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苏州试水心理评估作为量刑依据

本报讯(游冰峰)为使刑罚裁量更好地体现罪刑均衡原则,促使刑事被告人认罪服法,提高施行矫正效果,苏州法院审慎尝试将《心理辅导评估及治疗报告》纳入刑事案件量刑依据,并在工业园区法院开展了前期试点。$$    苏州工业园区法院聘请苏州大学应用心理学研究所心理咨询专家义务为案件当事人进行心理诊断,受聘咨询师全部具有国家心理咨询师二级以上执业资格和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海峡法学》2016年04期
海峡法学

论对刑事被告人及其家属的司法人文关怀——以法院深化完善司法救助制度为视角

“川奎而溃,伤人必多,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国语·周语上》司法文明是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在刑事司法领域,单纯的打击和惩治犯罪并不是最终的目的,我们所采取的一切措施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在于教育人、挽救人、改造人。1我国学界对刑事案件中被害人的救济以及对被告人在判决之前阶段(包括立案后到宣判前)司法救助的相关问题已有诸多探讨,但对已被判处刑罚、收监的被告人的司法救助却很少涉及。在判决生效后通过司法救助制度开展对刑事诉讼被告人及其家属的人文关怀,对于有效减少重新犯罪、息诉息访,填补目前法律的空白,无疑具有现实意义。一、问题的发现任何理论的研究、对策的探讨如果没有数据的支持,都是空中楼阁,华而不实。鉴于条件的有限性,本文选择了Y县法院近年来的刑事案件作为调查研究的对象。2013年以来,Y县法院审结的刑事案件生效判决罪犯共有1692人,其中曾犯罪人员219人,占12.94%;累犯97人,占5.73%。具体见下表:5784495...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14期
法制博览

浅谈刑事被告人认罪认罚的从宽标准

一、引言近些年,刑事诉讼案件迅速增加,案件审理变得更加严格,司法资源相对紧张。面对这样的情势,党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中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该决定提出:“要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2016年9月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2016年11月28日,最高检召开会议,部署安排了检察机关推进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于是,该制度成为热点话题,引起诸多学者和实务工作者的热切关注。就目前来看,处于试点阶段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我国刚刚起步,适用时难免存在一些困难,如何把握、如何更好的适用该制度,还在探索中。而该制度的“从宽”问题更是值得重视,在案件中对被告人的“从宽”应把握好幅度,这就需要建立一个适用从宽的标准,使案件得到规范的量刑。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内涵想要在此制度实现规范量刑,还需从制度内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2015年05期
人民论坛

刑事被告人迅速审判权比较研究

刑事被告人迅速审判权的内涵刑事被告人迅速审判权具有提高诉讼效率,促使案件结果公正,保障刑事被告人权利,维护司法权威的重要作用。1215年的英国《大宪章》第四条规定:“不得向任何人出售、拒绝或拖延其应享之权利与公正裁判。”美国继承了英国大宪章的精神并进一步发展,在其第六修正案中规定:“在所有的刑事诉讼中,被告人都享有迅速审判的权利。”《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将“在合理的时间内受审”作为刑事被告人的宪法权利。日本也将迅速审判权作为被告的宪法性权利。《欧洲人权公约》和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均对此权利作了规定,可见,迅速审判权受到了地区和国际人权法规的高度重视。一般认为,迅速审判权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追诉中要求得到迅速审判的权利。刑事被告人迅速审判权是一种程序性人权,具有权利的基本属性。刑事被告人迅速审判权的价值保障司法公正。司法公正是法的基本精神的集中体现,具体包括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刑事被告人迅速审判权是程序公正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电大学刊》2014年03期
内蒙古电大学刊

刑事被告人质证权的保障

刑事被告人质证权就是指在刑事诉讼中,被告人有权与对其不利证人当面对质的权利。这一权利是刑事被告人的一项重要的诉讼权利,也是其一项宪法性权利。一、刑事被告人质证权保障的价值(一)保障人权保障刑事被告人的权利是人权保障的重要内容。最初,刑事被告人是被作为权利客体而非权利主体来对待的,随着人权保障观念的加强,刑事被告人的程序主体地位才得以确立。因此,从刑事被告人诉讼主体地位确立的过程来看,在刑事诉讼中,逐步形成以辩护权为中心的一系列权利,质证权是该权利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不赋予刑事被告人质证权,对其不利的证人证言就可能被使用,使其陷入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境地,其人权保障亦成为空谈。(二)发现真实设置刑事被告人的质证权,对被告人不利的证言进行质证,对法官查清案件真相十分重要。刑事被告人质证权要求对己不利的证人必须与其面对面进行质证。证人作证要在法庭上经过控辩双方的询问,目光进行交流,更容易发现真实。(三)实现程序正义程序正义要求与诉讼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中旬刊)》2014年12期
法制博览(中旬刊)

论美国刑事被告人的对质权

一、刑事被告人对质权的产生与发展(一)对质权的早期状况对质权在法律中的确立发生在近代,但其萌芽却可追溯至圣经的各章中。在《圣经·旧约》中,耶和华和以色列人立约:不可做假见证陷害人。由此可见,当时证人见证相当普遍。同时,在有关证人的条例中强调了见证人和被告应该是同时在场。1在《使徒行传》中,被告对证人证言进行发问的权利更是被展示得一览无余。2有学者指出,圣经中描述的这一权利在古罗马时期已经发展得相对成熟,并被正式写入世俗的法律。以查士丁尼皇帝时期的《新法90条》为例,它规定了被告在场的权利,至于对不利于己证人的询问权却态度不明。此外,教会法中也对它尤为青睐。查看教皇格雷戈里一世关于西班牙主教斯蒂芬密令案件的密令,我们发现他对对质权的赞赏溢于言表。9世纪中期的《伪伊西多尔名教令集》创造了一个有力的辩护工具来挡开不公正的控诉和不可靠的证言。十二世纪晚期,随着纠问制诉讼的兴起和秘密调查证人的出现,西方法律文化对被告人的对质权不再支持,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