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明年货币政策基调以收紧为特色

从我国货币供给的渠道和机制看,不存在超发。我国财政收入稳定,不存在用中央银行的钱弥补财政的窟窿。我国的货币投放都是通过商业银行信贷的渠道出去,通过商业银行的渠道基本没有增发问题。中央银行以基础货币在外汇市场里大量购汇,以维持稳定的汇率目标,但这个增发渠道都有紧密的工作做对冲。$$  主持人:根据央行的统计数据,今年9月末我国M_(2)余额为69.42万亿元,同比增长19%,引发了业内对于未来货币泛滥的担心。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过去10年M_(2)已增长450%,如果延续的话可能引发通胀、货币贬值、资产泡沫大量积累等严重后果。对此,您怎么看?$$    王松奇:M_(2)/GDP是常用的衡量金融深化的指标。即广义货币(M_(2))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通常认为,这一指标比率反映了一国经济的金融深度。但M_(2)/GDP比率的大小、趋势和原因则受到多种不同因素的影响。通常来说,该比值越大,说明经济货币化的程度越高。目前,市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融时报2010-12-15
《经济研究参考》2010年30期
经济研究参考

对2010年增长走势和政策基调的两种不同看法

目前看来,对2010年增长走势和政策基调有两种不同看法。一种观点认为,2009年是8.7%,探底了,按季度考虑的话,2009年一季度的6.2%是底部,开始进入新一轮上升周期。因此,现在政策重点担心的不是速度,而是希望上升阶段延续的时间长一些。我们来看第九个经济周期和第十个经济周期,第九个周期是1990~1992年,GDP增速从3.8%到14%,三年时间就见顶,结构明显恶化,物价压力较大,所以花了很长的时间来调整,从1999年开始的这轮上升周期持续比较长,从1999年一直上升到2007年的13%。实际上从2007年第二季度开始逐步回落,金融危机只是使周期回落阶段加剧了,使回落变得更陡峭了。现在希望上升周期阶段延续长一些,结构问题不要那么突出。现在看来,上升的斜率不那么陡峭,经济增长目标也不是太高,定的是8%。如果2010年经济增长8%,增速比2009年还要低,2009年已经是21世纪最困难的一年,如果说2010年经济增长8%,比2...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金融博览》2008年09期
金融博览

政策基调调整 经济软着陆可期

可以说,这次宏观调控政策基调的调整是内外部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也是中央吸取过去宏观调控经验,政策运用日益娴熟的表现。这一审时度势的政策基调将为下半年乃至2009年的经济平稳发展创造良好的条件,将大大减轻我国经济硬着陆的风险。从内部原因看,年初制定的要“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的前提条件”已经基本不存在了。如在上半年一系列宏观紧缩政策以及外界因素的影响下,伴随着出口、投资较为明显的下滑,GDP已经较为明显放缓。第二季度10.1%的经济增长水平已经回落至中国经济近十年潜在经济增长水平附近,因此可以说,从宏观上来看,经济过热的基础已经不存在了。而从微观角度来看,经济减速的负面特征也日益突出,如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21.2个百分点。从局部看,过去经济十分活跃的地区企业经营下滑更为严重,如浙江省经济贸易委员会日前公布,2008年上半年浙江规模以上亏损企业有1.07万家,亏损面达19.6%,广东省目前已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89年06期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南朝鲜的“官治金融”

40多年米,南朝鲜金融政策基调转换三次:从1945年到50年代末,金融政策基调为稳定政策;60年代和7。年代,随着推行经济开发计划,金融政策荃调转换为“增长金融体制”,进入80年代,金融政策基调转换为强调“安定政策”。由于有利地推行安定政策,到1984年总通货增长率降为7.7%,物价上涨率稳定在2一3%的水平。 一、金融制度的发展。战后南朝鲜的金融机构是在经济恢复和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和完备起来的。1950年5月制定并公布“韩国银行法”,确立自主金融制度;1061年5月朴正熙执政以后,金融制度改编为“政府主导的增长体制”,以便适应以政府为主导的增长优先政策;为经济高速增长的需要,逐步实现金融结构的多样化和高级化;60年代和70年代,政府主导的金融体制忽视了金融机构的自律性,进入80年代,开始尊重民间的创造意识和市场经济原理,在金融产业中创造公平竞争环境,从1981年开始促进市中银行的私营化,到1983年5月全部抛售政府股份,完成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金融》2012年02期
中国金融

当前货币政策基调及特点

在复杂的宏观经济形势及多元的货币政策工具组合下,货币政策的实施及操作应该具有相机抉择的特点在国内外经济形势不断趋于复杂的背景下,中国的货币政策基调及取向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并对保持我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产生重大影响。2011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2012年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增强调控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前瞻性。同时,中国人民银行也提出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把握好调控的方向、力度和节奏,进一步提高调控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前瞻性;综合运用利率、汇率、公开市场操作、存款准备金率和宏观审慎管理等工具组合,保持合理的社会融资规模和节奏。结合以上管理层释放的信息,在综合考虑市场因素及制度环境的情况下,笔者认为,2012年我国货币政策将主要表现出以下几个特点。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发挥组合作用可以说,目前我们正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复杂经济形势。从国际经济金融环境看,要防范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所引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浙江经济》2012年22期
浙江经济

浙江经济:开启“平稳增长”长周期

明年“原有模式和利益关系松动,重大政策有所突破”出现的概率较大,“平稳促变、小步推进”应为政策基调浙江正处于一个“平稳增长”长周期的开始阶段面对全球经济战略调整、国内要素制约加剧的新形势,过去支撑浙江快速发展的经济技术和社会条件已经或正在发生重大改变,我们迎来新旧发展模式交替的关键时期。2013年的浙江可能正处于长周期“平稳增长”的开始阶段。(一)明年是开局之年也是平稳之年,经济波动或有所下降。明年是十八大开启后的第一年。历次党代会开启,至次年两会召开和政府换届,都是政策推进的重要时间窗口。从经验看,1983年、1988年、1993年、1998年、2003年、2008年等每个党代会召开后的第一年,其GDP增速在前后五年的比较中,既不是最快、也不是最慢,总体上是平稳之年。如果这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政治周期效应,则2013年亦是一个平稳之年。我们认为浙江可能已经跨入“平稳增长、波动趋小”的崭新阶段。一方面,从收入角度看,需求结构发生重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