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法律解释之探究

法律解释即对法律内容和含义所作的说明。法律解释的生成通常源于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法律的制定总是落后于社会生活,且法律规范的刚性特征使得法律通常难以灵活地解决纠纷与问题,尽管法律规范的制定往往考虑预留适当的法律预期空间,但此种预期空间往往过于狭隘,司法者在法律适用上往往难以放开手脚,即法律解释的生成首先根源于法所固有的缺陷与弊端。另一方面,法律解释的生成得益于法律解释主体的能动性(尤其是司法能动性),此种能动性有助于实现“死法”向“活法”的转变。因此,法律解释的生成系“法”之本身属性与“人”之能动性(尤其是司法能动性)共同作用的结果。$$ 法律解释的方法具有多样性,文义解释、目的解释、体系解释、反对解释等,无法一一列举,每一种法律解释都代表着特定的法律价值,法律解释的实质就在于法律价值的认定与选择。$$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侨大学
华侨大学

WTO反倾销争端解决中的司法解释之探究

在我国的法律中,“司法解释”表现为一种独立的,具有较高地位的权力,只有法定的主体即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才能行使之。这种制度设计容易使读者对本文所要阐述的问题产生误导。因此,在本文的第一章,笔者通过介绍大陆法系其他国家和英美法系国家对“司法解释”的不同理解,揭示了司法解释是实现司法裁判的基本需要这一事实,司法解释更多的时候是指裁判者在审理案件过程中针对具体案件如何适用法律所做出的解释。在WTO法律环境下,笔者将“司法解释”定位为专家小组、上诉机构为实现WTO法律适用、完成司法裁判职能而依靠的一种重要手段。这一重要手段表现出来的就是:专家小组、上诉机构根据争端所涉及的具体事实,就所选择适用的WTO法律进行的理解和说明。然而,WTO法律如此之多,专家小组和上诉机构已结的案件数也不少。考虑到研究的可行性和具体性,在本文第二章,笔者选定反倾销这一领域,以专家小组、上诉机构在已结的反倾销争端案件所做的司法解释为研究依据,意图探讨他们...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刑法解释的存在依据与实现方式

在解释学哲学发展史上,解释学不仅曾被定位为精神科学的方法论,亦曾被演绎为人类生活与世界的本体论,然而探究解释学哲学起源,就解释学其学科价值与学科旨趣而言,解释学应系精神科学——人文社会科学的认识论。而作为精神科学认识论的解释学,则系以作为认知方式之解释为其研究对象,研究解释之发展的一般过程及其规律。史上解释学哲学和具体解释学关于解释的研究,主要系围绕解释之存在与实现问题,传统解释学执着于对“如何实现解释”的探讨,哲学解释学则以揭示“解释何以可能”为其理论旨趣,而中国的法解释学则秉承了方法论传统。然而,由于解释学哲学与具体解释学理论视角的不同,由于学者之理论层面的不同,对于解释之存在与实现问题的探讨亦存在不同的理论着眼点。本文在认识论理论框架下对于刑法解释之存在依据与实现方式问题的探讨,则系围绕刑法解释之主体与客体,揭示使刑法解释成为可能基本条件;以刑法解释的功能和社会需求为理论视角,诠释使刑法解释成为必要的价值根据;以刑法解释的...  (本文共2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主观解释论下的刑法解释模式研究

《易·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狱。现代刑法的基本理念就是慎刑,并达到保障人权的目的。保障人权的基础是刑法含义的明确,但立法者有其固有的历史局限性,无论法律规定如何周详细致,绝难网罗万象。适用法律时,若有疑问、争端,欲求决断时,皆赖于法的解释。如何进行解释才能精准诠释法律,树立正确的解释理念是关键。不同理念的选择,会导致解释立场、框架与方法等的差异,最终影响解释结果。在刑法中,主观解释论和客观解释论的理念纷争反映了解释者的不同价值诉求。近年来,客观解释论的学术界域有扩张的趋势,不少学者认为这种理论更加符合当前社会情势,应当进一步倡导。然而,持主观解释论观点的学者则认为倡导客观解释论有可能侵犯罪刑法定原则,故仍应坚守主观解释论。鉴于这种分歧,有必要进一步对两种解释理念进行正本清源的研究,明确我国应该如何看待、选择解释理念,并勾勒出一个从理念到立场再到方法的解释模式,以期实现刑法解释的体系构建和良性运转。从理论渊源来讲,主观解释论...  (本文共1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海法学》2019年01期
南海法学

