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审查“逮捕必要性”的困境及出路

审查逮捕是刑事诉讼中重要一环,关系到人权保障是否具体落实,刑法公正、谦抑、道义的合理内核是否能够实现。当前审查逮捕工作面临的一个突出难题是对逮捕必要性审查力度不足,面临的主要问题有:$$  “逮捕必要性”的证明标准模糊。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关于逮捕的条件规定较为模糊,在实践中难以把握。法律规定逮捕的首要条件是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而有证据证明这一标准在实践中缺乏具体操作标准。而关于逮捕必要性,仅仅规定为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方法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而有逮捕必要的,应予以逮捕。这一证明标准本身就存在同义重复的歧义,操作性不强,人为理解的不同直接导致个案适用的不均衡,有违法律的公正性。$$  “逮捕必要性”与保障诉讼进程的矛盾。一些地区外来人员实施的轻型犯罪案件在当地占有较大比重,这给逮捕必要性审查带来现实的难题。一方面为体现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对轻罪的涉案外地人适用取保候审,可促进社会和谐;另一方面由于外来人员在涉案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西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5年03期
山西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逮捕必要性审查机制运行的困境与出路

逮捕必要性条件是逮捕的三个法定条件之一,该条件设立的立法目的是为了防止逮捕强制措施的滥用。然而,由于立法技术的原因,以及各地检察机关掌握的偏差,司法实践中逮捕必要性条件审查不严,逮捕必要性审查机制流于形式,并未发挥出其应当起到的作用。各地出现了以捕代侦、够罪即捕、一捕到底等不合理现状,这使得我国羁押率一直居高不下,根据《中国法律年鉴》数据,自1997年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实施以来的十年里,我国刑事犯罪羁押候审率超过90%。这极大地阻碍了刑事诉讼保障人权价值目标的实现,使得我国逮捕这一强制措施更多的体现为国家公权力的强势扩张,对私权利的保护不足、不够,成为制约我国刑事诉讼进一步发展的障碍。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加强了检察机关对刑事诉讼活动的监督,其中为了有效的降低逮捕的适用率,提高检察机关对侦查活动的监督,对逮捕条件的具体情形、审查逮捕程序、逮捕后羁押必要性审查等进行了明确规定。其中,逮捕必要性条件的完善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检察官》2018年21期
中国检察官

再论审查逮捕诉讼化

*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科副主任科员[510800]一直以来,检察机关审查逮捕模式受到诸多质疑,包括逮捕行政化审批、司法属性不明显、信息来源单向、无法兼听则明以及缺少司法救济途径等[1]。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前,不少学者提出刑诉法修改应将逮捕程序的诉讼化作为一项重要内容加以完善[2],2012年刑事诉讼法对上述建议予以回应,赋予审查逮捕程序诉讼化的初步要素。2016年以来,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审查逮捕的诉讼化转型,《“十三五”时期检察工作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围绕审查逮捕向司法审查转型,探索建立诉讼式机制”的改革目标,并在一些检察院进行审查逮捕诉讼化改革试点工作。对于审查逮捕诉讼化,笔者曾持赞成态度,并就如何构建诉讼式审查逮捕机制提出对策性建议。但多次思考后,认为存在诸多难题,对于检察机关更是一种危险的尝试。一、审查逮捕诉讼化的难题从形式上看,审查逮捕诉讼化增加了审查逮捕工作的公开性和透明度,有利于保障犯罪嫌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北京警察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北京警察学院学报

由形式走向实质:审查逮捕权的主体回归

逮捕作为一种强制措施,其适用目的与刑事诉讼目的趋同,即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但就我国的逮捕现状而言,逮捕的目的具有单一化。实践中,为创造良好的外部侦查环境,侦查机关偏爱适用逮捕措施,以至于以捕代侦、以捕代罚现象时有所见,羁押率长期居高不下。观察羁押率过高的深层次原因,至少部分是由于检察院审查逮捕时习惯“包容”,导致审查偏向形式化。为此,可以效仿域外国家做法,将审查逮捕权回归法院,并对部分案件采用公开听审的方式,以期对逮捕率居高不下的现状有所缓解。一、问题的缘起程序建构能够为权力行使设置障碍,降低权力滥用的可能性,同理,为避免侦查机关纯粹追求良好的侦查环境,导致逮捕权泛化适用,造成“构罪即捕”现象,我国刑事诉讼法对批捕规定了一系列的审查程序。然而,观察相关审查规定落地后的效果,其弊端主要体现在静态化审查、单对单会面两个方面。(一)静态化审查静态是相较于动态而言的相反概念,在审查逮捕程序中,静态化审查表现为检察院过于依赖案卷卷宗,凭借...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淮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9年01期
淮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审查逮捕诉讼化问题研究——以安徽省寿县人民检察院为例

