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法官应正确把握释明权

程序公正既有其独立的价值,也是实体公正的前提和保障。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是程序公正的基础,它最直观、最感性地反映着程序公正。为了加强对当事人的诉讼指导,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证据规则》初步建立了我国的释明权制度。$$  由于释明权的行使没有详细的规定,如何把握释明权的范围及限度是审判实践中难以把握的问题,也是关系到法官公正断案的问题。笔者对法官在行使释明权时,释明权的范围、原则、方式等方面提出一些看法:$$  第一,释明权的行使范围包括以下五个方面:一是诉讼请求不清楚的释明。实践中,常出现当事人诉讼请求不明确,使对方当事人无法进行有效的答辩与反驳,也使法院不明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而难以作出判决,在此情况下,法官应该进行释明,要求当事人明确诉讼请求。二是对当事人主张的原因不明的释明。当事人进行诉讼的原因不同,直接关系到法院适用法律、确定法律关系性质和当事人应承担何种民事责任等问题。当事人请求返还财物的,其原因可以是租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西财经大学
江西财经大学

民事诉讼审前程序法官释明权研究

所谓释明,原意是指使不明确的事项明确。在司法实践中通常理解为诉讼当事人诉求不明确、证据材料不充分时,法官通过发问、提醒等方式对其给予适当的释明,以期达到平衡诉讼双方当事人的诉讼能力,提高诉讼效率,降低诉讼成本、节约法律资源的目的,从而引导诉讼活动的有序、高效进行。法官释明权制度最早起源于大陆法系的德国,是民事诉讼理论的基本制度之一,其设立的目的不仅可以弥补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的弊端,有利于诉讼程序的公开公正,更可以有效防止法官的突袭裁判,以达到息诉止争的目的。同时还有利于促进法官与当事人之间的沟通与交流,能够一改过去诉讼成本居高不下、诉讼效率低、司法公正缺失的格局。就目前来看,我国审判实务中一般将民事诉讼程序中法官释明权划分为五个阶段,立案阶段的释明、审前阶段的释明、庭审阶段的释明、宣判阶段的的释明、执行阶段的释明。上述五个阶段中,审前阶段的释明是整个诉讼活动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它关系着案件的审理能否有序高效的进行。此阶段法官释...  (本文共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审判》2007年09期
中国审判

法官应学会正确行使释明权

《中国审判》编辑部:7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上深刻指出,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必须立足中国国情,坚持从实际出发,循序渐进,稳步推进,并特别要求法官注意通过行使释明权弥补当事人诉讼能力的不足,实现纠纷的妥当解决,避免使法庭变成诉讼技巧的竞技场。因此,法官应当正确行使释明权,努力减少当事人之间攻击防御能力的差距,把法官和双方当事人的意思统合在一个共通的框架内,确保双方当事人平等而充分地参与诉讼,避免因为当事人的实际诉讼能力有差异而使得诉讼能力和技巧的差异成为案件审判结果的决定性因素,真正从实质上解决纠纷,依法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我想就民事法官行使释明权问题谈点个人感受。一、正确行使释明权,实现实质平等。首先,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不明确或者不充分的,应予释明。对当事人因文化、法律知识不足,对案件的声明存在相互矛盾、模糊不清的情形,法官应向当事人发问,促使当事人的声明明确化。比如被告在答辩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法学》2018年06期
中国法学

我国民事诉讼释明边界问题研究

引言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颁布以来,民事诉讼中的释明(1)就一直是我国实务和理论重点关注的问题。从理论出发,释明只有在当事人主义语境下才是真问题,(2)这集中体现为对处分原则和辩论原则进行必要的修正与补充,(3)从而确保当事人在民事审判方式改革的大背景下,不因法律知识*(1)(2)(3)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系2016年度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民事诉讼法与民法衔接理论研究”(项目批准号:16FXC036)的研究成果。我国一般表述为“释明权”。参见沈德咏主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5年版,第696页。不过,“释明权”并不意味着法院可以自由裁量是否释明。为了避免误解,本文采用了“释明”这一较为中性的表述。我国亦有学者主张以“实质诉讼指挥”代替“释明权”。参见翁晓斌、周翠:《辩论原则下的法官实质诉讼指挥与收集证据的义务》...  (本文共2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05期
法制博览

法官释明权刍议

法官释明权,又称为法官释明义务、法官阐明权、法官阐明义务,在实际中,主要是指所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自己的声明中和具体陈述中缺少一定的充分性,以及生命和陈述过程中有不当言语。而法官则是通过发问和晓谕的方式来让当事人在过程中出现的不明问题进行澄清,这样既能够将一些缺乏充分性的内容进行补充,还将不适当的内容予以排除。一、关于释明权的来源和发展对于过去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时期,是从18世纪到19世纪开始的。诉讼上也强调自由主义,法官只是裁判人,不介入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到了垄断资本主义时期,自由诉讼观被社会诉讼观所代替,认为司法制度应当承载社会职能,法官的指挥职能得到强化,其中就包含程序意义上的释明权。最早规定具体法官释明权的是1877年德国的《民事诉讼法》,其在130条第1项规定:“审判长应当向当事人发问,阐明不明确的声明,促使当事人补充陈述不充分的事实,声明证据,进行其他与确定事实关系必要的陈述。”该条第2项规定:“审判长应当依照职权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民事诉讼中法院释明范围界定的一种尝试——以释明目的为视角

一、问题引入:界定释明范围的必要性案例一、原告刘某与被告李某赠与合同纠纷一案原告刘某与被告李某签订一赠与合同,约定刘某将一套房产赠与李某,后刘某向法院起诉,以受胁迫为由主张撤销赠与合同,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刘某缺少有力证据证明自己受到胁迫才签订了赠与合同,并很可能败诉,法院经审理同时发现,刘某如果以行使任意撤销权为由主张撤销赠与合同,对其更有利,这时法院是否可以告知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为“主张撤销赠与”?案例二、原告A公司与被告史某公司证照返还纠纷一案原告A公司起诉A公司股东史某,要求史某将其保管的公司证照返还A公司,交由股东胡某保管。A公司以股东会决议作为证据,向法院提交。股东史某在答辩中称,股东会的召集程序存在瑕疵,自己未收到召开股东会议的通知。《公司法》第22条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法官清楚,史某如果认为股东会...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镇江高专学报》2019年01期
镇江高专学报

我国民事诉讼释明权运行现状及其完善

法官释明权是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的产物,其产生是为了弥补纯粹辩论主义的缺陷,促进司法的公正和效率。法官释明权虽存在已久,但我国民事诉讼法对释明权的适用范围、阶段,以及对不当行使释明权的法律救济等内容的规定还不够完善,导致在司法实践中出现一些问题。1 民事诉讼中释明权的立法现状我国关于法官释明权的内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中并未明确规定,仅散见于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第3条第1款、第8条第2款、第33条第1款、第35条第1款、第54条第1款分别规定了人民法院对当事人举证的要求及法律后果,拟制自认,举证责任的分配原则与要求、举证期限、逾期提供证据的法律后果,可以变更诉讼请求,证人应当如实作证及作伪证的法律后果的释明义务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简易程序规定》)第 7条、第 9条、第 1...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