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附条件不起诉让企业技术骨干受益

“感谢检察机关,我又有了继续为企业做贡献的机会。”3月19日,这是涉嫌非法狩猎罪的王国华,在听完兴化市检察院宣布对其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后所说的话。$$    30岁的王国华是兴化市一家村办企业的分厂厂长,由其负责生产试制的“非标钢丝绳”技术2009年成功投产,这一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替代了进口钢丝绳,截至2009年底已经给企业创收400万美金外汇。$$    然而,数月前的王国华正为可能站到法庭的被告席上而忐忑不安。原来,范爱山、王国华系兴龙金属制品股份有限公司的技术骨干,两人于2008年底至2009年1月间,用禁用的捕猎工具气枪先后3次捕猎麻雀1只、燕雀31只,而捕杀的燕雀为江苏省重点保护鸟类。2009年1月10日,两人因涉嫌非法狩猎罪被公安机关立案,5月21日两人被移送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在办理这起非法狩猎案件中,检察官发现,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行政与法》2019年07期
行政与法

非法狩猎罪的司法实践困境分析——基于421起案例的实证研究

野生动物可划分为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和非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我国《刑法》第341条针对二者规定了不同的罪名。对于猎捕、杀害非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的行为,重则构成非法狩猎罪,轻则触犯《野生动物保护法》。因非法狩猎罪在理论上属于“轻罪”[1]的范畴,加之实践中发案数量较少,鲜见疑难复杂案件,故并未受到学界的重视。现有研究成果多关注该罪的理论问题,实证研究也存在一定的疏漏[2]——如选取的样本时间跨度过长,未考虑2016年《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对入罪是否产生影响等。非法狩猎罪是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的一种,其定罪与《野生动物保护法》存在密切联系。现行《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于2016年(1)并于2017年1月1日起生效,较之修订前增加了部分条文,对行政责任亦做了更为详细的规定,进而使得非法狩猎行为的入罪标准发生一定变化。那么,在修法至今的两年多时间里,司法实践情况是否与修法前有所不同,是否存在司法实践偏离立法目的的问题,对此,笔者选...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兵》2006年08期
中国民兵

哪些行为构成非法狩猎罪?

我国刑法中规定的非法狩猎罪是指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行为。国家对适宜野生动物栖息繁衍的区域、野生动物比较贫乏的区域或者其他一些不适宜进行狩猎活动的区域,为了保护野生动物的生存而规定禁止狩猎,称之为禁猎区。禁猎期是指国家为保护野生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林业调查规划》2018年05期
林业调查规划

非法狩猎罪案件实证研究

野生动物有重要生态、科学和社会价值。尽管我国通过刑事手段加大了保护力度,但是非法狩猎现象仍然非常普遍,一些非法狩猎案件的刑事审判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公众认同率较低。对非法狩猎案件进行实证研究,不仅可以发现非法狩猎犯罪行为的规律,为更好地预防与打击犯罪制订相应的对策,也可以发现司法审判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应对之策,统一裁判尺度,提高公众的认同感。1研究方法及材料目前尚没有专门针对非法狩猎罪的实证研究,有学者对破坏自然资源刑事案件进行了实证分析,但关于非法狩猎刑事案件样本较少,不能从中梳理出犯罪行为的基本特征和基本规律,也难以全面梳理与检讨司法审判中存在的问题。为全面分析非法狩猎罪,确保分析结果的准确性,本研究对北大法意网(http://www. lawyee. net)的326件非法狩猎案进行分析。本研究的样本为全国各地非法狩猎罪案件的一审、二审判决书、裁决书。涉案人数共486人。样本涵盖时间从2005年9月10日至2016年10月...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森林公安》2010年04期
森林公安

略论非法狩猎罪的立法缺陷

无论是《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还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0〕37号)第六条规定,对非法狩猎罪客观方面的规定是存在缺陷的,该缺陷不仅影响对野生动物资源的有效保护,而且造成立法语义与逻辑混乱。一、《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二款关于非法狩猎罪规定的缺陷按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非法狩猎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行为。这一规定的缺陷在于:遗漏了“未持有狩猎证狩猎”和“不按狩猎证规定的事项狩猎”这两种重要的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形。何谓“违反狩猎法规”?应该是指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有关狩猎的规定。《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猎捕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必须取得狩猎证,并且服从猎捕量限额管理。”本法第十九条规定:“猎捕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西警察学院学报》2019年03期
江西警察学院学报

论非法狩猎罪之异化与纠偏

野生动物可划分为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以及非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也即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下称“三有”动物)。非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在日常生活中更为常见,也更易受到非法狩猎行为的侵害。非法狩猎的行为根据不同的情节分别受到《野生动物保护法》、《刑法》的规制,对应的处罚从行政处罚到刑事处罚不等。但因该罪最高法定刑为三年有期徒刑,在理论上属于“轻罪”的范畴,[1]94加之实践中发案数量较少,故并未受到学界的重视。目前学界关于该罪的研究多为对其构成要件的界定,[2]是否有必要引入违法性认识理论,[3]以及部分实务人员对非法狩猎行为如何设置处罚层次的讨论以及该罪与其他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之间的区分等。[4][5]从该罪的实践运行状况来看,存在如下的问题:“狩猎”一词的内涵与外延的界分不清,该罪构成要件要素的范围边界过广,司法解释功能发生异化等。这些问题都值得引起学界及实务界的重视。本文基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