近年来,为响应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十三五”时期检察工作发展规划纲要》提出的“围绕审查逮捕向司法审查转型,探索建立诉讼式审查机制”的要求,各地相继进行了审查逮捕诉讼化程序尝试。结合安徽省寿县人民检察院实际情况,在试点院进行充分调研、科学论证的基础上,就审查逮捕诉讼化程序提出自己的看法,为探索审查逮捕诉讼化程序提供新思路,以期对改革试点工作的顺利推进有所裨益。一、审查逮捕诉讼化及其意义审查逮捕诉讼化是指检察机关在审查逮捕案件时,居中听取侦查机关和犯罪嫌疑人或者辩护律师的意见,客观公正作出是否批准逮捕决定的制度。龙宗智教授曾说:检察机关“生于司法,却无往不在行政之中”,一语道出了检察机关的行政化特征,审查逮捕工作也不例外。相对于传统的审查逮捕程序,审查逮捕诉讼化改革主要将传统的单方审查变为“对审”,即检察官设立听取意见的场所,侦、辩双方到场发表意见,检察官在充分听取双方意见后作出决定;将传统的案卷审查变为“庭审”,即通过类似开庭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我国审查逮捕过程中的讯问制度研究

我国的讯问制度包括侦查讯问、检察讯问和审判讯问,检察讯问包括审查逮捕讯问、公诉讯问和监督讯问。审查逮捕讯问是指2018年《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八条第一款“批准逮捕中的讯问”,即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可以讯问犯罪嫌疑人;有法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讯问犯罪嫌疑人。审查逮捕讯问是确保批捕权及侦查监督权有效行使的核心程序,是保护嫌疑人人身自由的重要环节。传统的讯问研究侧重于侦查讯问的研究,也有对庭审讯问的研究,对检察讯问的研究较少,对审查逮捕讯问的研究更少,审查逮捕讯问的功能和作用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由于法律的规定较为粗疏,审查逮捕讯问在实践运行中出现了诸如讯问走过场、流于形式等诸多问题。随着“捕诉合一”试点工作的展开,有必要加强对批捕制度的系统性研究,而批捕制度的核心就在于审查逮捕讯问。一、审查逮捕讯问的特征与功能(一)审查逮捕讯问的特征1.被动审查性。侦查程序运行过程中的逮捕,只能先由侦查机关向检察机关提出逮捕请求,检察机关通过审查程序...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检察调研与指导》2018年02期
检察调研与指导

审查逮捕程序诉讼化改革的问题及对策

审查逮捕程序的诉讼化依照诉讼的特有规律实现对程序的设计,具体表现为控辩双方充分平等的参与以及裁判者的中立性,以此区别于行政化的决定模式。审查逮捕权的司法属性决定了审查逮捕程序诉讼化改革的必要性,但实践中也面临不少问题。一、审查逮捕诉讼化改革存在的问题(一)一定程度存在形式主义实践中,部分检察官没有充分认识到诉讼化审查的重要意义,认为通过阅卷、讯问犯罪嫌疑人和听取律师意见,能够准确认定事实,诉讼化审查必要性不大,反而无端增加工作量,加剧案多人少的矛盾。部分地区存在已经有了审查结论为了诉讼化而诉讼化的情况。时间紧、任务重也是诉讼化审查存在形式主义的重要原因。审查逮捕办案期限一般为7天,而因为案多人少,实际审查期限远远不足7天。以山东省威海市某区检察院为例,该院侦查监督科入额检察官3人,人年均办案100件。扣除节假日,每起案件的办案时间不足3天。仅阅卷、提审、制作审查逮捕意见书这些常规的工作,3天时间也十分紧张。倘若再进行诉讼化审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