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找准切入点 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司法保障

发挥惩治作用,打击各类犯罪。从严惩治严重危害市场经济秩序犯罪,依法严惩严重的刑事犯罪活动,特别是要统一执法思想,统一执法尺度和标准,着重打击多发性犯罪和严重危害生命财产安全的犯罪;认真总结办理案件的经验,准确、科学定罪量刑,坚决贯彻落实好“无罪推定,疑罪从无,有罪判刑,无罪放人”的刑法原则。同时,要始终坚持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有机统一,正确把握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做到区别对待。$$发挥调解作用,化解各类纠纷。调解作为人民法院促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构建的重要手段,因其自身的独特功能和作用,促进和谐社会构建,具有其他方式所无法替代的作用。其积极意义是多方面的:调解有利于在更大范围、更广大领域内维护社会稳定;调解有利于促进人民内部团结,维护家庭、社区和邻里关系的安定,有效地防止“民转刑”案件的发生;调解更能体现当事人平等主体的地位,发挥平等协商、平等对话的功能,创造更为和谐的气氛。因此人民法院更应该发挥调解的作用,化解各类纠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政协天地》2019年01期
政协天地

见证:从疑罪从有到疑罪从无 改革开放40周年的法治成就

作为现代刑事司法体系的一项重要原则,疑罪从无在我国刑事法律体系中的发展经历了一个曲折前进的过程。改革开放伊始,囿于历史条件,疑罪从无原则并未在1979年第一部刑事诉讼法中规定。1996年刑事诉讼法第一次修改,汲取了无罪推定原则的基本要义。在该法第12条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第162条则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从而首次确立了疑罪从无原则。然而,由于长期以来受从重打击犯罪的司法理念影响,司法机关审理疑罪时不敢轻言被告人“无罪”,导致了一批有违司法公正,破坏司法权威案件的产生。这其中既有适用疑罪从有导致剥夺公民生命的冤案,如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又有适用疑罪从轻或疑罪从押造成的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的错案,如浙江张高平叔侄案、云南钱仁凤案。分析这些错案产生原因,根源在于疑罪从无原则虽然被写进法律的“纸面”,却未落到“地面”。党的十八大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9年13期
法制与社会

疑罪从无法律文化的塑造:概念、意义与路径

一、问题的提出疑罪从无是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的基本原则之一,在法律和学理层面来看,对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信时所作撤销案件、存疑不起诉或宣告无罪都体现着执法和司法机关的执法司法权威和对侦查行为、提起公诉行为有效性的终局确认,是依法办事的正常现象。单从2018年3月全国“两高”工作报告所列相关数据就可以看出,2013年至2017年,五年来全国各级法院所作无罪判决中,公诉案件被判决无罪的2943人,自诉案件被判决无罪的1931人;全国检察机关督促公安机关撤销案件7.7万件、不起诉12.1万人,其中因排除非法证据不批捕2864人、不起诉975人。全国各级司法机关为法治所作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然而我们在欢呼司法正义的同时,也不难发现疑罪从无在司法实践中并未得到很好的落实,其至少表现出以下两个特点:一是通过近年来《中国法律年鉴》公开的刑事案件无罪判决统计数据,即可说明法院宣告无罪、检察作做存疑不起诉的比率极低,各级法院判决...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31期
法制博览

从疑罪从无原则看我国的法治进程——以内蒙古呼格案为例

一、疑罪从无原则及其法治意义(一)疑罪从无原则的内涵与基本要求1.疑罪从无原则的内涵所谓“疑罪从无”,就是指在刑事诉讼活动中,对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犯罪行为难以做出判断时,应当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做出无罪的判决。疑罪从无原则不仅仅是一项重要的法律原则,更上是刑法、刑事诉讼法原则的具体体现。[1]我国古代唐律就有“疑罪以赎论”的规定,而且对于“疑罪”的概念,《唐律疏议》曾作注释:所谓疑罪是指事有疑似、处断难明的案件。“疑,谓虚实之证等,是非之理均;或事涉疑似,傍无证见;或傍有闻证,是非疑似之类。”凡有罪证据与无罪证据数量相等、指控与辩护的理由持平;或被告似有犯罪嫌疑,但无见证人;或者虽有人证明某人犯罪,而案情事实似乎又与其无关,诸如此类的案件都属于“疑罪”。在实行无罪推定的现代刑事诉讼中,要求对疑案依据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来出来,被告人有罪无罪难以确定时,按被告人无罪处理;被告人罪重罪轻难以确定时,按被告人罪轻处理。[2]现阶段,...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案例法评论》2017年01期
中国案例法评论

疑罪从无视野下疑罪事实判定实务解析——以吴江交通肇事案为分析样本

在我国刑事审判实践中,法院贯彻疑罪从无原则的历程艰辛波折。虽然经过学界理念更新、立法逐步明确以及实务持续推动等工作,但是近几年相继发生的湖北佘祥林等冤错案表明,相关案件的指控事实已经存在无法排除的合理怀疑,但个别法院因审査判断能力不强等诸多原因仍执拗于有罪推定,实行疑罪从有或者从挂。这些冤错案的发生,不仅严重危害了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以致阻碍了个案正义的实现,而且极大破坏了司法机关的公信力,进而影响了国家刑事法治功能的有效发押。为此,中国共产党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及近期最髙人民法院、最髙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于刑事诉讼贯彻执行疑罪从无原则都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和强化。贯彻实施好相关法律和《意见》精神,法院认真执行有罪证明标准,理性评价和裁断定罪事实,正确适用疑罪从无原则,这是切实保障人...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工业学院学报(综合版)》2017年10期
黑龙江工业学院学报(综合版)

浅谈“疑罪从无”与价值衡量

一、疑罪从无概念简析及其作为实现最终目标的趋势分析1.疑罪从无的概念简析如果我们简单的从字面意义上去理解,即可拆分为“疑罪”和“从无”两个词语,“疑罪”可想而知,就是有疑问的犯罪,关键在于这种疑问的定性。目前学界的观点分为两种,一种是小范围意义上的,即罪与非罪的问题,而另一种是指对罪刑轻重存在着疑问。从法理层面上对这两个角度的理解,笔者更赞同狭义上的疑罪概念。当然,这里就基本确定了“从无”的实质概念的前提,即“无罪”的意义直接为无罪释放。因为将“疑罪从无”的概念本身拆分开来就存在着不妥,四种观点的产生基于两个分别独立的词语,如果我们将其看作一个词语,那么便会清晰得多——即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有罪就要定无罪。从追求社会效果的角度上,我们也会采取这种最狭义的疑罪从无的概念,单纯就其社会性而言,其目的就是减少冤案,通俗地说即是宁可放过一个罪犯也绝不可错杀。当然我们要追求的是法律意义和社会意义上的均衡,但社会效果是目的,至少从其未来发展趋势...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