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有形与无形,现代企业的博弈之道

一个传奇,给江阴的青年企业家上了深刻一课。$$   在短短10年时间内,起家时不足10人的百度时代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眼下拥有了数以千计的研发工程师。正是这支队伍,掌握了世界上最为先进的搜索引擎技术,让百度一举成为掌握世界尖端科学核心技术的中国高科技企业。$$   同百度不足10人团队起家的经历相似,在海外留学、选择回江阴创业的青年企业家张雷,带领18人的创业团队,短短数年间开创了远景能源“风电王国”的传奇。今年,该企业将力争突破35亿元销售。$$   “这就是团队的力量!”眼下正在加快打造企业科技人才团队的华兰科技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华一敏告诉记者。给自己的团队一个相对宽松的工作环境,追求像百度团队一样超一流的工作能力,这是他心中勾画的蓝图。$$   带着兴趣学、带着目的学、带着追求学,在这次赴京考察学习的青年企业家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学习,谋求的是捅破传统思维的“天花板”,实现自身素质的再提升和企业转型的新突破,这是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江阴日报2010-05-20
《中外管理》2019年08期
中外管理

留给百度的时间并不多了 未来三年见真章!

未来三年见真章!虽然百度因竞价排名业务备受争议但这毕竟是一家关系成千上万个家庭和公司生计的巨无霸公司百度在做什么百度还有机会吗6月11日,“2019全球价值品牌100强”排名出炉,15家中国公司上榜的同时,更引人注意的反而是百度从2018年的第41名,暴跌至2019年的第63名。百度的“流年不利”不仅于此。上个月百度公布了2019年第1季度财报——百度出现了自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个季度亏损!1季度净亏损3.27亿元,而2018年同期的净利润为67亿元。而截止5月底,百度市值已不足400亿美元,仅相当于腾讯、阿里巴巴的1/10,自2018年5月市值一度逼近1000亿美元以来,一年时间,市值已蒸发一半多,衰退的速度让人猝不及防。而今年以来,百度在组织变革上也动作频频,多名高管宣布退休或离职。凡此种种,均能够看到百度焦虑的身影。先,整个中国的互联网广告行业,整体的收入增长速度都呈现出下滑的态势,多家互联网公司的财报都体现出了这一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商界》2015年09期
中国商界

百度转型的方向与代价

B 第二次转型是2013年环境发生了变化,中国的网民开始从PC的互联网向移动端互联网转型,需要搜索更加适应移动互联网。2013年和2014年两年进人转型期,所谓的转型期是需要大手笔投人移动互联网搜索,那么2年之后,百度会变成移动互联网公司,而不是CP搜索公司,这样的转型其实也是付出很大的代价,百度在转型之前利润率在50%以上,转型之后利润降低一半还多。进人到2015年百度在进行第三次的转型,这次转型也是为了适应移动互联网发展也包括互联网+的发展做的转型,过去的15年搜索引擎或者是百度给大家提供的价值是什么?就是把人们和信息联系起来,想要找什么信息输人一个关健词就有结果,百度变成了连接人和信息的工具,但是未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今天的主题是互联网+零售,在看站,通过他们向中国互联网网民提供搜会变成一个连接人和服务的工具。每一个行业的时候都觉得它变成全新的索服务,到2001年9月份的时候,百度基 从信息到服务,过去人们只是知道东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销售与市场(管理版)》2019年07期
销售与市场(管理版)

百度掉队

文|冯华魁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计算,财报显示,百度第一季度总营收为241亿元人民币(约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归属于百度的净亏损为3.27亿元(约合4900万美元),上年同期归属于百度的净利润为67亿元。这是百度自2005年8月5日登陆纳斯达克后,第一次出现季度亏损。这个亏损额度虽然不大,但是,亏损这件事,彻底打破了大家对百度营收能力的看法,作为中国互联网三巨头之一的百度,因为搜索业务的高利润率而长期不倒,多次被看衰,却总能凭借每个季度几十亿元的净利润来回应质疑。但是,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竟然就亏损了,实际上,百度2018年第四季度的净利润还有21亿元人民币(约合3.03亿美元),只是,比上年同期相比下降50%。百度利润的大幅度下降,让投资者失去了信心,股价已经从发出财报前的160元左右跌到120元左右(截至到稿)。百度掉到互联网第二梯队已经是必然的事情了,美团、百度、京东,已经是中国互联网已上按市公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世界知识画报(艺术视界)》2019年08期
世界知识画报(艺术视界)

《百度交锋百度赢》

48cm×36cm 20...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企业家》2019年02期
中国企业家

头条百度挖角战

这是一场新兴势力与老牌巨头的攻防战2016年,一位技术人员在权衡了许久手里今曰头条和另一家互联网公司的of fer后,选择了后者,原因之一是,今曰头条技术leader中有百度背景的人相对更多,而他的背景更符合最终选定的那家公司。一位接近今日头条的人讲起这个故事,以证明在今曰头条,所谓的百度系确然存在。如果问起广义今曰头条也即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员工,同事中来自哪家公司的人数最为庞大,很多熟悉这家公司的人会给出相同的指向——百度。这是两家缠斗不休的巨型互联网公司。他们在气质上有微妙的相似,同是以技术为导向、同样曾因价值观受到质疑;有着相似的业务逻辑,以相对充沛的流量换取广告收益。这样的背景已经决定,两家公司的人才不可能处于相对的静止。于是,故事开始。半个月前,百度诉前员工李成刚因入职今曰头条关联公司、涉嫌违反竞业协议一案在北京海淀法院一审判决,李成刚需返还从百度领取的全部竞业补偿金,并支付违约金,共计83万余元。此前另一例类似案件中,...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