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形象如何进行文化辨认

1月7日《北京青年报》发表王岳川教授的专栏文章《大国形象需要文化辨认》,读后颇有感触。我对王教授文中强调的“中国需要进一步加大‘中国文化形象’重建的力度”是赞成的,而且认为他提出的这个问题确乎是中国当前面临的重大问题之一。但是,王文也他我产生了一些疑惑。我想把我的两个主要疑惑提出来,以求教于王岳川教授及对此问题感兴趣的人们。$$一、“中国文化形象”到底是什么?王岳川教授文中首先引了英国一家电视台最近做的一个社会学调查,说是“拿一张百元人民币向美国的大学生和街上的行人展示,问这是什么货币,上面的人像又是谁。大多数受访的荚国人都说是越南币,上面的人是胡志明”。于是王教授就认为,“这个小例子似乎说明了中国形象在海外的隔膜。”我则怀疑这样一张百元人民币是否能代表“中国文化形象”,因而也就自然地产生丁“中国文化形象”到底是什么的问题。有人可能回答说是“龙”。但近来却有人认为龙在西方是凶恶、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荣宝斋》2019年01期
荣宝斋

王岳川书法的正大气象之美

“正大气象:王岳川书法展”于二○一五年七月在中国美术馆隆重举办,“守正创新:王岳川师生书法展”于二○一八年十二月在中国军事博物馆举行。这两个展览使我看到王岳川“文化书法”所取得的令人瞩目的成绩。这两个大展,不仅让我们有机会系统全面地欣赏到王岳川多年来在书法创作上不断提升、不断思考的创作历程和成就,也让我们欣赏到他在书法创作上诸体兼擅、自成风貌的艺术风采,而且会引发我们对中国书法所面临的时代课题、艺术挑战、文化机遇的深层思考。在当代和当下的中国书法创作群体中,王岳川几十年来的书法之路是与众不同和难以复制的。他是具有一种特别含义的“独辟蹊径”的书家。他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曾经专治西学二十年,对西方文论、西方美学、西方哲学与文化有深刻的领悟和十多部重要的学术著作,并且有到世界各国与西方学者对话、交流的丰富学术经历。这为他建立起广阔的学术视野和深刻的中西文化比较观念,确定了一种全球和人类性的文化思想的高度。他在北京大学又曾经追随季羡林...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国拍卖》2018年06期
中国拍卖

王岳川书法的学者情怀

王岳川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北京火学中文系文论室主':士生导师.享受4国务院令4如:^家中国书法家协会理寧掁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北屯书法院副院长.国际书法家^副卞炸。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院长,澳门大学人文学院客座教授,复旦大学等十所大学双聘教授。担任学术泰斗季羡林义‘1:八年助手。所大学双聘教授。担任学术泰斗季羡林光1--八年助手。长期担仅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汫在中央电视台国i._K频道,文明之旅》中主讲书法和美学《书汪与入生》.《相圓J(濟.《2亭序解密纽參秘的中国色》''亀东坡与寒食帖等,赃《书法五;麵U'驗专家.在香视《肚纪大讲主讲多次,冇中央电视台《中华文明之光》土持文化栏目:《王羲乙:.《唐代书法》.《宋元绘画》.以文化b文人印。丨说入n夂作品被人博物馆,美术馆_传略载多雛iLSj^SSH^wIHK3W书法家王岳川教授是举世闻名的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杰出的书法家.睿智而具有穿透力的书法理论家。作为一代大书家.王岳...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南风》2018年02期
南风

学者气度 文人情怀——王岳川教授书法艺术之我见

书法家王岳川教授是举世闻名的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杰出的书法家,睿智而具有穿透力的书法理论家。作为一代大书家,王岳川的书法道路极富个人色彩,甚至不乏传奇色彩。王岳川在很多人眼里是学富五车的学者,是著作等身的教授,是专治西方文论的专家、权威。确实,王岳川是我国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早在20世纪80年代,王岳川已经是身在书斋而名播文坛的青年文艺理论家了。80年代,文学评论界风云际会,有多少“天之骄子”在其间大展身手叱咤风云。那时也没有什么个人功利,只是为了推动文学的前进,回答现实文学提出的问题。岳川是其中的佼佼者。我很早就已知其大名。那时我们面对急剧变化的文学,缺少锐利顺手的批评武器,往往会采用“拿来主义”的便捷办法,在翻译介绍的西方文论的武器库里取兵器。那时岳川正是风流倜傥的年轻才子。他站在文学理论的前沿,用功勤,功底厚,出手快,为文学评论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新潮流、新概念、新想法、新现象。他和我是同时代涌上文学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风》2018年02期
《美与时代(下)》2012年12期
美与时代(下)

会通中西的美学思想境界——论王岳川教授守正创新正大气象的学术思想

作为成就卓然的当代思想理论家,具有前沿拓展意识的著名学者,王岳川的学术研究并非固定在某一领域,而是跨越多个研究学科,既是美学家、文艺理论家,又是文化学者和书法家,并致力于社会文化战略实践领域,这使得他的学术研究呈现出明显的大文化景观与公共知识分子特色。从严格学术意义而言,王岳川是从中学到西学,又从西学到中学的,经过否定之否定最后抵达中西文化交汇、互动、互释的学术天地。他的治学十六字真言是:"国学地基,西学方法,当代问题,未来视野"。孔子说:“君子不器”[1]。朱熹解释说:“器者,各适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体无不具,故用无不周,非特为一才一艺而已。”可见,君子的意义在于他不命定般地将自己定型在一个领域,不应像器物那样有容量之限制,而是多才多艺,甚至是无所不通。君子度量宽宏,胸襟博大,气度似江海纳百川,以宏阔的视野来看待万事万物,力求上下古今中外无所不通,最终在“德体器用”中达到“一以贯之”之“道”!作为成就卓然的当代思想理论家...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战线》2012年10期
社会科学战线

发现东方 重铸身份——评王岳川教授新著《发现东方》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我近日读王岳川先生的大作《发现东方》时一下子跳进我脑海当中的,也是我读这部感悟力深刻、思想穿透性甚强的著作所能直接感受得到的。王岳川先生自21世纪初提出“发现东方”的思想之后,经过近10年的“磨剑”,近日修订版的《发现东方》已全新出炉。全书共10章,近40万字,洋洋洒洒,一气呵成。面对今天全球化时代所出现的一系列问题,王岳川先生以中国学人的身份,站在中国文化的立场,将中国崛起所面临的内忧外患的文化问题逐一进行了问题式的梳理、厘清与创造性的阐释、转换。从现代性的文化镜像中清理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遗留问题,从后现代的当下语境中反思中国当代文化的身份与立场,在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对纷纭复杂的文化现象和思想症候进行深入剖析与重建,从生命体验和文明变迁的角度追问困扰人类生命心性的共同问题,可谓是王岳川先生在《发现东方》中所要做的重要工作。而面对中国文化研究的总体格局,提出“发现东方,文化输出”的中国文化的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