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视频数据中挖“宝”

目前,多媒体数据已逐渐成为信息处理领域中主要的信息媒体形式,尤其是视频数据,由于它能记录、保留空间和时间上的各种信息,其内容丰富,但使人们能够以最接近自然的方式获得更多的细节。视频数据在生活中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已产生了大量的数字视频库,目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数字视频库的组织管理和使用上,特别是基于内容的视频检索技术。基于内容的视频信息检索技术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视频搜索和资源发现问题,但是,视频信息检索只能获取用户要求的视频“信息”,而不能从大量视频数据中分析出蕴含的有价值的用视频媒体表示的“知识”。为此,需要研究比检索和查询层次更高的视频分析方法,那就是视频挖掘(Video Mining)。视频挖掘就是通过综合分析视频数据的视听特性、时间结构、事件关系和语义信息,发现隐含的、有价值的、可理解的视频模式,得出视频表示事件的趋向和关联,改善视频信息管理的智能程度。 $$由于视频数据的非结构性、视听性和复杂的语义性,对视频数据进行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声屏世界》2018年11期
声屏世界

岂能以违法方式拍短视频

在短视频时代,一些年轻人,不管只是为了好玩,还是为了出名,或者是为了赚钱,拍摄一些吸人眼球的短视频,这本身并无不可,是他们的权利。但是,拍摄短视频不能走火入魔,不能逾越法律和道德的底线,不能以违法、违反社会道德的方式和手段拍摄短视频,这是拍摄短视频的前提条件。一些年轻人为了拍摄短视频,在公路上让豪车并排驾驶,完全霸占车道,让后面车辆无法通行,并且让美女在机动车道上走秀拍短视频。这样的拍摄短视频,显然属于一种走火入魔行为,跟之前一些人无视电梯安全,拍所谓的“电梯舞”,或者为了拍“音乐楼梯”,不允许别人走“音乐楼梯”一样,严重损害了其他人的合法权益,是在用违法方式拍摄短视频。对这些以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方式拍摄短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法治》2019年10期
人民法治

男孩看手机牵错人 大叔一脸“坏笑”

5月5日,一段“男孩看手机牵错人”的视频引发热议。一男孩玩手机太投入,过马路时错把一大叔当做家人,自然地挽起手臂。大叔身后的女儿多次提醒,男孩才发现,迅速跑回家人身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闻与写作》2019年06期
新闻与写作

短视频的大时代

年,开启了“5G元年”,同时,短视频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8.29亿,手机网民规模8.17亿,短视频用户规模达6.48亿,用户使用率为78.7%。5G时代、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当一系列的数字和名词如繁华耀眼般出现的时候,短视频也许真的迎来了它的大时代。内容创作者不断涌现,播放场景也进一步多样化,短视频正在成为互联网流量的新入口。在内容消费升级的热潮之下,短视频市场正面临一场集内容创作、用户触达、商业变现的生态级竞速赛。短视频历经了2016年的蓄势、2017年的爆发、2018年的增长后,逐渐进入到一个更加精细化、专业化的时期,随着5G技术的发展,短视频还会有何种表现?是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媒体研究》2019年14期
新媒体研究

视频博客发展矛盾性探讨

在新媒体技术的支持下,随着智能移动终端的普及,一部分年轻人开始尝试通过拍摄视频的方式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生成网络日志。这种在国内新兴的记录方式被称为“Vlog”。Vlog是video blog的简称,即视频博客,拍摄者以主观视角记录个人日常生活,经过提炼与编排形成影像日志。优质的Vlog作品离不开一个把握节奏的故事叙述者对故事进行相对完整与清晰的叙述,真实、充分的表达自己的见闻与感受,实现内容与价值在视频与受众共建的社交空间内“面对面”的沟通传输。1头部即全部的现状与大流量需求的矛盾Vlog在2016年引入国内,直到2018年欧阳娜娜与今日头条平台推出《娜就是这样》才真正进入了大众的视野,微博、B站等平台开始押注Vlog,宣布了一系列的扶持计划。平台希望通过入局扶持与流量明星的“示范”作用加速“Vlog”出圈,打造大流量通道,跑通“专业内容生产—聚拢圈层用户—塑造个人IP—实现粉丝变现”的商业通道。但大流量需求掀起的浪潮背后并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传播力研究》2019年23期
传播力研究

未来,短视频

王一格珠海传媒集团“等下,我先拍个抖音”相信很多人都对这句话习以为常,而“玩视频,发短视频”已经是人们闲暇时的一种社交方式。男女老少,全部通吃,就像2018年的网红直播,短视频一时间火爆全网,人们似乎已经不满足从图文获取资讯,有图有真相的时代已经过去,而当下是有视频有真相!短而小的视频,极大适应了当下人们快节奏、甚至略显浮躁的心理。然而,在短视频发展之初,自以为是的搞笑低俗短视频,引起社会的争相模仿,无尽的重复模仿和抄袭,严重的安全隐患也让短视频同样掉入了无序发展的“陷阱”。作为传统媒体的我们应该如何打造更优质的“爆款”?习惯“一本正经”讲故事的传统媒体应该如何在短视频时代跟上节奏?一、讲真的,短视频真的太火了一个现象值得我们注意,网络原生的移动短视频机构开始兴起。过去两年,梨视频、我们视频、新京报,以及一条、二更等短视频生产机构开始出现。这些机构,无论是传统媒体的新媒体项目,还是新兴的商业运作公司,其共同特点是从诞生开始,就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