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炒”出来的与“煲”出来的

一日偶得清闲,适友人相邀至家小酌,席间友人端上一白色瓦罐,揭去盖子,室内顿时热气蒸腾,清香四溢。望罐中看去,但见汁浓如乳、滚沸有声,红绿扶摇间依稀可见一尾“翔底”之鱼。于是顿觉胃口大开,遂将罐中之盛连肉带汁风卷残云般席卷一空仍有意犹未尽之感。向友人求教,友人笑曰:“罐中配菜并无特别之处,其关键在于烹制手法及火候的掌握。你平日匆匆,所食多为猛火急烧‘炒出来’的菜肴,这就破坏了其本来固始的味道,而且难免夹生、油烟气也太重;而我今日所奉则是用文火长时间慢炖精心‘煲出来’的口味,原汤原汁,久而弥醇,口感自然不同”。$$同样的配菜,但由于烹制手法和火候的差异而导致迥然的口味。朋友一席话,不禁令我幡然大悟,由此便想到时下许多企业做产品、打市场的种种行径。有人说现在的国内企业界,好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气短,轻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长征(党建版)》2019年06期
新长征(党建版)

油画·秋火长天

~~油画·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益寿宝典》2017年24期
益寿宝典

三年之病当求七年之艾

艾灸属于中医针灸疗法中的灸法,用艾叶制成的艾灸材料产生的艾热,刺激体表穴位或特定部位,通过激发经气的活动来调整人体紊乱的生理生化功能,从而达到防病治病目的的一种治疗方法。为什么艾灸要用艾做原料汉代许慎著的《说文解字》中说:“灸,灼也,从久,灸乃治病之法,以艾燃火,按而灼也。”意思是,灸就是用火长时间地烧灼身体来治病的。其实现在艾灸的局部刺激、经络调节、调节免疫、温经散寒、行气通络、扶阳固脱、拔毒泄热等治疗效果已为无数临床实践所证实,那么为什么灸法要用艾来做原料呢?古代曾用硫磺、黄蜡、麻叶、桑枝、桃枝、灯芯草、线香等来艾灸,近现代也有电热灸、红外灸等创新,但实践发现,艾灸具有其他灸法不能替代的独特优势。《本草纲目》认为,艾是一种具有纯阳之性的中草药,可以理气血、驱除寒湿。古代学者认为艾可以通十二经,走三阴,善入脏腑,很多药力不能到达的地方,艾灸可以到达。以现代医学研究来看,艾中含有很多有益的化学成分,具有杀菌、消毒、解热、镇静、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研究》1980年04期
社会科学研究

“火长”考辨

1978年3期《历史研究》发表了《火长》一 文.认为:火长就是舟师,仅是海船上的导航人 员.《社会科学战线》19T8年4期《‘火历,初 探》一文,又认为:海船上的火长,就是古代的 火正.我认为这些说法都值得商榷.需要进一步 探讨.搞清关于火长的问题,对于弄清我国古代 军事上的基层组织.和海运上航行人员的组织情 .况,以及古人对火的管理,均有密切关系. 火长一词的正式出现,可以肯定是在汉代尸 而它的渊源,我们完全有理由上溯到春秋、战国 时期,甚至更早一点,二戈能把它看作早宋代以后 才出现的。 《周礼,夏官司马》中,提到军事组织的情 况,一万二千五百人为笙.二千五百人为师.五 百人为旅,百人为卒.二十五人为两,五人为 伍.伍皆有长.,这个伍长,实际上就是火长。古 代的军事组织系统.往往和民政组织系统是根互 适应的。所以《周礼·地官司徒》中大司徒的职 责有‘乃施教法于邦国都鄙,使之各以教其所治民。令五家为比,使之相保,五比为阎,使之相...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港口》2015年10期
中国港口

从火长引航在郑和七下西洋中的作用与地位说起

在全国性的郑和研究热潮中,很少有人提及火长,火长研究还未引起足够重视,一部中国引航史也仅仅提到“航海罗盘由火长专门掌管”。今天笔者怀着对航海人和引航人的深深敬意?,试图根据搜集的历史资料和部分专家的研究成果,证明火长(舟师)是中国古代海船上的专职引航人员;分析火长(舟师)引航在郑和七下西洋时的地位和作用,再现火长(舟师)的历史辉煌;寻根认祖,还原火长(舟师)在中国古代引航史上的地位,厘清中国引航发展的历史脉络。一、火长是中国古代海船上掌管罗盘的专职引航人员清朝顾炎武《日知录》称火长为掌罗盘者,即为船舶导航的人。据史料记载,至少在宋朝,火长(舟师)就成为海船上专职的引航人员。据南宋吴自牧《梦梁录》卷十二“江海船舰”记载?“舶商之船,自入海门,便是海洋,茫无畔岸,其势诚险。……风雨晦冥时,帷凭针盘而行,乃火长掌之,毫厘不敢差误,‘盖一舟人命所系’。”可见,在南宋时,火长已成为海船航行时的引航员的专称了,而且责任重大。《梦梁录》还指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历史研究》1978年03期
历史研究

火长

指南针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指南针用于航海也是中国的首创。最早的i己载见子十二世纪初北宋人朱或撰写的《萍州可谈》:“舟师识地理,夜则观星,昼则观日,阴晦观指南针。”可见,在指南针用于航海的同时,中国海舶上已有“舟师”掌管“观指南针”。 十三世纪中叶,南宋人吴白牧在《梦梁录》中记录了远洋商人叙述的“舶商之船”。关于 “舟师”说,“观海洋中日出日入,则知阴阳;验云气,则知风色逆顺,毫发无差。远见浪花,则知风自彼来;见巨涛拍岸,则知次日当起南风;见电光,则云夏风对闪:如此之类,略无少差。相水之清浑便知山之近远,··~~凡测水之肘,必视其底,知是何等沙泥,所以知近山有港。”《梦梁录》又说:“凤雨晦冥时,惟凭针盘而行,乃火长掌之,毫厘不敢差误,盖一舟人命所系也。”这大约是至今传世的提到航船上“舟师”又称“火长”的最早载录。 到了十五世纪初,明代初期郑和下西洋时,宝船上都有“火长,,。祝允明《前闻记·下西洋》转录一份题本上提到的宝船人员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