该资产包括商业银行几乎所有的信贷资产、票据资产和信用卡资产,对这些资产的法律性质,以及资产池的法律性质作了深入的分析,认为凡是银行可变现的资产都可进行资产证券化,认为组建资产池是资产证券化必要的基础条件。第二,对进入资产池的资产进行信用评级,以适应证券法和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满足投资者对拟作担保财产质量的知情权。认为信用是市场交易的基础条件,对介乎于有形财产和无形财产之间的金融资产在交易前,须有法定的形式进行信用评级,以保障市场交易安全。第三,以交易对手可接受的信用级别为基...  (本文共20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信贷资产证券化与中国商业银行稳定性研究

无论是“市场主导”金融体系还是“银行主导”金融体系,银行稳定与否对金融稳定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以资产证券化为主的金融创新在发展初期以其信用风险转移和流动性增加功能,极大的推动了美国银行业稳定发展。但2008年金融危机清楚展示了资产证券化在银行信用风险的累积与扩散及流动性危机的蔓延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使得资产证券化与银行稳定间的关系及证券化过程中的逆向选择与道德风险问题再次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热点问题,由此也形成了“证券化-稳定”与“证券化-不稳定”两大阵营。虽然危机对证券化市场发展造成了严重的冲击,但危机过后市场在监管强化中总体上已恢复发展。基于盘活存量资产、更好地发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和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中国也在危机之后加快了资产证券化市场的发展步伐。面对资产证券化对银行稳定影响的两面性及证券化市场快速发展趋势,更深入系统地研究资产证券化信用风险转移和流动性增加功能能否强化风险分担与分散机制、促进银行业稳定显得迫切而有意义。本...  (本文共1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金融服务法评论》2016年00期
金融服务法评论

商业银行资产证券化风险计量问题研究

一'引言从功能视角来看,对于商业银行来说,资产证券化既是融资的渠道,亦是资产保值和增值的途径。从更为宏观的视角来看,对于一个社会经济体或国家而言,资产证券化体现的是对金融要素的资源配置功能。然而,源于劣质贷款违约引发的金融危机,将资产证券化推向风口浪尖,揭露了商业银行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中面临的风险,亦暴露既有资产证券化风险计量框架的不足。危机后,巴塞尔委员会(Basel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BCBS)开始对资产证券化风险计量框架进行修订,以期通过更为完善的风险计量框架对资产证券化进行有效的风险防范和控制,促使资产证券化向更为良性化的方向发展。现有关于商业银行资产证券化风险计量问题之研究,更多的关注点在于介绍风险计量方法及述评风险计量框架,〔1〕尚未有文章以宏观和微观两个维度为切人点系统的研究商业银行资产证券化风险计量问题。有鉴于此,笔者从监管理念(宏观)和制度层面(微观)深人分析巴塞尔委...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