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教授何必将互文说成歧视

“找点空闲,找点时间,领着孩子常回家看看”,歌曲《常回家看看》脍炙人口。$$在日前召开的女性维权交流会上,武汉大学罗萍教授却从中看出了“不和谐音符”——性别歧视。罗教授此言一出,立刻引发争议。$$(1月4日《华西都市报》)$$按照罗教授不厌其烦地逐句点评,“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哪怕帮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这些歌词俨然都成了社会歧视女性的“罪证”:女性爱唠叨,该受累,是儿女生活烦恼的发泄者。而作为男性象征的爸爸,却在歌词中同儿女谈工作,还享受儿女捶背揉肩。$$单就字面意思,罗教授的理解并无偏差。然而,既然是赏析歌词,就应该运用歌词赏析的常识。$$尽管随着文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方论丛》2012年02期
南方论丛

如何正确地理解马克思主义—从《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一文说开

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无疑是一部辉煌的发展史,更是一部中国共产党人自觉地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相结合的奋斗史。革命的理论指导了革命的实践,从而不断地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的内涵,推动马克思主义从“欧洲形态”向“亚洲形态”2的飞跃,催生了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等重大理论成果。尽管在推动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光辉历程中我们取得了丰硕成果,但是,随着社会主义实践不断地向纵深推进,结合现实并诠释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就成为一个新课题。本文结合李大钊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一文以及当前理论的探讨,对这一问题做一些思考。一、“主义”所为何事毛泽东曾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中强调,“马克思列宁主义是科学。”1这一判断既是理论的也是历史的。说它是理论的,主要是因为作为指导无产阶级革命解放运动的马克思主义,在继承前人思想理论的基础之上,揭示了人类社会生产和发展的规律,从而形成了以“马克思”的“名字命名”2的理论;说它是历史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华家教》2016年12期
中华家教

好玩的雪

-fi,园Mi了&里白茫茫的-片,士跑迢亡二树上、.草坪±少见到这样的美景’他们欢啤着’奔跑着用眼睛发现着’用小手创造着,用心灵感:受n.JITI.-为了让孩子认识雪,我们开展了“雪从哪里来”这个活动。先让孩子们猜想,雪从哪里来,孩子的回答真可爱。文文说:“雪是从树上落下来的,早上来幼儿园的路上,我就看见好多从树上落下来的雪。”洋洋说:“不对,雪是从屋檐下跑出来的,今天早上,我一出门,屋檐下的雪就落在了我的头上,凉凉的。”小雨着急地说道:“不对,不对,雪是从山上掉下来的,我就见过电视里的雪山,山上的雪好多,肯定是雪多了,就从山上掉下来。”孩子们纷纷发表着自己的见解,只有少数孩子认为雪是从天上飘下来的。听着孩子们有意思的答案,我也在思考如何呈现正确的答案。假如让孩子停止争辩,听我陈述,孩子们没了兴趣不说,还起不到真正的教育作用。我灵机一动,给孩子播放了一段天空正在飘雪的视频,孩子们嘴巴张得大大的,“原来雪是从天上来的呀’’。接下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意林(少年版)》2017年03期
意林(少年版)

那些“刷屏”的2016流行语,你会用古文说吗

胃流行语:先定—个小目标,比如挣—个亿!^文言文版:定—】、的,如得-亿!流行语:辣眼睛。流行语: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文言文版:以目尝之,其味甚辛。文言文版:孺子含辛,隐忍不嗔。流行语:我已经使出了洪荒之力!流行语: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文言文版:太古滔滔之气,一卸于此!文言文版:与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喜剧世界(下半月)》2017年02期
喜剧世界(下半月)

编辑部故事

找前任美编乐文排版时,缺了个资料,要在以前做的东西里找。于是她去存资料的那台电脑上找,可是翻来翻去却怎么也找不着。这下她纳闷了,记得没删啊,怎么会丢了呢?没办法,只好去问郝向东。郝向东做事仔细,一向喜好整理保存资料,就算再早的东西他都知道在哪里。乐文这一问,果然问对人了。郝向东一副资深老练的样子,笃定地告诉乐文说:“现在找不到的东西,一定是在它的前任那里!”“啥?啥?前任?”乐文有些抓狂,“你是在情场上纠缠住了吗?用词都这么专业?”“不是的!不是的!”郝向东连忙解释说,“你忘了吗?前两年咱的资料电脑太慢了,才换的现在这台新电脑,所以,老资料都留在‘前任’电脑上了啊!”乐文一听,乐了:“原来是这么个‘前任’啊!”解释天空中的雾霾越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写算(小学高年级)》2017年06期
读写算(小学高年级)

成全善良

那是三月里的一天,我去医院看望一个生病的朋友。因为是双休曰,等公交车的人很多。在我旁边站着一个老人和他的女儿,听他们的对话,是陪老人去医院看病的,正好跟我同路。那个女儿为了不让人群碰撞到父亲,一手在前面挡着人群,一手搀着父亲的胳膊上车。车上早就人满为患,这吋一个姑娘站了起来,微笑着对那位老人说:“大爷,您来这里坐吧!”可那位老人却说:“谢谢了,姑娘,我站站没关系,你坐吧!”那个姑娘似乎没想到会这样,有些織尬,再次说:“您坐吧,大爷!”那个女儿似乎还想说什么,只见老人拉了拉她的手,说:“好好,那就太谢谢你了!”说完,慢慢走到座位前微笑着坐下,那位姑娘流露出笑意。但我发现那个女儿明显不高兴,好像责怪父亲似的。让我看得很疑惑。公交车开始力[]速,突然一下子急刹车,我注意到,那位老人紧皱着眉头,好像在强忍着身体某处的不适。医院很彳央就到了。那位老人下车吋,不忘向那位姑娘表示感谢。我也下了车,拿出手机准备给朋友打电话...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