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上真有真有增高术吗?

田小姐今年芳龄23,面庞靓丽,性情率真,只可惜个子矮了些,只有1.52米。可她是青春前卫的完美主义者,总想个头也不逊于人,再高挑一点,能穿漂亮的长裙。为此,买“增高鞋垫”、吃“助长素”,但都无济于事。听说北京、广州等地有专门使人增高的手术,于是冒险去做。如今,手术已做完,她从1.52米增到1.62米,虽说花费了几万元,但她说值了。$$日前,我们见到了增高术的发明者———北京骨外固定技术研究所所长夏和桃教授,许多像田小姐那样的女孩都是在夏和桃教授的增高手术后美梦成真的。$$夏教授说,增高术不是一种没有科学根据的江湖巫术,而是源于80年代被生物力学证明了的一种骨创伤愈合技术。他说,增高术并不是他研究的重点,他主攻的课题是骨创伤学,而增高术只是这一课题成果的副产品。$$夏教授和他的课题组研究的是骨创伤学中的骨外固定技术,这项技术是在骨损坏的肢体外面固定上金属支架使骨骼生长或矫正的方法。$$最早的骨外固定技术萌芽于100多年前的法国,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0-05-12
《我爱学(创意美术与手工)》2018年04期
我爱学(创意美术与手工)

悬浮的房子

这样一栋破房子,你敢进去吗?这张照片是真的,这栋房子也是真的——这次我们可没在照片上做什么手脚,可是,房子都坏到上下两截完全分离了,它为照片中的房子确确实实就是一栋被“拦腰什么没有倒塌?不但没塌,它的上半截还像被砍断”的破房子!不信?我们换个角度再使用了暂停魔法一样保持着悬浮!看看!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魔法存在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栋房子是艺术家和我们开的又一个玩笑。英国艺术家亚力克斯·齐内克是这座悬浮房这些照片都是不同的人在不子的创作者,悬浮房子在英国伦敦的考文特公同的时间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哥白尼(军事科学画报)》2017年01期
小哥白尼(军事科学画报)

眼力大挑战

獅綱泄麵胃_识广的小军肅-起賴猜吧!-^wi^-r5^^rMjikl-i:m aiumv'im^ammiim?:4rf====難丨侧,、_0__1.獄:我不孤VBfl^711-3?^X有可能^i…r新浙广nm疆江_石杭dj%廿宁河\丨子w沈謝麟_^厕宇旋晴ff严■^?1rn編驟i?^_u12’|■^_发細二邮件址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少年文摘》2017年01期
少年文摘

开怀一笑

黑得均匀昨天在车站等车,听到旁边一位妈教官在给大一新生军妈正在教育自己十训的时候一直喊让我们几岁的儿子:“儿子“左转右转的”。啊,你一定要记住,我们讨论:“一个上还有午转来转去有什么用?”学习这件事,就是三教官:“为了你们能90分天注定,七分靠打够黑得均匀。”分呢拼。不努力是不行的。”必杀技孩子听了,若有跟我妈吵架,我言语有所思地想了想说:点过激,说完自己都后悔。“那剩下的9 0分反倒她态度平静地呢?”说:“好好好,不吵了,你想咋样就咋样吧。毕竟矛盾我错在先,把你生成这个样子是我的不对。”女儿:“老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矛考试后盾吗?”老师:“期中考试老爸:“当然了,后,你们家长看到成绩会比如你老妈,一生只专怎么样?”注两件事——吃饭和减小明:“他们会生二肥。”胎。”小时候,一天我问妈妈要零花钱,结果被妈妈绝对严肃地拒绝了。我灵机一动说:“妈妈,我刚才在要街上看到爸爸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挨妈妈大怒:“他和哪个女人在一起?”揍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第二课堂(C)》2016年12期
第二课堂(C)

无影人

夜间,小学四年级学生邓逸正在烦恼地做那做不完的作业,墙壁上长长的黑影蠕蠕而动。邓逸埋怨说:“我的影子啊我的影子,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也不为我做些事,还好意思盯住我不放?我真替你难为情死了!”哪知道,才说完这几句话,那影子突然跳了下来,说:“是啊,小主人,我也难为情啊!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邓逸吓了一跳,定睛看时,见地上真的立着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孩子,十一二岁年纪,矮矮胖胖的,不是他是谁?邓逸见他不像会欺负人的人,胆子大了不少,说:“你就是我的影子吗?你能做什么?”那影子说:“小主人别瞧不起人,我的能耐大着呢。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过,有个条件,我只能为你做两件事,而且只能做一年,之后,我就会脱离你永远不再跟在你的身后了。行不行,主意你自己拿。”邓逸心想:“永远脱离我,再不跟在我的身后,这有什么要紧的,不就从此缺个影子吗?少了个影子算什么?不痛不痒的,不算什么损失,行!”于是邓逸就说:“行,就这样。一年之内你得为我做我的所有作...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班主任之友(中学版)》2016年10期
班主任之友(中学版)

热腾腾的收获!——记《班主任之友》第二届公益论坛暨曲阜笔会

相遇热忱的《班主任之友》——收获自我生命的孕育和成长虽然只是不到百人的小型笔会,“班主任之友”依然做足了竭诚的准备。编辑们全天候在论坛的下榻酒店阙里宾舍大门口接待并帮助来自天南海北的班刊笔友签到入住,这回总算能把平日里总是以文字“跃然纸上”的班刊编辑逐一对上真人了。唯叹三生有幸。说句实在话,当了十几年老师,像曲阜笔会这样不收培训费反而倒贴钱请吃大餐的笔会,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识。感谢辛苦操办班友笔会、忙进忙出的编辑部老师们。我可以确信,本次笔会,自己的生命自觉有所孕育,有所成长,或许,就在将来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在某个很微小的细节,绽放出如虹般的精彩。炎炎暑热中的曲阜——收获网行伙伴的真情和厚意8月10日,中午12点,走下高铁我瞬间感受到曲阜的炎热,但心中的火热却驱使我迫不及待地打开QQ群,向群友汇报行踪,顺带约一下晚上同住的网行伙伴——同是班主任之友的作者。错过了《班主任之友》的庐山笔会,曲阜之行我倍感珍惜。除可见到神交多年的网行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