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推拿》:照亮心中的隐疾与善好

在《圣经》中,光明和黑暗都是上帝的创造。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一如这个创世纪寓言,人类的文明史,也是不断从黑暗中寻求光明并走出黑暗的历程。毕飞宇小说《推拿》借用盲人为载体,讲述的正是关乎人类走出黑暗、追求光明的主题。因为此主题的永恒和文本本身的深刻和生动,这部2008年推出、2011年荣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小说,在2013年展现出非凡魅力,由其改编的同名电影、电视剧、话剧全面开花。$$    3月,娄烨执导,郭晓冬、秦昊、梅婷主演的电影《推拿》杀青;8月,康洪雷执导,濮存昕、张国强、刘威葳等主演的电视剧《推拿》在央视黄金时段首播;9月5日,郭小男执导,吴军、胡可、刘小锋、王一楠等出演的话剧《推拿》在国家大剧院首演,10月将登陆上海。在荧幕上,在舞台上,在不同艺术形式的流转和呈现中,眼盲、心盲和人类之盲,这些极易总结出的不同层面的“黑暗”,推拿着灵魂,叩问着心灵。$$    探讨生命局限与认知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融时报2013-09-06
《新时代职业教育》2018年02期
新时代职业教育

毕飞宇笔下的女性书写

郭茜毕飞宇是一位善于捕捉文学新意的作家,他的故事多发生在都市或者乡村生活中的特定情境下。数十年如一日的写作历程中,他始终秉承着知识分子的写作立场,在长期的学习中汲取中西文化。从刚开始涉猎先锋文学到后来关注现实中日常生活,他绕过新潮小说家惯有的象征、戏谑等现代写作技巧,用最素朴的文字去投射人的生存困境。作家对生存权的关注贯穿始终“我关注最基本的人和权力,我是热爱权力的人,而不是相反,我希望我们自己,我作品中的人,都有我的基本权力”[1]。纵观毕飞宇的作品,女性人物成为其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其对女性游刃有余地细腻刻画,使他成为“写女性心理最好的作家”[2]。这一鲜明的特点在《青衣》、《玉米》和《平原》中得到了淋漓尽致地体现。作家通过塑造不同人生遭际中的人性,阐发了对于生存状态的严肃思考。一、月亮的困守者—青衣《青衣》发表于2000年第三期的《花城》,其想象的飞翔与审美的诗意使它一度成为毕飞宇的代表作品。作品讲述了叫做筱燕秋的一代青衣...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贺州学院学报》2018年04期
贺州学院学报

少年的成长与困惑——解读毕飞宇《平原》中的成长主题

一、主人公的成长与环境毕飞宇的《平原》写作背景是1976年夏季,以作为高中生的端方回到家乡王家庄参加割麦劳动为故事的开端。小说的叙事时间也只有半年,结束于1976年冬天。在《毕飞宇〈平原〉的题外话》里讲到“1976年的中国乡村,压倒性的政治力量其实很疲软了。伴随着三次不同寻常的葬礼,一些常规的、古老的乡村情感和乡村人际业已呈现,古老而又愚昧的乡村文明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1]6。小说中呈现出来的王家庄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依然笼罩在格外沉重压抑的氛围中。在这个时期中国其他地方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而王家庄村民依然保守愚昧,封建愚昧文化反扑盛行。小说的结尾以得了狂犬病的吴蔓玲最后咬住端方脖子不松口作为故事的结尾。“端方的身体里留下了吴蔓玲携带的狂犬病病菌”,其实这也是作者的一种隐晦的暗示,时代已经慢慢发生改变,但几千年来的封建文化造成的的奴化人格的影响依然存在,要想彻底改变人们愚昧思想,重建新的价值观,摒弃古老的封建文化的糟粕还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习》2018年11期
语文学习

做小说阅读的学习者——毕飞宇《小说课》荐读

毕飞宇的《小说课》主要讲的是他如何读小说、论小说。他读和论的都是“伟大的”小说,如《红楼梦》《水浒传》《杀手》等,涉猎古今中外经典。毕飞宇认为,好的小说家必须首先是好的小说阅读者。在书中,他在写作和阅读之间搭建起一级级坚实的阶梯,揭示了阅读和写作之间的密切关系:什么叫学习写作?说到底,就是学习阅读。你读明白了,你自然就写出来了。阅读的能力越强,写作的能力就越强。所以我说,阅读是需要才华的,阅读的才华就是写作的才华……阅读为什么重要?它可以帮助你建立起“好小说”的标准,尤其在你还年轻的时候。从这个意义上讲,好的作家不是大学教授培养起来的,是由好的中学语文老师培养起来的。我可以武断地说,每一个好作家的背后起码有一个杰出的中学语文老师。好老师可以呈现这种好,好学生可以领悟这种好。阅读小说的方法和路径不是玄之又玄、不可企及的,而是可以通过教师的传道授业解惑来达成的。中学语文课堂中的小说阅读,毕飞宇将其比喻成“望远镜式”的阅读,这种阅读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扬子江评论》2019年03期
扬子江评论

毕飞宇的现实主义及其叙事策略

对毕飞宇小说创作的总体概述,学术界多以《青衣》为节点,分为前期与后期两个阶段。毕飞宇的前后期创作在小说主题与语言修辞方面存在着鲜明的创作转向,批评界多有阐释,已成定论。毕飞宇自身也有着清醒的认识,在创作初期“不关注生活,不关注现实,不关注人生……我沉迷于自己的玄思与想象之中。那时候我感兴趣的是形而上、历史、终极,总之,那时候我是‘闭着眼睛’写作的”。a经过前期创作经验的积累,毕飞宇适时调整了创作的技巧与方法,一头扎进了现实社会的汪洋大海中。关注现实生活、展现世俗人情、体悟世道人心成为了他小说创作的主题与原则。实践证明,这一创作转向无疑是正确的,真正为其带来了巨大声誉与影响力的正是创作转向之后的小说。这是一次现实主义的伟大胜利“。我只是一个现实主义作家。我唯一的野心和愿望只不过是想看一看‘现实主义’在我的身上会是什么样子。“”我想强调的是,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渴望做一个‘现实主义’作家——不是‘典型’的那种,而是最朴素‘,是这样’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小说评论》2019年04期
小说评论

论毕飞宇小说话语的力与美

在阅读毕飞宇作品的过程中,我们总能感受到这位“苏北少年”行文行云流水般的浓浓诗意。其独特的语言风格和充满美感、节奏感的叙述方式,大大提升了毕飞宇文学的魅力。在具体作品中,语言的力与美时常见诸字里行间,对于表现人物性格也有着细腻深切的作用,同时也使毕飞宇的作品时常充盈着诗意。在毕飞宇的小说创作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属于他的独特的话语世界。一、让人物说出自己的话毕飞宇在作品中,力求把人物语言刻画到最细致。利用人物语言表现人物性格,从而塑造了一个个血肉饱满的人物形象。而这些话语发自人物之口,实际上也是作者的声音在小说中的体现。阿·托尔斯泰把文学语言比喻为一种“神奇的电波”,而作家,把自己的情感,美妙的幻想和各种思想发射出去,并利用这种电波把它们传送给读者。①毕飞宇笔下的人物,也许生活环境各异、身份职业不同,但他们无一不是血肉饱满地呈现在读者的面前,总能给人留下鲜明而独特的印象。这与毕飞宇对人物语言的雕琢、打磨是分不开的。契诃夫曾告诫青年...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