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证据证明力大小决定权归属之我见

诉讼的过程即是一个发现、收集、运用证据的客观活动过程,也是一个判断证据、认识案件有关事实的主观活动过程,在这一活动过程中,法官如何判断证据的证明力以及在作出判决时对证据证明力应处于何种认识状态,是不可回避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下称《证据规定》)中的第77条对证据证明力大小的规定,激起了关于证据证明力大小决定权归属问题的讨论。笔者认为,证据证明力大小的决定权应该交由法官自由裁量。 $$所谓证据的证明力是指,证据对查明案件事实所具有的效力,即证据的价值。是证据对于待证事实的证明程度,即证据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证明待证事实,或者证据在证明待证事实中有多大的可靠程度。 $$关于证据证明力决定权的相关规定 $$根据我国的证据理论,证据的证明力决定于证据同案件事实的客观内在联系。一般地说,直接来源于案件事实、与案件事实存在着直接的内在联系的证据,其证明力较大;反之,其证明力就较小。也就是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2期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电子数据的证明力研究

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将电子数据纳入了法定证据种类,但对电子数据的概念、证据能力、证明力等问题并没有做出具体规定,使得在司法实践中对电子数据的认定无法可依。电子数据的证明力是其证据效力得以发挥的重要依据之一,所以对电子数据的证明力进行研究是非常有必要的。一、电子数据的证明力伴随着新《刑事诉讼法》将电子数据纳入法定证据种类,电子数据的概念界定在证据学界逐渐拉开了帷幕。电子数据同传统证据相比,有着鲜明的特色,这些特色使电子数据在证明力的认定上与传统证据区别甚大,但是对其概念的影响微乎甚微。当前理论界对电子数据证明力的定义都大同小异,可以概括为电子数据对案件事实的作用及作用的程度。但是关于电子数据证明力的认定标准,国内理论界的观点却不尽相同,归纳现有研究,主要有四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电子数据的证明力主要从可靠性、完整性、关联性三个维度进行判断。如杨兴林在其论文《浅析电子证据的证据能力与证明力》中指出,对电子证据证明力的判断主要从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知识文库》2016年22期
知识文库

证据能力与证明力的辨析——以完善法官的自由心证为视角

证据在诉讼中有着重要的作用,是法官合理还原案情的手段,是正确判决案件的前提和基础。诉讼活动是围绕证据展开的,庭审成败的关键之处也在于证据。证据规则中主要涉及证据能力与证明力,实践中两个概念极其容易混淆,影响到法官的工作。我国对证据的证明能力和证明力大小在诉讼法上有规定,法官必须依照法律的规定来确定证明材料是否可作证据,证据证明力的大小。但是对事实问题做出如此的规定,不利于法官的自由心证。但是我们常讲法官应保持中立,依靠自己的逻辑与经验,通过控辩双方的举证和辩论来做出最终的裁决。一、证据能力与证明力的概述证据能力,又称为证据资格,是指一定的事实材料作为诉讼证据的法律上的资格。在其自然属性及法律属性均有要求,即证据材料内容与客观事实存在必然联系;证据材料本身的产生或者存在是客观的、合法的,具有可采性。我国法律对此也有一定的规定,例如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举证时限规则等。证明力是指证据对案件实情证明上的强弱程度,即证据在多大程度上对待事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政法论坛》2016年06期
政法论坛

法定证据制度辨误——兼及刑事证明力规则的乌托邦

引言:伏尔泰之谬中世纪后期,宗教证据逐渐式微,理性的刑事证明制度开始占据主导地位。从十二世纪至十六世纪,欧洲各国的法学家们开始尝试多种全新的证据形式,并形成了三种差异程度各异的证据制度:罗马教会证据制度,在意大利全境、法国及西班牙的部分城镇适用;调查证人的证据制度,在德国、荷兰、苏格兰以及法国部分城镇适用;邻里裁判的证据制度,在英国、诺曼底、法兰德斯、斯堪的维亚等国适用。十六世纪后,罗马教会证据制度在欧洲大陆成为主流,且一直延续至今,而英国则另辟蹊径,构建了以陪审团为核心的证据规则体系。较之于此前的神意裁判,罗马教会证据制度具有一些全新的核心特质,主要包括:其一,纯粹“形式主义”(formalisme)的裁判制度开始消亡,庭审不再是充满宗教色彩的语言、仪式和管理,现代意义上的证人、物证及书证得到极大发展和运用;其二,司法官享有极大的侦查权,在证据的收集、审查和运用上发挥积极主动的作用;其三,程序公开原则逐渐萎缩,取而代之的是秘密...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读天下》2016年24期
读天下

论法医证据的证据能力和证明力

一、法医证据的合法性法医证据要满足合法性,只有合法,其证据能力与证明力才具备法律效力,才能在具体的刑事案件中起到指控作用。在所出示的证据合法并能发挥其证据能力的前提下,当事人的诉讼才有意义,才能履行基本的证明职能。另外为了满足其合法性,证据采集与提炼的过程中每个环节都要依法合法。不可隐瞒、改动、欺骗等,要依照真实情况如实收集证据,真实反映证据内容,证据的证据能力是证据是否能发挥作用的门槛,若证据不具备合法性,则就丧失了证据能力,更不用谈在其后的证明力。由此可见,证据能力是证明力的前提,在满足了证据能力的基础条件下才能看出证据是否能发挥证明作用,是否具备证明力。二、法医证据的客观性法医证据的客观性是指证据的采集、举证都不能包含举证者的主观意思,要真实还原事情真相。法医证据除了包括对死者尸体的法医解剖检查,还有采集事发目击者或当事人对死者死前情况口头描述的内容,这属于口头证据,这里证明人所说的话不能加有个人的主观意识,要站在实际事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学研究》2010年02期
法学研究

证明力规则检讨

一、引言:问题的由来 现代证据法是“由一系列将不同的具有证明力的证据排除在陪审团所及范围之外的规则(‘排除规则’)所组成的”,〔均其“核心假设为证据规则仅为可采性规则”。〔2〕长期以来,美国证据法学者将可采性问题视为证据法学研究中的核心问题,而将与可采性相对应的证明力问题视为事实认定者自由裁量的事项,归于经验操作领域,事实认定者可以运用经验、良心、理性进行自由判断,证据法对其不予规范。证据能力〔3〕与证明力在现代证据法中的不同命运反映出证据法学研究者对于两者的不同态度,或者说证据法学者的态度决定了证据能力与证明力在现代证据法中的地位,进而使得证明力问题在美国证据法中成为一个被忽视或者被冷落的问题。〔4〕 与美国证据法学研究形成对比的是传统的中国证据法学研究并不关注证据能力问题,而是将证明力放在突出的位置,形成了一种重视证明力、忽视证据能力的倾向:强调证据的真实性,强调客观性是证据的本质属性,甚至否定证据的合法性,〔5〕奉行客观真...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