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血清为啥能治好姜素椿

4月下旬,本报报道了解放军302医院姜素椿教授与非典抗争的事迹,他在身染非典的时刻不顾安危以身试验,主动提出用非典康复病人的血清输注治疗(简称血清疗法),成为全国采用血清疗法治愈非典的病例,现在姜素椿教授已经康复出院。随后,从香港传来消息,香港正在开展用血清治疗非典的研究,同时广东等地也在开展相关的研究,中大医学院和威尔斯医院采用血清疗法已经取得效果,先后有70多人接受血清疗法,其中包括长期病患者和年长者,效果明显。 $$  血清为什么能够在姜教授身上有效的遏制非典病毒的侵袭,记者5月13日采访了解放军302医院姜素椿教授和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朱立平教授。 $$  大家知道,人体的血液由有形成分和无形成分组成,白血球、红血球、血小板是有形成分,血清是血液中的无形成分。用显微镜可以观察到血液中的白血球、红血球、血小板等有形成分,血清为去处纤维蛋白原后的无形成分,颜色微黄,透亮。 $$  朱立平教授解释说,血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3/05/14
《解放军健康》2003年04期
解放军健康

奋不顾身战疫魔——302医院姜素椿教授勇斗非典纪事

3月的北京,春意盎然,首都人民正沉浸在欢庆“两会”胜利召开的喜悦之中。然而,谁能想到,一个可怕的病魔此时正悄悄地降临北京。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解放军302医院首先拉开了序幕。疫情就是敌情!疫情就是命令!我勇敢的白衣战士迅速投入到阻击非典的战斗之中。在这场特殊的战斗中302医院74岁的老专家姜素椿教授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积极参与抢救非典患者。不幸感染非典后,他在自己身上大胆试验,为人类战胜非典摸索出了一条宝贵经验,用忠诚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赞歌。年过古稀,坚持战斗在一线3月7日8点多钟,姜素椿教授突然接到该院医务部紧急电话,让他赶快到医院病区指导高危病人的抢救。此时,病人已经插管,生命危在旦夕!院领导知道姜教授曾患癌症做过放疗,坚持让他在病房外坐镇指挥。然而,对此病已有所闻的姜教授深知这是一种烈性传染病,事态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他哪能坐得住?于是,他不顾院领导的劝阻,硬是闯进了隔离病房,全力组织抢救,但这位患者终因年事已高、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医药指南》2003年08期
中国医药指南

医德医风永驻 高尚爱心常在——“医德风范奖”获得者姜素椿教授2万元奖金转赠仪式侧记

2003年7月10日上午10点,在中国医学基金会会议室,举行了“医德风范奖”获得者姜素椿教授2万元奖金转赠仪式,转赠对象是河北省保定市顺平县河口乡石门庄村医疗所已故医生石五林的家属。出席该会议的有中国医学基金会常务副会长殷子烈、副会长王永麟等,解放军302医院传染病学科姜素椿教授、政治处主任张伟平同志,河北保定市河口乡石门庄村石五林医生之女石银雪及河北保定市顺平县相关领导等。 5月29日,’‘中国医学基金会华源医德风范奖”颁奖仪式在京举行。获奖者之一的姜素椿教授发扬高尚情操与无比爱心,当即将奖金2万元转赠给中国医学基金会,并委托医学基金会代为寻找一位适合获取该奖金的人选。中国医学基金会所有成员经过寻找、筛选,最终确定河北省保定市顺平县河口乡石门庄村医疗所已故医生右五林为接受姜素椿教授奖金2万元转赠的获得者。 74岁高龄的姜素椿教授,是解放军302医院传染病学科教授。虽然身患癌症,在抢救北京首例“非典”危重患者时,身先士卒,毅然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湘潮》2004年01期
湘潮

抗“非典”战场上的英雄——记姜素椿教授

与传染病交手一辈子的老专家姜素椿教授没有想到,在他退休后全国不少地区遇上了一场突如其来的、传染性很强的呼吸系统疾病一一非典型性肺炎。疫情就是战情!疫情就是命令!身为传染病专家,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姜素椿以他74岁古稀高龄、以白衣老战士的身份为战胜疫魔冲上最前线,赴汤蹈火;不幸被感染之后,又以他患鼻咽癌经历了放疗的赢弱身躯,冒险在自己身上进行治疗试验,用生命趟了一回死亡“雷区”,为救治“非典”病人开辟出一条新路…… 疫俏赵是战右轰盗塑漓曝酸丛叫龙嵋盗崖逾奎卫醚然闯进非典病入浦参房 2003年3月的北京,春意盎然,连一向肆虐的沙尘暴也失去了袭击的威力。谁能想到,一种可怕的病魔一非典型性肺炎正悄悄潜入北京,来势之凶猛令人始料不及。解放军302医院便是“战火”突发之际的主战场。 3月7日晚上8点多钟,刚吃完晚饭的姜素椿正准备看电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老人家中祥和的气氛。本来姜素椿已经退休,没有大事,一般人不会在晚上打扰他。老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湘潮》2004年01期
《神州》2003年Z1期
神州

一名医生的战地日记——解放军302医院抗“非典”纪实

4:10。科主任赵敏把作为病区主治医师的我叫到办公室.说301医院;l奇有3名“发热待查“的“怪异”病人转来我区,怀疑是”非典型月市炎”,需要马上腾出一问空病房来。我二话没说,立即去现场协调。4:20。病人送到,2名用平车推着,1名扶着,看来病情都相当危重。大家迅速行动,完善相关检查,提出初步治疗方案。由于各项工作均需重新安排。大家工作到很晚,晚上11:10。我才收拾停当回家,真有点累。 昨天,一名重症患者去世了,这给大家的打击很大,情绪有一点低落,也让同志们更进一步认识了这种疾病的严重性和复杂性,它已远远超出了我们现有的知识范围,从致病原上看,我认为这绝非一些媒体曾经公布的“衣原体”所为.也绝非普通意义上的“非典”,其中肯定“躲藏”了一个更加“危险”的“家伙”,只是人们尚未看清它而已。这个“病”究竟是什么昵7我想应尽快给广州的同学打个电话.了解一下广东同行的看法和经验,毕竟这个“非典”是广州最先报告的。 两天来,曾经与首批三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神州》2003年Z1期
《金秋》2003年09期
金秋

与SARS赌命——为了那么多的SARS病人

2003年3月7日2不点半,北京302医院的1号重危病房里,一班特别抢救小组的七位专家、医护人员密封着口罩、一身防护衣,正对一位重症SARS患者实施最后的抢救,负责指挥此次行动的是该院74岁的传染病学专家姜素椿教 于授,他站在床斗才手一术医生说,“开始!”医生的手术刀果断地切开了患者的气管,接通了呼吸机的氧气导管。 当时,除了在场的医务人员少林贡摊的人们舜右人知猫拉次抢救的真正含义。当然现在我们可以告诉人们—这是整个北京遭遇SARS的第一个病例! 这位患者陆某来自某西部城市。今年2月20日,他的女儿陆小兰去广州,几天后回来立即发烧、咳嗽。灾难降临在陆家,他的父亲、母亲、弟弟、弟媳等六位家人也同时发病。 3月4日,陆家共七位患者来到当地的市级医院救治。当时,当地医院对SARS尚无认识。在诊治不力的情况下,陆家开着两辆私家车于3月5日来北京诊治。在骊转两家医院之后,解放军302医院于3月7日收治了陆家患者。当时陆小兰父亲的病情最为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秋》2003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