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为西部热土带来绿色生机

从几千米高空透过机窗往下望去,厚厚的黄土地沟壑纵横,几乎看不见河流的踪影,只有在山沟沟里才依稀可见一点点暗淡的绿色。这是“百名博士西部行”的成员初抵兰州时从飞机上所看到的景象。$$“百名博士西部行”活动是团中央、全国青联响应党中央、国务院的号召,组织广大青年特别是青年科技工作者参与西部大开发的一项具体工作。此项活动以短期工作、定期服务、项目合作等方式,分期分批为西部地区的企业技术创新和地方经济发展提供人才、信息、技术和项目等多方面的服务。该活动于2000年初在陕西启动,计划在年内覆盖西部其它地区。目前,已经组织了两批海内外青年博士赴西部开展人才与项目对接。此次第三批博士团为期九天,成员有来自国内各大科研院所和留学海外的50余名博士,涉及甘肃、青海两省急需的农业、环保、新材料、冶金、计算机等14个专业。他们通过座谈会、咨询论证、系列讲座、与企业进行科技项目交流洽谈、人才与项目对接等方式,为地方政府和企业提供人才、智力、信息、技术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0-08-15
《家长》2017年04期
家长

培养孩子成才需理智

做个简单、开明的家长,教育出一个单纯、快乐的孩子,反而能让家庭更和谐,孩子的未来也会更加光明、灿烂。在这样一个追求效率和成果的时代,很多家长激。在围裙妈妈的观念里,大头儿子成绩不好=考不为了培养孩子成才,可谓煞费苦心、无所不用其极,上好大学=找不到好工作=会失业=被社会淘汰,但却往往适得其反,电影《新大头儿子与小头爸爸以后的人生就是一个大写的“失败”。2:一日成才》中的情节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而性格温和、喜欢陪儿子做游戏的小头爸爸,偶虽然大头儿子聪明懂事,但是到底是个孩子,无尔还会趁围裙妈妈不注意,带着儿子出去放放风,但法克制爱玩的冲动,耽误了学业。围裙妈妈和很多家其间也不忘对大头儿子灌输“只有学习好,长大以后长一样,都在为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而不遗余力地才能成功”的理念。“培养”孩子。为了大头儿子将来不被社会淘汰,围裙一天,小头爸爸一家三口在偶然中遇到了一个妈妈努力寻找成功捷径,带着大头儿子疲于奔命在叫王成功的神秘博士,王博士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家长》2017年04期
《喜剧世界(下半月)》2017年10期
喜剧世界(下半月)

寻找傻白甜

我的亲戚王博士,名校软件专业毕业,颜值甚高,就职于世界500强企业。好几年前,年薪就已经超过50万。婚前的王博士几近完美,可自从娶了一位白富美之后,很快变得一无是处。颜值经不起审美疲劳,高薪在出身富家的妻子看来不值一提,还不及她老爸给的零花钱多。最要命的是这份薪水还得加班加点、经常出差才能获得。王博士不敢辞职,不然就彻底沦为吃软饭的小白脸了。在职场继续奋斗,能够达到的“天花板”在妻子看来也不值一哂。王博士怎么也刷不出存在感了,陷入了难以穿透的迷茫之中……相比王博士,我父亲和大哥幸福得多。父亲一生都是白丁,退休前最后一天还在“倒三班”。和他境遇差不多的同事,在家里无不灰头土脸,被老婆数落没本事。可是父亲在家一直像一只骄傲的公鸡,雄赳赳气昂昂的,具有绝对权威。父亲齐家的法宝是渲染别人家过得更差,原理类似于考50分的孩子总和三四十分的同学作比较。另外还有个绝招,常将定量分析转化为定性分析。他常说年薪5万和年薪500万,没有本质区别,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2007年10期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

王博士的画册

认识王永惕博士的人,都会这样评价他:医术高超、医德高尚。作为齐鲁医学院的骨科主任,几十年来,他不仅用精湛的医术为患者解除病痛,还为骨科的临床、科研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2007年3月8日,是王博士80大寿,他向每位来宾赠送了一本自己创作的油画集—《王博士画册》,给了大家一个意外的惊喜。打开画册,看到那一幅幅色彩绚烂的图画,真不敢相信,这位一辈子从事容不得半点随意性职业的老人,竟有如此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拿惯了手术刀的手,操起画笔照样挥洒自如。更出乎意料的是,这些颇具创意的作品,全是王博士退休后自学的成果。面对人们敬佩的目光,他感慨地说:“我从小喜欢画画,却阴差阳错当了医生。退休后终于可以‘重操旧业’了,圆梦的感觉真好啊!”多年来,王博士把绘画情结埋藏在心底,心无旁鹜地致力于医学事业,退休之后,他没有满足于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大科技(科学之迷)》2004年05期
大科技(科学之迷)

来看病的机器人

王博士开了一家医院。他这家医院是专门替机器人看病的。医院开张以来,一直都很忙。有机器人来更换肢体(磨损或意外受到了伤害),也有来给自己头脑升级的(配有高档电脑才可以从事技术含量高的工作),王博士尽可能满足了这些机器病人的要求。从医院痊愈的病人对王博士赞不绝口,这样王博士的名气就更大了,来找他看病的病人也越来越多了起来。这天,王博士正在看门诊,门外走进来一个彪形机器大汉。这大汉身高足有二米五十,面相凶狠,他进门就把房门“嘭”地关上了。王博士微笑地看着他,问:“请问,你哪儿不好?”机器人大汉瓮声瓮气地说:“我身体好得很。”王博士笑了,说:“你身体好得很,找我干什么呢?我是专门给有病的机器人治病的呀。你看外面还有那么多病人排着队要看病呢。”这机器大汉说:“我要你给我的大脑升级,我要换上世界上最高级的大脑,此外还要换个最有力气的身体。”王博士笑了,说:“这不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吗?”机器大汉说:“我就是要变成另外一个人。不过,你得把我大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红领巾(成长)》2015年04期
红领巾(成长)

机器狼

“阿暖,快离开那家伙!你不应该和他待在一起!”王博士紧张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并让周围的手下退后。一个孩子,身边竟然有一只狼。不,那不是普通的狼,而是身上有着各种奇怪装置的机器狼——王博士的得意之作。“他不是机器,他是我的好朋友!”阿暖紧紧地搂着机器狼。机器狼抖了抖头顶的几条钢链。见劝说不行,王博士按动了一个装置,“嗖”的一声,一张激光网从他手中飞了出去。“唰”的一声,机器狼肩膀上的时间装置闪过一道蓝光。阿暖随即飞快地跳到机器狼的身上,机器狼以光一样的速度躲开了激光网,飞快地奔向远方。看着只剩下一个小亮点的机器狼的背影,王博士呆在那里:“他竟然摆脱了时间方块的控制!”跑了很远,机器狼停了下来。阿暖趴在他的背上,轻轻地抚摸着他:“他们想要你回去!”机器狼点了点头:“我是他们的产品,他们需要我去为他们争取最大利益。”“你肩膀上的这个是什么?”阿暖问。机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