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外部监督的主体应该扩大到公民

每一层监督关系的形成都势必要求还有另外一个机构来对这种监督进行监督,要阻止这种监督关系“无限扩大”的基本措施在于让最关键的利益相关者──公民本身参与到监督中来。$$“我们积极主动要求引入‘外部监督’,邀请财政部和监察部监督审计署,他们可以查审计署的任何单位,可以查各省审计厅、各市审计局和各县审计局,同时还可以对审计署特派办进行任意抽查。”中国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余效明最近在拉萨召开的一个会议上透露,审计署已向国务院起草了一份报告,主动要求引入“外部监督”,邀请财政部和监察部来监督检查审计署。$$贪污腐败是公共权力异化的结果,英国历史学家艾克顿曾作过深刻剖析:权力倾向于腐败,绝对的权力倾向于绝对的腐败。孟德斯鸠也曾下过结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一条万古不变的经验。防止权力的异化是要依靠外部监督的制约来推动人的自我发展与完善,更要,构建一套完善的制度体系监控和规范权力的运作,使官员不能贪,无疑是反腐败的一条重要途径。此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紫光阁》2017年04期
紫光阁

审计署:机关党建创新抓根本谋大局

党的十八大以来,审计署认党建。针对审计工作真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以改流动性大的特点,探革创新精神加强党的建设,全面索了审计组临时党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组织建设,在各项审创新党建工作机制。一是高计中发挥了重要作度重视,加强组织领导。如署党用,其中联合审计中组成立全面从严治党领导小组,成立的1500多个临对全署党建工作实行统一领导、时党支部总结形成统一规划、联动落实。二是理顺了“支点”工作法。机制,加强党员管理。署党组将二是注重主题引领。▲审计署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认真落实全面18个特派办机关党的关系从驻坚持问题导向,突出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学习班于3月23日-29日在中共审地省(市)直属机关工委调整由阶段性重点和主题,计署党校举办。审计署机关党委统一管理,队伍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解决,一个展;考核审计工作成果时,同步凝聚力和战斗力明显增强。三是方面一个方面地巩固。三是坚持考核党建工作效果。四是积极探优化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总会计师》2017年05期
中国总会计师

胡泽君:出任审计署审计长

日前,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经表决,决定任命胡泽君为审计署审计长。审计署正式成立于1983年,34年来已历经6任审计长,胡泽君是第一位女审计长。胡泽君1955年出生,重庆人,早年曾作为知青下乡插队,1976年入党,1982年进入西南政法学院,就读于法律系中国法律思想史专业,获有法学硕士学位;毕业后于西南政法学院先后担任助教、讲师、副教授,后升任西南政法学院党委副书记、书记;1995年起任司法部政治部副主任,2011年任司法部副部长,2004-2010年任广东省委常委、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审计月刊》2017年03期
审计月刊

审计署武汉办:审改同步抓落实 多措并举促整改

2016年,根据审计署统一安排部署,审计署武汉特派办对湖北省及武汉市的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两项基金分别进行了审计,发现存在扩大支出范围、少征少缴、骗取套取基金等问题。为切实维护群众利益、堵塞管理漏洞、挽回基金损失,该办多措并举促进整改落实。一是坚持审改同步,加强立查立改。审计过程中,及时与武汉市政府及财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相关部门沟通,要求审计与整改同步进行。武汉市政府相关领导高度重视审计意见,立即研究整改措施,审计期间已将其他医疗保险借用资金归还,并责成经办机构追回和拒付定点医疗机构骗取套取的部分资金,及时收回了其他管理不规范的资金。二是坚持病从根治,推动制度建设。针对发现的问题,深入分析产生问题的原因,提出合理意见建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内部审计》2017年09期
中国内部审计

美国审计署对美联储信息系统审计的主要做法及启示

美国审计署高度重视信息安全审计。自1997年开始,美国审计署将联邦信息安全评定为高风险领域。2010年至今,出具信息安全方面的审计报告达90篇,内容涵盖计算机安全、信息系统、内部控制、计算机网络等领域,涉及联邦政府机构各部门,其中涉及美联储信息系统审计的有7篇,其重点关注与联邦债务计划相关的多个信息系统运行管理情况。一、基本情况(一)审计目标一是评估美联储财务信息系统控制的充分性和有效性;二是核实美联储对美国审计署审计报告中反映的信息系统控制缺陷及相应审计建议的整改落实情况。(二)审计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跟踪以前年度审计未被(充分)落实的审计建议;二是以风险为导向,对财务信息系统的一般性控制、业务流程层面的应用控制以及可能对信息系统控制有效性产生影响的其他关键控制点进行检测;三是通过对财务信息系统进行漏洞扫描,评估相关软件和网络的安全性;四是核实美联储内部审计部门开展审计项目的相关审计结果。(三)审计标准美国审计署围绕财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情报杂志》2017年10期
情报杂志

论美国总审计署对情报界的监督

Wang Wan Zhang Weiw ei(PLA University of Foreign Languages,Luoyang 471003)0引言美国情报界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强的情报系统。其活动经费冠居全球,情报活动类型复杂,情报搜集技术门类繁多,情报分析增值能力强。强大的情报能力背后涉及美国政府对情报界的监督管理问题。为保证情报界能够恰当地履行职能,响应决策者需求,保证情报分析质量,提高情报搜集和隐蔽行动能力;并防止情报界尾大不掉,滥用职权,侵犯公民合法权利,美国政府建立起一套完善的情报监督机制。这套机制分为正式的法定监督机制和非正式的监督机制;其中,正式监督机制包括总统主导的行政监督、国会立法监督与最高法院司法监督等的正式情报监督机制,非正式机制包括公众监督和情报机构间的内部竞争等[1]。目前国内情报学界对美国情报监督机制的研究在广度和深度上已相对完备,但关于美国总审计署对情报界的审计监督并未给予足够重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