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方家族企业仍有价值

在企业面临全球化的今天,家族企业仍然具有价值。这些企业的领导人通过血缘关系同股东联系在一起。他们同企业的效益有着直接的厉害关系,因此,他们的管理工作富有成效。一些研究机构赞扬他们管理的高水平和在革新和适应新形势方面表现出的灵活性。西方政府也把私人企业和家族企业视为解决失业问题的主要力量。$$在法国,员工人数为10~500人的企业中,有90%的企业是家族企业,它们的营业额大约占法国企业总营业额的一半。$$在美国,在新技术大发展的刺激下,个人创办的企业更新了美国经济的结构。在美国《财富》杂志列出的前500家企业中,有1/3以上的企业是在个人股东的控制下。美国的家族企业占美国企业总数的96%。据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人民大学

家族理性与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的事实,正日益引起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等领域学者的极大关注。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中国的家族企业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强劲势头,但同时也面临着许多困惑和发展障碍。 本文在较全面系统地回顾、分析了国内外学者对家族企业,尤其是对中国家族企业的研究现状后发现,目前关于家族企业的研究存在着几个方面的缺陷:一是绝大多数研究者,在研究家族企业的问题时,主要是借助西方经济学的企业理论。而影响中国家族企业存在与发展的特殊的社会文化传统与制度背景,决定了中国家族企业所面临的许多问题,无法套用西方经济学的企业理论予以合理解释;二是对家族企业所进行的包括经济学、社会学、管理学等角度的考察和研究缺乏一个合理统一的逻辑基础。这一点主要体现在研究中所运用的方法论与概念体系方面;三是在研究中国家族企业的问题时,虽然清楚地认识到了中国社会传统文化的特殊因素,如家族主义、血缘网络观念等对家族企业发展的深刻影响,但对于如何将这些因素转换为经济...  (本文共1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北财经大学
东北财经大学

家族企业的生命周期

家族企业作为一种社会组织与企业组织相互渗透的特殊组织形式,在不断的“试错”中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家族企业都普遍的生存和发展着,家族企业的生命周期也因此而备受关注。创业者和经营者期冀企业能“长寿百年”,久盛不衰;学习者和研究者也努力去探求规律和方法,以期为家族企业成长开出“灵丹妙药”,但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至今对家族企业生命周期进行系统分析的文献并不多见。克林·盖尔西(1998)《家族企业的繁衍》堪称是家族企业生命周期研究的“开山之作”,为家族企业生命周期的研究提供了基本的分析框架和典型的案例,兰德尔.s.卡洛克与约翰·L.沃德(2004)的《家族企业战略计划》又为其研究作了很好的补充,但仍不能完全解读家族企业长寿或者短命的原因,更难预测中国这一特殊儒家文化背景和经济转轨时期诞生的家族企业的命运。中国学者陈佳贵(1995)的《关于企业生命周期与企业蜕变的探讨》、苏琦、李新春(2004)的《内部...  (本文共19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全国流通经济》2019年19期
全国流通经济

家族企业的传承问题研究

家族企业是我国经济形式的主要表现之一。其兴衰荣辱也直接影响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但“富不过三代”流传到至今,预示着我国家族企业持续长久发展的问题。根据麦肯锡的研究报告显示,全球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为24年,而且只有1/3左右的家族企业可以传到给第二代,传至第三代的家族企业数量则不到总量的13%,只有5%的家族企业在三代以后还具有发展活力,还能够持续为股东和社会创造价值。如何实现国内家族企业的顺利传承,进而推动它们的持续成长,打破“富不过三代”的诅咒,是影响国民财富创造和国民经济的重要因素,也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亟待解决的一项课题。一、前期研究回顾关于家族企业的定义,Chandler(1987)认为,家族企业是“企业家式的企业”,创始人拥有绝对多数的股权,并在重大事项中拥有最高决策权。Gersick(1998)提出认定一家企业是否是家族企业的标准是一个家族对这个企业拥有所有权的比例。国内的学者也对家族企业的定义提出了自己的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家族企业》2019年09期
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的进化式传承

文冯媛时至今日,“进化”这个字眼在学界已经越来越不受待见,我想大抵是因为社会发展的律动常常让人感到困惑。无论是一种文明,还是国家、社会、组织,抑或是政治、经济乃至整个人类,均无法证明进化究竟是始终沿着一条直线向上运动,抑或是围绕一个中心往复运动,还是周而复始进行圆周运动。反观历史,我们会注意到每跨越一个时期,社会生活会阶段性发生影响深远的重大变化,包括文明的、文化的、政治的、经济的或技术的变化,比如战争、新的政治领袖、文化革命、蒸汽机、电、互联网、青霉素……经济现象中的变动有些是发生在既定轨道内的连续变化,这通常是为了连续地适应变化进行的数不胜数的微小改进,属于一种静态变化;也有很多的变动是突破传统路径既有框架的“颠覆性”变化,属于非连续的“动态变化”。而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认为当传统生产方式出现“颠覆式”变化时,经济面对的问题才属于发展问题。而所谓“发展”,应该不是外界强加的,而是经济自行产生的,是内生的变化。因为任何一个内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家族企业》2019年09期
家族企业

如何驱动家族企业向集团化发展?

从一个创业想法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发展和积累,企业开始跨越最初的经营范围,进入到其它的商业领域,企业集团化就自然而然地提上议事日程。家族企业也是这样,或许当时仅仅是家庭的一个想法,后来就有机会逐渐成长为涉足多领域的家族企业集团(family business group,FBG)。一般的经济学观点认为,企业集团化说明市场环境中缺乏相应机构或效率低下,这使得集团内部的交易成本更低也更有竞争力。也有观点认为,家族企业集团化是家族企业凭借其在主业建立的优势地位和影响力,可以使其更轻松地获取外部投资,从而以更小代价进入新的领域,扩大家族企业的经营版图。但是对于家族企业集团化建设,还需要从更深层次去理解,这对于思考和扩展家族企业的发展战略是非常有意义的。在本文中,我们将讨论驱动家族企业向集团化发展的三个要素:业务、制度和家庭,并提醒家族企业应该注意集团化过程中的两个关键问题。业务层面:家族企业的独特协同能力从业务的角度看,家族企业已...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培正商学院学报》2004年01期
培正商学院学报

中国当代家族企业的界定与特征

进入21世纪以来,理论界对家族企业的研究日益增多,有的列举数据说明家族制和泛家族制是世界各国民营企业的首选模式;有的从儒家文化传统为中国家族企业寻找文化渊源;有的分析家族企业发展中各个阶段的经营管理利弊,以促使其兴利抑弊,健康发展……这些研究是积极的、有益的。然而,笔者在浩繁的论文和著作中感到一种基调:既然家族企业的产权结构、管理模式、文化理念等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那么只要避开陷阱,便能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杜邦公司、IBM公司、通用电器公司等家族企业,不都是经历了百年沉浮而经久不衰吗?若如此,对家族企业转型问题的研究也就失去意义了。对此,笔者颇不以为然,而且认为,这种基调对断代之后再复兴的中国当代家族企业的正常发展是不利的。课题组拟对家族企业的现状及存在合理性研究的基础上,想着重分析家族企业持续发展的局限性,并粗略展望其前景,以期引起学术界不同声音的交流。限于篇幅,本次刊发的仅是阶段性成果的第一部分。 一、中国当代家族企业的界定...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