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年轻法院年轻人

上周五,一个普通的工作日,下班的铃声却没有使苏州工业园区法院第十二法庭的灯熄灭——时钟走过了7点,法庭内依然人头攒动,但却又那么井然有序——执行庭的干警们还在加班加点发放某服饰公司拖欠的73笔工人工资。之前70多名员工聚集在该公司,声称要采取上访、围堵等过激行为讨要工资,园区法院的干警们迅速出击,及时采取了执行应急机制,经过两昼夜的调查、协商和安抚工作,在48小时内执结了这起人数众多讨要工资的案件。$$2004年苏州工业园区法院正式挂牌成立,这个全新的法院拥有最年轻的队伍,平均干警年龄仅32岁,三年的时间,在各项工作中不断取得优异的成绩,有力地促进了园区经济发展,维护了社会稳定。苏州市委副书记、园区党工委书记王金华对园区法院成立三周年的工作回顾作出了这样的评价:“体现了追求完美的园区理念,体现了创新发展的探索实践,体现了服务经济的立足基点!”$$新理念:$$创建学习型法院$$如何带好这班“新兵”是园区法院党组领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7年03期
法制与社会

论法官职业化建设

一、法律职业化与法官职业化(一)法律职业化司法活动是一项专业性要求极高的活动,要实现司法的公正,显然离不开高素养高专业化的法律职业群体,因此法律职业专业化、准入严格化、职业技能高标准化的法律职业化建设在今时今日的司法改中被放到越来越显眼的位置。事实上,我国的法律职业化最早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司法改革,早在当时提出了法律的职业化和程序化建设,但真正意义上的法律职业化建设的开端,其实是始于我国统一司法考试制度的确立。从统一司法考试制度的确立、修改法官法、出台法官职业道德准则、律师行业管理、再到司法人员服饰改革和法官检察官制度改革,法律职业化始终是贯穿其中的一丝线脉。当前,新一轮的司法改革正在如火如荼进行,法律职业化建设自然是重中之重。(二)法官职业化在法律职业化建设的一系列内容中,又以法官的职业化建设为核心。因为随着诉讼阶段论越来越遭到质疑,我们大多认为以审判为中心的审判中心论更能维护诉讼参与人的人权和合法权益。以审判为中心,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6年18期
法制博览

大力加强法官职业化建设 开创法院队伍建设新局面

一、法官职业化的主要障碍第一,中国文化存在着严重的无根性。从法官职业化建设来看,我国法官制度性建设收到古代制度层面的严重影响。中国古典法律以伦理法为最基本的特征,古代的法官在判案的时候主要以天理和人情为主要依据,古代的官员接受的教育和熏陶基本上都是儒家的经典和道德修养,对他们来说,按照古人圣贤的教导就可以让自己轻松应对各类诉讼案件,这就导致了很多案件的判断都很少引用条令。韦伯曾经说过中国古代法官在断案的时候完全采取家长式的断案方式,也就是在所谓的传统允许的范围内,法官可以不按照一视同仁、公正公平的方式来断案。另外,古代中国法官的道德品质和社会评价偏低。地方管理承担着案件的侦查和审判多项工作,百姓又只相信“清官”,而不是希望通过法律的条文来保护自身的权益,就反映了中国古代法官职业化建设中的一种最重要的理念———人治。现代中国虽然模仿了西方的司法体制进行了体制建设,但是人的因素却不是可以轻易改变的,人们对法官的不信任已经到达比极高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决策》2015年04期
决策

深圳法官职业化改革

对法官实行待遇与行政级别挂钩的公务员模式管理,使法院普遍存在晋升渠道有限、晋升速度缓慢、待遇低等问题,由此带来的是法官的大量流失。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一直不乏新的改革举措。最近,深圳市又在司法领域充当改革先行军,该市盐田区人民法院率先在全国实行法院人员分类管理和法官职业化改革,对法官实行单独职务序列管理,法官职业化改革正式破冰,这引起了国人的广泛关注。十年磨一剑一直以来,深圳市各级法院都承担着高负荷的案件审理工作。2013年,全市法院受理案件逾20万件,法官人均办案达235件,法官人均办案数量高于全省、全国两倍以上。在这种高负荷的工作压力下,法院内部在组织管理和队伍建设上也存在着诸多问题,如作为法院核心的法官在办案、诉讼活动中核心主导地位难以实现,导致司法公信力的缺失;对法官沿用行政化的管理模式,造成事实上的权力监督制约不足。更严重的是,对法官实行待遇与行政级别挂钩的公务员模式管理,使法院普遍存在晋升渠道有限、晋升速度缓...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决策》2015年04期
《理论观察》2015年06期
理论观察

关于法官职业化的思考

一、法官职业化的概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指出,“建立符合职业特点的司法人员管理制度。”〔1〕随后,最高院也出台相关规定加强法院队伍的正规化、职业化、专业化建设,逐步推进法官选任制度改革。其实,自1995年《法官法》的出台,就标志着我国法官职业化进程的展开,而实行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则是法律职业共同体建立的开端。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在法官队伍建设的工作会议上提出法官职业化建设部署,并在首次中国大法官会议上发言,称“建立一支业务精通、公正清廉、作风优良的高度职业化的法官队伍,是实现司法公正的基本保证。”〔2〕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开始全面推行法律职业化改革的重要标志。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率先实行“双轮驱动”,即实行人民法院人员分类管理改革和法官职业化改革方案。此举被评价为“具有划时代的重要意义”。而盐田法院独特的系统性、整体性改革,形成了著名的盐田模式,被作为深圳市人民法院改革...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边缘法学论坛》2014年01期
边缘法学论坛

论地方法院法官职业化

法官职业化是指专门从事司法审判工作并具有一定权威身份和社会地位的特定职业和职业群体。法官职业化建设是完成我国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一环,也是实现“法治中国”的基础性要求,是现代法治国家的基本特征和重要标志。法官职业化建设应作为一个科学、规范、条块明晰的综合性工程,应立足当前及可预期的较长时间范围内社会环境、法治氛围、司法体制、法官素质、工作任务,客观地剖析法官职业化建设的现状与困境,有针对性地从多方面研究及制定实施具有可操作性、科学合理的改革举措。目前,我国法官的职业化建设正处于一个起步阶段,在司法体制改革的大环境下,如何借鉴发达国家在改革过程中的先进经验,并结合我国国情,有条不紊的开展好法官的职业化建设工作,成为当前我们研究的重中之重。一、我国法官职业化建设的社会背景伴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和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我国司法体制改革的进程逐步加快,层次逐步加深。同时由于案件数持续激增,审判执行工作量日益繁重,由此使得各级法院特别是基层...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