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国亟待建立地下空间管理机制

进入“十一五”,我国的城市化和城市现代化建设进程正在全面加速。城市地下空间作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空间资源,其开发利用已经成为我国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安全舒适型城市的重要内容之一。城市轨道交通与地铁的大规模规划建设,不仅已经成为直接开发利用地下空间资源的主体,而且还有力地带动了地铁沿线的土地开发和城市的立体化进程。据统计,我国有30多个城市已营运或正在规划建设地铁与轨道交通。然而,以地铁为主体的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受到诸多自然地形地貌、水文与工程地质环境的限制,也受到诸多科技、经济与人文素质的影响,其风险性和不安全因素与地上开发建设相比,变量增大。地下空间万一发生灾害,所造成的危险性会加大,救援和灭灾的难度也会变得很大。因此,建立城市地下空间风险评估、安全监督和应急预案的全程化管理机制,已经迫在眉睫。$$据日本学者调查发现,1970-1990年的20年内,发达国家地下空间开发利用进程中发生的1415件灾害事故,按照事故类型和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建筑时报2007-04-12
《时代建筑》2019年05期
时代建筑

地下空间的城市建筑学思考

长期以来,对于地下空间的讨论多见于市政工程和基础设施领域,在建筑学话题中则处于相对边缘化的状态。随着中国城市的空间发展与管理逐渐走向精细化、复合化,城市地下空间的价值正在曰益凸显。地上与地下空间不断融合,地下空间的公共性属性在不断增强,城市公共生活向地下空间不断延展,这决定了在地下空间的多学科讨论背景中,建筑学不仅不应缺席,而且还将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并且,这对于拓宽建筑学的研究视角也具有积极作用。因此,本期主题试图着重从城市建筑学的角度对城市的地下空间进行不同视角的考察和讨论,以期对今后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带来更多的启发和借鉴。主题文章中,谭峥以纽约地下空间发展历史为样本,考察由基础设施驱动的地下空间的类型变迁,梳理了城市地下空间体系化和理性化的路径,为中国当下的地下空间开发提供了历史维度的参照。庄宇、周玲娟的文章认为,城市设计要关注地下交通设施带来的城市流动的结构性转变。沈中伟的文章着重阐述了地下空间的建筑学价值认知。商谦的文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时代建筑》2019年05期
时代建筑

四个东亚发达城市高密度地区地下空间形态研究

1概述香港、新加坡、东京、首尔等几个亚洲城市在城市发展方面具有很多相似的特征。一方面,这几个城市是所在地区甚至是国际上重要的经济和活力中心,城市总产值、居民收入等指标较高,是名副其实的发达城市。另一方面,由于上述城市都缺乏可以延伸的腹地,导致发展空间非常受限,城市局限在有限的土地内。这两方面的特征给城市建设带来的结果是相似的,即在中心区汇聚了大量的交通、商业、办公、休闲等城市功能,导致了建设用地不足、地价高、容积率高且高层建筑密集、人口密度大,并在个别地区特别集中、开放空间不足等问题,由此形成了高密度的城市空间m。上述城市在发展中也开发了大量地下空间,在城市对地下空间利用的历史中形成自己的独特性。众所周知,欧洲、北美、东亚等地区对地下空间利用进行过大量探索,地下空间也较为典型,但其主要成因却各不相同。欧洲很多城市保持着历史风貌,其对城市形态的严格控制与新时代的功能需求之间的碰撞促使建筑师去探索地下空间,例如巴黎、慕尼黑等城市都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武汉建设》2006年03期
武汉建设

科学开发地下空间 促进城市可持续发展

地下空间是城市规划区内地表以下的空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土地资源紧张、交通拥挤、人口密度过高等“城市综合症”越来越制约城市可持续发展。加强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政策研究,科学规划并合理开发利用我市地下空间资源应引起高度重视。一、合理开发利用地下空间资源对于城市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有重要作用西方国家19世纪中叶开始大规模开发利用地下空间。20世纪70年代,国际地下空间研究日趋活跃,多次召开国际地下空间研讨会,并通过了《地下空间资源为人类造福的建议书》、《东京宣言》等开发利用地下空间的决议和文件。1982年联合国正式将地下空间列为“潜在而丰富的自然资源”。据统计,发达国家的地下空间利用率已达40%一60%。60、70年代以来,日本东京、名古屋,美国的费城,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多伦多,法国的巴黎,德国的汉堡、法兰克福、慕尼黑、斯图加特,以及北欧的斯德哥尔摩、奥斯陆、赫尔辛基等地,以地铁修建为龙头,对城市中心区进行了立体化再开发,基本形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地下空间与工程学报》2018年06期
地下空间与工程学报

2018年《地下空间与工程学报》总目次

~~2018年《地...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四川建筑》2018年06期
四川建筑

轨交站域地下空间综合开发利用模式研究——大连轨交站为例

[定稿日期]2018-05-31当今中国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出现了速度快、规模大的重要特征,普遍面临着城市地下空间形态的发展引导、控制管理和科学规划设计的新课题[1-2]。伴随着城市规划的持续编制、修编和实施,城市的功能结构、空间环境等发生了显著变化[3]。由于新的城市要素介入、产业结构转型及功能提升而导致的形态异质性对城市形态产生了巨大影响[4],同时还带来了一系列新问题:如城市地下空间的强度密度是否合理?城市地下空间的形态结构在快速建设中的破碎化现象如何解决?城市地下空间如何应对交通拥堵并给市民出行带来更多的便利?城市地下空间如何营造更为积极的空间活力?对城市地下空间形态演变的整体性研究和科学谋划,正在成为我国新型城镇化发展过程中亟需解决的重大实践问题。面对这些问题,仅靠一般的地下空间总体规划和以往人们一般所熟知的主观判断为主的规划方法是无法解决的。事实上,应对这些问题需要提出一个整体的视角,并以此提出地下空间形态规划设计的模式...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