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祖强:从从容容才是真

求学历程 $$  张祖强是贵州赤水人,出生于1971年的冬天。张祖强是家里孩子中最小的一个,上面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张祖强的父亲是一个医生,母亲和奶奶都是教师。家庭的整体文化素质使张祖强在学习时有着比别人更高的起点和更加明确的努力方向。他坦言,“小时候家庭的教育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奶奶是一个乡村教师,她从小就给我们灌输”要当科学家“这种思想,我想这对我来讲应当是一种精神的支柱”。在填报大学志愿时,张祖强报考了南京气象学院的气象和天文两个专业。最终,他被气象系录取。 $$  贵州地处西南,偏僻的地理位置使得它同内地沿海省份相比经济、教育都欠发达。赤水作为贵州的一部分,除了当年红军那场赫赫有名的经典战例外,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让我们再提起它。在贵州时学习成绩一直很好的张祖强到了南京气象学院后,贵州的教学质量与发达省份的差距便显现了出来。比如他的英语基础就比别的同学差。刚进校的时候英语对于张祖强而言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他刻苦,通过自己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3/07/02
《江苏教育》2016年49期
江苏教育

向着梦想的教育靠近——张祖润老师印象

“人的生存有着许多姿态,而行走的姿态是最美的。”我和张祖润老师是有缘分的,他是常州市学科带头人研修班上我的签约徒弟。他是一位幸福的行走者,从教近二十年,他始终坚守着自己的教育理想,艰难跋涉,润物无声地实现着自己的初心。‘‘达,始于勤”的执着“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张老师是一个有精神的人,也是一个勤奋的人,这体现在他专业发展的追求上。中师毕业时他便取得了大专毕业证书,这的确可贵,也为他积累本体性知识打下了坚实的根基。参加工作后,他在教学研究之路上勤奋钻研,攀登了一座又一座山梁。他25岁通过了中级职称评选,29岁成为地市级学科带头人,31岁就被评为高级教师,实属不易。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当专业发展遭遇瓶颈、陷人困境时,他主动寻求机会,把握自我发展的主动权,来到了常州市实验小学。在新的学校、新的岗位上,他更加勤勉地学习,执着地行走,先后参加市级和省级小学数学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取得了不错的名次,2013年,他参加江苏省小学数学优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省人民政府公报》2017年09期
四川省人民政府公报

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聘任张祖芸为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的通知

川府函〔2017〕51号四川省人民政府参_室及有关单位S四川省人民政府第145次常务会议决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学教学设计》2017年13期
小学教学设计

真·诚·趣——感悟张祖庆习作课堂三味

著名特级教师张祖庆的习作指导课《我的小伙伴》,让人回味无穷。请看下面的教学片断———师:我们来交流一下,让你印象最深的人是谁。生:章同学。师:他让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一点?生:(笑着揭发)他老是说一些让人听了头皮发麻的话。师:举个例子。生:比如要收作业本了,他就会小声地柔柔地用娘娘腔似的语气说——交作业了……(生拿腔拿调的模仿引来一阵大笑)(师让生在黑板上板书:娘娘腔)生:老师,章同学老是捉弄其他同学。(板书:捉弄人)生:章同学怕蜘蛛。记得上次,章同学发现课本上有一只蜘蛛,吓得把课本扔得老远。师:嗯,请板书“怕蜘蛛”。生:章同学喜欢六年级的一个沈同学。(话音刚落,教室里哄堂大笑。有的学生居然把沈同学的大名说了出来,大家笑得更欢了。此时黑板上呈现如下板书:1.娘娘腔;2.捉弄人;3.怕蜘蛛;4.喜欢沈同学。)师:喜欢女同学是正常的,张老师小时候也喜欢过女同学。不过,只是喜欢哦。如果让你用两件事来写章同学,你觉得哪两件事可以组合,突显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画报》2017年06期
黑龙江画报

龙江宜养老 候鸟夏北飞

“啊!终于又呼吸到黑龙江的空气了!”刚下飞机的张祖义微闭着双眼,做了一个深呼吸,张开双臂喊道:“黑龙江,我又来了!”6月12日,张祖义带着老伴,与其他500多名来自上海、浙江的知青一起,包了三架飞机,再次回到黑龙江。为了回忆青春,也为了旅居养老,他们要重走黑龙江。这批候鸟老人的集中抵达,也标志着龙江夏季旅居养老拉开了帷幕。此时的上海已是高温天气,哈尔滨却依然凉爽。张祖义是上海人,1971年十八岁的他响应号召“上山下乡”,来到黑龙江,那是他第一次踏上这片黑土地。在黑龙江的生活从塔河开始,随着机械流动大队,张祖义走了很多地方,1979年,他回到上海,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他时常怀念黑龙江的森林、江河、清风,还有这片黑土地。“老伴儿最大的愿望就是带我故地重游,经常跟我炫耀黑龙江,果然名不虚传。”张祖义的老伴说,“我们用5天时间,游哈尔滨、大兴安岭、黑河、齐齐哈尔、大庆等原知青驻点,我们要回忆知青奋战往事,感受龙江旅居养老的魅力。”来自上海...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小说月刊(上半月)》2017年08期
小说月刊(上半月)

张祖奎传

张祖奎在开州教育界就是个传奇。我这样说并不是夸大其词,他真的就是个传奇。我年轻的时候在东里中学组织了一次酒王大赛,其实我们并不是要搞什么比赛,更没有什么自诩酒王的意思,纯属东里中学太偏远,又没有什么娱乐。看电视没有信号,听收音机杂音太重,一群年轻人灵魂无处安放,喝酒解闷。有人提出把酒喝出个高潮来,于是我就组织了十二个人,上桌一人一瓶极品诗仙,喝完的进入下一轮,可以申请提前退场,结果我喝完两瓶半后成了坐在桌上的最后一个人,也就因此得到了酒王的称号。后来有个姓朱的老师对我说:“小陈,你喝酒确实厉害,但比张祖奎还差点儿。”我没有听说过张祖奎,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朱老师说看来你还不是真正喝酒的人,就给我讲了张祖奎的一段传说。据说张祖奎原来是个民办教师,后来当了满月小学的校长,二十多年了,校长现在还是他。他就是因为喝得酒才转了正,当了校长,所以朱老师让我把这个特长要好好发挥,今后前途无量。“刘杰,你知道不?”朱老师接着说。这人我不仅知道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