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是我们不想“干净”

“非典”带给人们一个强烈的信号冲击,即干净问题。生活习惯要干净,生存环境也要干净。于是有人著文说,重点是要改变老百姓很多陋习。例如“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  窃以为,这话说对了一半。客观地说,老百姓是有一些不良习惯,但老百姓并不是不想干净,有些事是老百姓想求干净而不得的。 $$  譬如饮水问题。还没有听说谁愿意喝污染水而不想喝干净水,问题在于无净水可饮。有资料说,目前我国水环境面临三大难题,形势严峻。一是主要污染物排放量远远超过水环境容量。二是江河湖泊普遍遭受污染。三是生态用水缺乏,水环境恶化加剧。辽河、黄河、淮河地表水资源利用率已远远超过国际公认的40%的河流开发利用率上限。一些北方河流呈现出“有水皆污、有河皆干”的局面,生态功能几近丧失。因此,今年国家环保总局将开展以“让人民喝上干净水”为主要内容的严查环境违法行为专项行动,严厉打击污染水环境、破坏水生态的违法行为。这就清楚了,不是老百姓不想喝干净水(纯净水畅销就是例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3/08/18
《长篇小说选刊》2008年02期
长篇小说选刊

我是我的神

生命在一处处不为人知的地方诞生,也在一处处不为人知的地方倒下。乌力天扬擦掉剃头推子上胎液般晶莹的油,把擦干净的剃头推子放在床头柜上,病床上坐下,拿过一只枕头垫在腿上,把伸向躺在床上的父亲,环住父亲的胳肢窝,慢用力,一点一点,把父亲抱到自己的腿里,安置好,取过围布,咬掉围布上的线,替父亲仔细围上,然后拿起剃头推子。浓烈的丹参味扑鼻而来,还有一股什么西正在腐烂的味道。呼吸机过滤器里传来泡冲击蒸馏水发出的声音,显得懒散而疲不堪的生命监视仪上,暗绿色的显示波僵般呆板地来来去去,落下一片片数字蛇蜕。乌力天扬在自己的头上试了第一推子。推子,很好用,咬合起来几乎没有声音。片头发无声地落下来,掉在乌力天扬的裤上,乌力天扬没有管它,开始给父亲剃头。剃得很小心,很认真,每一推子都像执著垦荒者,推进得十分彻底,推进到可以望见和可以抵达的尽头。当乌力天扬做着这件事情的时候,乌力家的成员,母亲萨努娅、大儿子乌力天健、二儿子葛军机、三儿子乌力天时、四儿子乌...  (本文共280页) 阅读全文>>

《译林》1996年02期
译林

致命的治疗

一刀/人/ 《致命的治疗》(Fata1C盯e)是罗宾·科克继《白衣怪圈》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医学惊险小说。作者是一名医生,熟谙医疗界的内幕,又善于编织故事,因此他所写的小说虽然都是以医院为背景,但因切入点不同,使人在似曾相识中又觉得别有洞天。本篇揭露了美国医疗制度改革中出现的种种弊端,呼吁医疗率业应把病人的利益放在首位。 经作者与博达著作权代理公司授权,本社享有该书中文简体字本专有出版权。 --一编者序曲 2月17日对于萨姆·弗莱明来说是一个生命嘴曳关的日子。 萨姆认为自己是一个十分幸运的人。作为华尔街一家大公司的经纪人,他在46岁时便发了财。后来,他像一个颇知进退的赌徒一样、带着自己的积蓄从纽约钢筋水泥的大峡谷中逃了出来,躲进了弗蒙特田园般的巴特莱特镇,在那里开始了他终生梦寐以求的事业:绘画。 给萨姆带来好运的部分因素一直是他的健康。但在2月17日4点半钟这一时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许多细胞中有无数的水分子开始分裂为两部分:一...  (本文共16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译林》1996年02期
《黄河》1996年02期
黄河

乡村豪门

第一章 公元一千九百九十五年严冬,一个暴风雪肆虐的夜晚,平阳县电视台忽然停播了例常编定的节目,连续播放吉星焦化公司临时招工清扫公路的广告。据称,次日不论任何单位任何人,只要愿意参加清理从吉星公司所在的白云镇到火车站道路上的积雪,将得到每平米五元的报酬。已经关机的广播电台也重新开机,播放相同内容的广告。播音员甜美圆润的嗓音被凛冽的风撕咬得七零八落。 堂堂政府的喉舌,插播一家私人公司的扫雪广告,如此异乎寻常的事,在平阳县却没有任何人大惊小怪,人们早已习惯了吉星公司和它的老板苏荣生的名字,知道其有实力左右全县的经济生活。一些在经济部门工作的人,还多少知道一点这则紧急广告的来由。 平阳县有数以百计的私营焦化企业,但就其规模、资格和影响来说,没有一个能与吉星公司的苏老板抗衡。去年以来焦炭销售虽说转旺,但总的来说还是供过于求,许多老板在为寻求稳定的主顾劳心竭虑,苏老板却始终没有为此发愁过。前不久,苏老板的亲家—省五金矿产出口公司经理范朝文到...  (本文共17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黄河》1996年02期
《译林》2012年04期
译林

变色龙的阴影

查尔斯·阿克兰中尉在伊拉克战场遭敌偷袭,头部严重受伤。从伊拉克回国后,他在医院接受康复治疗。他变得疑神疑鬼而且异常好斗,特别是针对女性。他攻击护士,攻击自己的母亲,攻击前未婚妻。他拒绝了进行整容手术的医疗建议,而是选择接受这一缺陷,带着伤疤生活。他切断了与先前生活的所有联系,只身移居伦敦,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也许是因为偏头痛,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他陷人了悔恨和偏执的泥潭,表现出一系列反社会行为。直到有一天,他的过激行为引起了当地警方的注意。警察正在调查最近发生的三起谋杀案,案件显然是经过极端残忍的谋划,而这一特点正是阿克兰身上所呈现出来的,他变成了头号嫌疑犯。这一切都是怎么了?是创伤性脑损伤导致的应激障碍,还是因为战友的牺牲而心怀内疚的创伤后反应,或是其他什么更加深远的东西的影响?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真的如他的前未婚妻所言,他一直都是个表里不一的变色龙吗?他是否能够控制自己的极端行为,他真的痛恨女人吗?如果他真是这样,为什么在...  (本文共16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译林》2012年04期
《参花(上)》2015年04期
参花(上)

沉默的群山

献给我历经磨难的祖国献给我英勇不屈的先辈一名震皖南的大学士程学理返回皖南的消息再次震动了整个皖南山区,也震动了地处皖南山区中间地带的青山县大青山脚下的千年古村汪村。青山县是皖南山区历史最古老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一个县,历史上有时归宣城府管,有时归徽州府管,自古就有小皖南之称。大青山是本县最重要的一座山,也是皖南山区最重要的一座山,是皖南山区千水万溪的发源之地。大青山把青山县一分为二,山南边的十有九姓姓汪,山北边的十有九姓姓赵,自古就有南汪北赵之说。由于青山县城在南边,所有南边汪姓自古就养成了经商的习惯,十有九商。汪姓商人走出皖南,自成徽商一派,遍布各省,远走全国各地,形成的势力很大,在皖南举足轻重,形成在全国影响巨大的汪氏商会。北边的赵姓经商的也不少,但更重视农耕诵读,出的才子官人绝冠皖南,名人宰相将军举人数不胜数,那里最闻名于世的还是出了无数忠烈女子,那里的节女堂和贞节牌坊闻名皖南,天下无双。汪村是汪姓最古老最大的村子,也是皖南...  (本文共12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