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IBM中小企业填“鸿沟”

时间:2002年11月12日$$  地点:IBM上海分公司会议室$$  人物:IBM全球中小企业部总经理 $$   Marc B. Lautenbach$$   《中国计算机报》执行总编 $$   卢山$$  方寸之间两军对垒,士、象、马、车分列在主帅两旁,阵前各自推出两门战炮,十个小兵扎住阵脚。一时间,战端突起,双方跨过楚河汉界,大动干戈,你强攻,我智取,来来往往若干回合,摧城拔寨,胜负既定,对弈者把盏谈棋,怡然自乐。$$  中国象棋讲究的是意境,而IT何尝不是一盘棋局。各行各业中虽然不乏将帅这样的巨头,但星罗棋布的“小兵”——中小企业,同样是不可忽视的力量。根据AMI Partners的调查数据,2005年之前,全球的中小企业客户在IT建设上的投入将超过1500亿美元,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  尽管IBM总营收的20%来自中小企业市场,尽管中小企业部已经是IBM业务增长最快的部门,但总经理Marc B....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石油企业》2018年12期
中国石油企业

跨国经营必须迈越法律“鸿沟”

伴随着经济全球化和“一带之间的差别。一路”倡议的实施,越来越多的中在这种法律制度的差异中,需要中国企业的法务国企业在“走出去”参与全球市场力量能够熟练地运用当地法律体系中的程序性规则和竞争的同时,也面临各种各样的成例指引,充分搜集和运用对己有利和对对方不利的法律“鸿沟”。如果这些“鸿沟”相关证据,对法官或仲裁员法院形成强大的说服力。迈不过去,那么就会带来法律风如果我们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对此问题没有足险,有法律风险的存在和作怪,最够重视,一旦在与我国法律制度迥异的英美等国遭遇终“走出去”的企业一定会以失败诉讼,其典型的判例法系特征往往直接导致从我国本而告结束。土培养出的法务人员专业技能失灵,只能依赖熟悉英美法的“外援”律师。这样不仅会大大增加企业诉讼第一个“鸿沟”:企业法务成本,还会因以应诉为目的而临时建立的信任与合作工作与域外法律制度和文关系下,中外法务之间对接不畅、分歧易生而不同程化差异度地增加败诉风险。不同国家的法律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自然辩证法通讯》2019年06期
自然辩证法通讯

“计算的解释鸿沟”的新证据及其哲学反思

在有关心灵、意识、思维与计算的哲学理论中,所谓“计算的解释鸿沟(the computationalexplanatory gap)”,是指在用“计算”解释人类心灵、意识、思维现象时,无法用“计算”从根本上说明物质性的低级神经活动是如何产生了精神性的高级意识活动。这一问题在当代的揭示主要源自莱文(Joseph Levine)以“疼痛是C纤维的燃烧”为例的论述。他认为,这个命题在生理学上可能是有效的,但它并不能帮助我们理解“疼痛的感觉”。后来,查默斯(David Chalmers)区分了意识的容易问题(easy problems)与困难问题(hardproblem),将此发展为物理主义的反例,同样认为在意识经验与大脑物理状态之间存在着无法逾越的解释鸿沟。最近几年,瑞杰(James Reggia)等人提出了关于“计算的解释鸿沟”的三个新证据,并将这个命题更加细化为这样的表述:即使我们承认可以用“计算”从整体上来解释心灵、意识、思维的工...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天水行政学院学报》2017年06期
天水行政学院学报

新数字鸿沟的教育不公平——互联网+教育的冷思考

当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互联网+计划时,互联网+一词从仅仅只是国内互联网企业构想出的名词,跃升为政府层面的行动计划。而互联网+教育的构想,更是为解决教育不公平现象,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方法。在推进互联网+教育时,更要警惕其扩大新数字鸿沟,造成新的教育不公平。一、互联网+教育对教育公平的促进互联网因为其自身具有“高度的开放性、互动性和个性化,以及丰富的信息资源”[1]的特点。使得互联网技术成为解构传统的颠覆性技术。而互联网+也成为了许多事物利用互联网技术进行自我革新的重要方式。互联网的消解科层制与扁平化的设计,成为了重构教育公平的重要手段。首先,互联网技术的低门槛准入,使得互联网+教育成为开放式教育成为可能。互联网+在大数据时代的背景下,师生们只需要拥有电脑与网络,并掌握一定的网络技术,就可以利用互联网+教育突破以往教育的时空限制,打破教育不公平的最大现实障碍—时空界限。西部和郊区的学生们可以通过网络获得来自东部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现代教育技术》2018年03期
现代教育技术

教师数字鸿沟的发展与弥合——基于从信息鸿沟到素养鸿沟的视角

4.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斯威格分校教育学院,美国纽约13126)在信息时代,以计算机和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正在改变着人们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方式。然而,由于不同国家和地区间的经济发展不平衡,导致信息技术在推广和普及的过程中存在明显差异。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将这种差异现象定义为“数字鸿沟”[1],用于泛指个人、家庭、企业和不同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地区在信息技术的接入机会与利用互联网水平之间的差距。早期,国内外研究者主要关注人们在信息技术的获取和拥有等物理层面的数字鸿沟——“信息鸿沟”(InformationDivide)的研究。随着信息技术基础设备的推广和普及,信息鸿沟逐渐弥合,然而人们使用信息技术的能力和素养之间的差距越来越显著,因此出现了一种新型的数字鸿沟——“素养鸿沟”(Literacy Divide)。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创新》2018年03期
创新

大数据时代数字鸿沟的伦理治理

“数字鸿沟”(digital divide)由1995年美国通信和信息管理局(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and Information)发布的《被互联网遗忘的角落——一项关于美国城乡信息穷人的调查报告》最早提出,[1]但是所谓的数字鸿沟,目前还没有统一的定义,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和国际电信联盟(ITU)都曾对数字鸿沟给出了不同的界定[2]。不过,数字鸿沟总是指向信息时代的不公平,尤其在信息基础设施、信息工具以及信息的获取与使用等领域,或者可以认为是信息时代的“马太效应”:“数字鸿沟是一种‘技术鸿沟’(technological divide),即先进技术的成果不能为人公正分享,于是造成‘富者越富,穷着越穷’的情况。”[3]虽然大数据时代的到来给我们的生产、生活、学习与工作带来了颠覆性的变革,但是数字鸿沟并没有因为大数据技术的诞生而趋向弥合。因为“所有技术变革都创造了这些群体,从技术变革中获得的...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创新》2018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