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乌专家能让废井再歌唱

据不久前公布的一项西方专家估计数字,再过40多年世界石油资源便将告罄。但乌克兰一家基金会的会长维克多·科瓦连科和经理彼得·戈洛瓦久克认为,这个估计是不正确、不可信的。他们说,一、二次采油的总采收率最高也不过40%,所以报废油井里仍有大量的石油可采。按他们保守的估计,报废油井修复后至少可再采15年。 $$  他们建议采用他们的报废油井修复技术,将世界各地的报废油气井加以修复开发,从而“开辟海洋油气以外的第二个世界油气资源”。 $$  所说的报废油井修复技术,主要包括“油气井压缩泵管沥青、树脂、蜡等沉积物的清除技术”和“恢复和强化油气井和增压井功能的多用技术”。前一个技术应用的是点面加热清除法,后一个技术是用倍增振动器制造水力波振荡而使油气层解堵。 $$  科瓦连科和戈洛瓦久克在“报废油井再生利用战略性商业计划书”中这样介绍道: $$  全世界的油气工业都无法摆脱油气井压缩泵管内外的沥青、树脂、蜡等物质沉积难题。目前,用以对付这一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4-07-29
《油气藏评价与开发》2017年01期
油气藏评价与开发

煤层气直井真三轴水力波及压裂实验研究

3.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重庆气矿,重庆400021;4.中海油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工程技术分公司,天津300457)我国煤层气资源较为丰富,主要分布在华北和西北等地区,我国煤层气埋深2 000 m以浅的资源量达到36.8×1012m3,居世界第三位[1]。煤层气作为一种非常规资源,其储层普遍具有“低压、低渗、低孔”特征。因此,一般通过水力压裂来提高气井产量[2]。研究发现,水力压裂过程中将产生应力干扰,在一定程度改变区域内的初始地应力状态,甚至使地应力方向发生反转[3],这有利于充分利用煤岩中大量发育的面、端割理系统,从而形成裂缝网络。目前国内煤层气开发主要以直井为主,但煤层气单井压裂过后压裂液滤失较为严重,应力干扰作用十分微弱,难以有效沟通天然裂隙而形成复杂裂缝网络。基于此,提出煤层气直井水力波及压裂技术,对两口或多口相邻的直井同时压裂。传统水平井同步压裂[4]仅能在裂缝尖端产生应力干扰,而水力波及压裂能够在水力裂缝之间形成...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石油机械》2019年06期
石油机械

水力波动注入压裂下连续管的动态力学行为

0 引 言连续管水力喷射环空加砂多级压裂是目前油气藏储层改造和试油完井作业的一项重要技术,广泛应用于低渗透油气藏及页岩气藏储层改造中,最大程度地实现了储层的精细化改造,提高了油气井的压裂增产效果。为了进一步提高连续管水力压裂的改造效果,有效降低连续管环空最高压裂作业压力,笔者前期提出了一种新的水力波动注入压裂增产工艺,即通过人为地快速改变压裂泵组工作转速(或工作频率),实现压裂泵组不稳定的排量和压力输出,这种不稳定的注入方式可以实现裂缝的有效扩展和提高压裂的增产效果[1]。作为水力压裂的关键部件,连续管在井下的力学行为和性能好坏直接关系着油气井压裂施工的成败。在水力波动注入压裂作业中,连续管承受复杂的动态载荷,如动态的外压、轴向力以及弯曲接触力等耦合载荷。在复杂的动态载荷作用下,连续管的载荷模式、应力状态和结构完整性可能会呈现出不同的力学规律,同时,复杂的动态载荷容易引起连续管强度降低、变形失效和疲劳断裂等问题,直接影响水力波动...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广州化工》2018年12期
广州化工

水力波及压裂技术及其在沁南深煤层中的应用

随着我国能源结构的调整,煤层气作为非常规天然气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沁水盆地是我国勘探开发程度较高的煤层气田,其大于1000 m埋深的煤层气资源量占全盆地总资源量的47%[1-2],相比于中浅煤层气,深部煤层气含气量更高,我国煤层气开发重点逐步转向800 m以深煤层[3]。但深部煤层基质渗透率更低且水平主应力差大,依靠常规单井压裂很难形成复杂裂缝网络,不能有效降低煤层渗流距离和流动阻力。本文借鉴美国页岩气水平井同步压裂理念[4],提出深部煤层气直井同步压裂技术,以期利用裂缝间干扰,减小水平主应力差,甚至使水平主应力转向,促使水力裂缝转向沟通深部煤层中的面、端隔理等弱结构面,在煤层中形成复杂裂缝网络。在沁南柿庄区块成功实施了4个井组的水力波及压裂,压裂后产气效果明显,为该区块煤层气压裂技术优化方向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指导和实践支持。1水力波及压裂缝网形成机理1.1应力干扰数值模拟及分析单一水力裂缝在地层内延伸过程中产生的诱导应力可以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天然气工业》2017年10期
天然气工业

深煤层水力波及压裂技术及其在沁南地区的应用

0引言我国煤层气储层普遍具有“低压、低渗、低孔”的特征,基本上每口井要达到经济产量都必须采取水力压裂[1-8]。我国近几年开发重点逐步由浅煤层转向深煤层[9]。沁水盆地是我国勘探开发程度较高的煤层气盆地,其大于1 000 m埋深的煤层气资源量占全盆地总资源量的47%[10-12]。相比于中浅部煤层,深煤层具有“四高三低”(高地应力、高地温梯度、高变质程度、高孔隙压力、低渗透率、低孔隙度以及低抗压强度)的特点,这使深煤层的压裂改造更加复杂,适用于中浅部煤层的水力压裂技术不完全在深煤层适用。因此,必须针对深煤层研发新的压裂工艺及材料[13-18]。深煤层孔渗条件较差,即甲烷在基质中的运移能力差,如果想获得理想的产量,就需要把煤层“压碎”[13],从而增大储层改造体积(SRV),形成大范围的裂缝网络以减少渗流阻力和在基质中的渗流距离。相对于页岩储层,深煤层储层的脆性指数[19-21]仍然很低,不利于形成复杂缝网。深煤层水平主应力差较大...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云南水力发电》2014年06期
云南水力发电

一洞双机电站水力波动下负荷稳定控制策略

0引言某大型水电站采用一洞双机引水形式,有着引水隧道长、水头高、水击力大的特点,机组相互间的水力干扰较大。从进水口至上游调压室的引水隧道长约16.67 km,电站设计额定水头288 m,采用四洞八机布置形式。每个水力单元两台水轮发电机组共用上游调压室,调压室采用上阻抗式设计,水位波动幅度大。恶劣水力工况下及电网故障时,电站机组出现的负荷波动对电站和电网安全运行存在着较大的威胁。对于长隧洞引水电站,国内就不同工况和条件下的蜗壳水力特性变化做了很多研究,从设计上提出了更精确的计算和优化,来保证最恶劣条件下引水系统的安全。但在电站投产后实际运行中,出现了多次水力大幅波动造成机组负荷波动、越限的情况,因此需要从现场设备上制定防范措施,来适应一洞双机电站的特点,减小对机组寿命和电网安全的影响。1问题分析与引出一洞双机电站同一引水单元中机组发生甩负荷跳闸时,由于流量迅速减小,在水锤效应以及调压井对水锤效应的吸收两种作用下[1],会导致另一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