法律解释的功能分析——以罗马法律解释为视角

“法律是解读而成的,不是书面写就的。”(1)足见法律解释之于法律发展的意义重大。罗马法律解释也曾得到高度赞誉——“十二表法未曾被改过哪怕一个字母,然而却总在这些陈词滥调中读出新鲜的精神。在十二表法的立法完成之后,留待处理的问题便是‘解释’。发达的解释改变了法律,法律的文字却没有被惊扰。”(2)确实,罗马法之所以能如此备受称赞,罗马法律解释在其中起了不少作用。以下,笔者希冀通过对罗马法律解释发展历程的探析,分析罗马法律解释之于罗马法发展的种种功能,以期为当下正处于立法相对频繁的中国法律发展提供某些可借鉴的意义。一、罗马法史之分期要略罗马法无疑是古代最为发达完备的法律体系,其一度被视为中世纪乃至现代法学之发端。然而罗马法的概念,学者们暂且还未能清晰厘定,其一般泛指罗马奴隶制国家全部法律的总称。另外,关于罗马法的起讫时间,学界也还没有定论。笔者赞同“罗马法者,自罗马建国伊始,至优士丁尼去世,即自西历纪元前753年,至纪元后565年,罗...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生态工程职业学院学报》2019年03期
黑龙江生态工程职业学院学报

我国现行法律解释体制及进路

0引言目前,学术界的主流观点认为,中国已经形成了完整的法律解释体制,即全国人大常委会是主导力量,各个国家机关分工合作。[1]当代中国法律解释体制是根据1981年6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的《关于强加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以下简称“81决议”)而建立的。该决议的实际意义时至今日仍然不容置疑,这种描述在2000年颁布《立法法》之后仍然成立。[2]虽然《立法法》关于法律解释权分配的规定与“81决议”有很大不同,但是,随后的法律解释实践仍然是按照立法解释、司法解释和行政解释的框架运作,“81决议”的实际意义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法律解释体制的特点仍是“一元多极”,即由中央地方立法机构、最高司法机关、国务院组成。具体来讲,法律解释体制包括:(1)立法解释。全国人大常委会即国家最高立法机构的常设机关对法律的解释,有权制定地方性法规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常委会明确界定地方性法规的界限或补充规定也属于立法解释。(2)司法解释。由最高司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8年11期
法制与社会

法律解释的必要性与局限性

一、法律解释的概念法律解释历史悠久,在我国古代秦律就已经存在,在汉代得到了进一步的推广,如今法律解释发展更加成熟。法律解释一般是对成文法的解释,它主要分为广义上的法律解释和狭义上的法律解释,狭义上的法律解释是指一定的国家机关、组织或个人,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政策、法学理论和惯例对现行的法律规范、法律条文的内容、术语以及适用的条件等所做的说明。广义上的法律解释是进一步明确法律法规的具体含义和补充法律依据。我国一般采用的是广义说,是指一定的法律解释主体对法律法规中所涉及的具体含义、内涵和外延,根据一定的标准和原则以法律所规定的限度与程序而进行的说明。法律解释的内容不仅包括狭义的“法律”,而是包含了有关宪法、法律、法规等一切规范性的法律文件,它既是对其中所使用的法律条文、概念、术语的说明,也是对整个规范性法律文件所进行的系统阐述。我国法律解释以立法机关、司法机关、行政机关的解释为主,此外,依据解释的效力和主体可以分为正式解释(也叫法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