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土地的交换权利是农民最重要权利

尽管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样一个命题过去也曾经提到过,但是,今天提出来它有全新的内容,和过去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一些情况有着根本的区别。过去计划经济体制用高度集中的强制来隔绝城市和农村,有它不得已的原因,因为为了从农村汲取工业化的资源,因此就不得不对各种农产品、农副产品进行统购。那么为了实现这样的统购,又不得不对农民的生产进行全面的控制,为了全面的控制生产,又不得不对农民的基本生产要素也就是土地进行集中的控制。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数十年间农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而且,国家与农民的关系也长期地处于紧张状态。最终,农民不得不起来争取自己对土地的财产权利,由此启动了中国的改革。$$那么现在新的问题是什么呢?新的问题是当工业化和城市化在按照市场经济的方向和逻辑展开来以后,引起了对农村土地的巨大需求。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农民对土地缺乏交换的权利,所以,在这样一个新的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当中,农民在相当的程度上受到了新的损害,一方面是土地的市场价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党政干部文摘》2007年04期
党政干部文摘

土地的交换权利是农民最重要权利

过去计划经济体制用高度集中的强制来隔绝城市和农村,有它不得已的原因,因为为了从农村汲取工业化的资源,因此就不得不对各种农产品、农副产品进行统购。为了实现这样的统购,又不得不对农民的生产进行全面的控制,为了全面的控制生产,又不得不对农民的基本生产要素也就是土地进行集中的控制。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数十年间农民付出了巨大的栖牲,而且,国家与农民的美系也长期地处于紧张状态。那么现在新的问题是什么呢?新的问题是当工业化和城市化在按照市场经济的方向和逻辑展开来以后,引起了对农村土地的巨大需求。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农民对土地缺乏交换的权利,所以,在这样一个新的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当中,农民在相当的程度上受到了新的损害,一方面是土地的市场价值在不断地提升,因为工业化、城市化的需求不断地提升,土地越来越值钱。但是另一方面,以土地作为基本的生产要素,作为生存墓础的农民反而是在不断地面临着土地被低价征收,因此失去土地,陷于贫困的威胁。不过,不应该认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土地承包经营权制度的困局与解破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国大陆农村实行土地集体所有家庭承包经营体制改革以来,历经一系列政策和法律调整,以《土地承包法》和《物权法》颁布为标志,形成了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制度为基础的农用土地制度。这一制度使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以来失去土地自主使用权的农民首次获得土地的占有、使用、收益和有限制处分权利,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农业生产力,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历史性贡献。但是毋庸讳言,现行土地承包经营权制度变革由于缺乏科学理论指导,加之在有关立法过程中决策者思想认识分歧,致使该制度虽经历三十余年发展,仍然存在严重制度性缺陷进而在农村经济社会生活中陷入种种困局,成为“三农”问题的重要制度根源之一。近年来,连续有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修改《土地承包法》议案,要求改革土地承包经营权制度,改革完善现行土地承包经营权制度也成为学界的共识,但是令笔者不安的是,无论学术界还是实务界,目前对土地承包经营权制度改革的方向却没有形成共识。鉴于农...  (本文共2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农村经济与科技》2018年09期
农村经济与科技

特色小镇建设的土地问题研究

特色小镇是一种依赖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特色产业或其他优势因素,建设具有明确定位的综合性开发建设项目,是一个集旅游、生产生活、消费等功能于一体的新型城镇,兼具多种功能。特色小镇无具体行政区域大小之分,可以是大都市周边区域的小城镇,也可以是面积较大的村庄,还可以是城市内部的各种社区,可以共享部分公共基础设施和服务。土地问题是城镇化的核心问题之一,绕不开、躲不过,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认真面对和解决。特色小镇建设加快了城镇化发展的速度,导致城镇规模扩大,而城镇在得到发展的同时也面临一系列问题。土地权属问题、新旧规划之间的协调与衔接、土地资源的稀缺性,这些都加剧了城市发展与土地之间的矛盾,因此如何处理好土地和城市发展之间的矛盾,让有限的土地得到合理高效利用显得尤为重要。1特色小镇建设中的土地权属问题土地的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是土地权属中最核心的权利,城市发展不可避免的要转变其中的权利,在推进特色小镇的建设中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1.1土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旅游学刊》2017年07期
旅游学刊

中国旅游发展笔谈——旅游发展中的土地问题(一)

土地是旅游发展中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也是旅游项目开发中不可或缺的内容。旅游项目开发需要大量的土地,同时,在旅游发展中由于土地问题也引发了不少的利益矛盾和政策法规冲突。据国家旅游局统计,2016年全国旅游项目投资额达1.3万亿,庞大的旅游投资必然产生巨量的土地需求。把握旅游发展中的土地问题,既是重大的现实问题,也是旅游研究者不容忽视的理论问题。为更好地促进旅游研究与旅游实践相结合,《旅游学刊》于2017年4月16日邀请部分学界和业内专家召开了“旅游发展中的土地问题”专题研讨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学海》2017年03期
学海

分析土地问题的角度

近年来名副其实地刮起了一股中国土地问题热!所讨论的土地问题不仅涉及农村,更主要涉及城市;不仅土地专业的人参与,更多是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历史学以及转型与改革学者介入;不仅在学术圈争论得面红耳赤,更主要在媒体、公众和投资界炒得白热化;不仅在国内火,在国际上也热得将其他问题淹没。土地问题的热不仅是因为它与国民经济高度关联,而且与每个人利益攸关。在中国,讨论产权问题所面对的主要困难是:长期的传统是将所有权等同于所有制,以及对产权作用的忽视和意识形态化。实际上所有制与所有权并不能划等号,前者是社会生产关系的总和(马克思,1995),(1)后者是一种财产权利,产权则是对物的使用所采取的权利安排。与一般意义的产权讨论相比,由于其在政治、经济与社会中的特殊性和基础性,土地所有制问题更是掺杂了复杂的因素,土地产权经常被作为土地问题的末端。检索土地相关文献时,已有研究呈现出一个明显的特征,那就是,国内与国际的语境与关注点差异很大,前者沿袭强烈...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海》2017年03期
《青春岁月》2016年23期
青春岁月

第一次国共合作关系破裂的经济原因新探——以土地问题为例

一、前言学术界关于第一次国共合作关系破裂的原因的研究的成果有很多。研究失败原因的角度也很多,马雪芹的《“党内合作”与北伐大革命的失败——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原因新探》和冯春明的《第一次国共合作形式问题探讨》从“党内合作”的合作机制出发进行研究的,但两者看法是完全相反的,前着认为“党内合作”为国共两党合作关系破裂埋下伏笔,后者则认为“党内合作”不是导致国共合作关系破裂的原因,相反采取这种合作方式是历史的必然;张留见的《鲍罗廷与中国大革命的失败》和李军刚的《论共产国际与第一次国共合作》等文章,利用近些年解密的苏联档案,得出共产国际所作出的一些错误的决策是导致第一次国共合作关系破裂重要原因的结论;与此同时,从土地问题的角度来研究国共合作关系破裂成为热点,朱庆跃的《弊端化共识:大革命时期国共合作破裂的内在逻辑——以土地问题为例》、邓智旺的《从土地问题看第一次国共合作关系的破裂》和刘宗让、郝琦的《大革命时期国共土地政策及其比较》等,都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