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影像文化双赢策略

2004年,面对蓬勃发展的中国数码影像市场带来的无限商机,面对聚集于数码产品魅力的庞大消费群,佳能没有错失良机:4月,佳能在中国上海首次召开了佳能亚洲EXPO博览会,向中国用户展示了佳能公司的全线产品;8月底,中国成为佳能最新PIXMA打印机品牌全球发布的首发站,首次让中国用户最先目睹了佳能新系列照片打印机的风采……与此同时,佳能宣布其2004年DC上半年的销售量已经相当于2003年全年的销量;佳能单反数码相机已经占有60%-70%的市场份额,稳居数码单反市场第一的宝座。 $$  对于佳能中国来讲,2004年是迅速发展的一年,不断创新的一年,也是其在影像市场大鹏展翅的一年。在“影像文化,尽在佳能”的理念指导下,佳能在输入输出影像市场上赢得了双丰收。 $$  70余款新品,企业实力的体现 $$  从2004年2月起到2004年年末,佳能陆续推出了涵盖输入输出领域的9大系列影像新品共计70余款,其中包括了传统小型相机和单反相机、数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4/12/29
《东南传播》2018年06期
东南传播

光影对话:两岸大学生影像文化交流与思考——以厦门大学两岸大学生影像联展为例

一、厦门大学两岸大学生影像联展缘起与发展2018年5月25日,由厦门大学主办、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联合承办的第五届两岸大学生影像联展成功举办,来自大陆、台湾、香港各大高校的师生共同见证了这一重要时刻。两岸大学生影像联展起源于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与台湾政治大学传播学院多年来的影视作品交流。2012年,台湾政治大学新闻学院广播电视系的师生,携其8部影视毕业作品前来厦门大学进行展示切磋,开启了两岸两校之间学生影像作品的交流;2013年厦大新闻传播学院14名师生带着3部作品前往台湾政治大学参加其主办的“两岸三校影像交流展”;2014年,厦大新闻传播学院创办首届两岸大学生华语影像联展(后改名为两岸大学生影像联展),邀请包括港澳台各地的全国高校师生携作品共同参加展出。每年的影展历经3个多月的筹备和多轮筛选,最终遴选出五十部左右的优秀影片入围影像联展,在厦大轮流展播,并最终有4部作品登上影像联展的首映式。所有的作...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博览》2017年07期
中国民族博览

关于泛文化时代下高校校园影像文化建构的几点思考

我国的高等教育,承担着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具有创造能力的高层次人才任务,同时也承担着传播、创造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化、促进社会全面进步的使命,其在传承民族文化、弘扬民族精神等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在高校里,对影像文化进行科学建构以及有效利用,可以推动高校文化的建设,提升教书育人的水平,为高素质人才的培养以及我国文化软实力的打造提供思想和文化上的保障。一、泛文化时代与影像大众化近现代以来,科学技术特别是传播媒介的发展,使文化发生了质的变化。文化,成为了一种商品化的生活方式,时空的同步性、大量复制性、文化产品的商品化、广泛的流行性等特征使文化不再呈现为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二元对立的模式,它们之间的界限日益模糊,甚至消失,最终出现一种多元的、多样化的状况,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泛文化”形态的出现。在泛文化时代里,最重要的形式是以商业为主要目的的大众文化。大众文化说到底是一种感官享乐性消费文化,也是一种鼓励物欲的商业促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南传播》2016年12期
东南传播

如何看待影像文化志中“局内人”与“局外人”的关系?

影像文化志作为一种用影像方式记录社会文化发展历程的工具,以其特有的影像语言而相异于其他记录方式。在影像的制作过程中,出于创作者的不同意图和渴望达到的预期效果,作品难免会渗入创作者的主观意识,也正因为如此,用影像作为社会文化的一种记录,往往具有暧昧不清的特点而难以达到真正的纯客观记录。我们作为影像文化的记录者,该如何做到相对意义上的绝对真实,同时作为影像文化的接受者,又该如何面对这种真实,这就涉及到如何处理影像文化志中“局内人”与“局外人”的关系。彭吉象先生在其著作《艺术学概论》中,将艺术生产的全部过程归结为艺术创作、艺术作品和艺术鉴赏三个部分。艺术创作是艺术作品的生产阶段,艺术鉴赏是艺术作品的消费阶段。艺术创作是一个创作主体和创作客体相互作用的过程,这其中包含了丰富的“局内人”和“局外人”。艺术鉴赏是欣赏主体对欣赏客体能动反映的过程,这其中“局内人”与“局外人”也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因此,笔者将着重从艺术创作和艺术鉴赏两个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电影评介》2017年04期
电影评介

一种艺术形式与文化形态的表征——谈影像文化对民族性的彰显

一、影像文化的功能影像文化能塑造社会文化心理,作为影像的电影不是个体的事业而是一种社会群体共同打造的事业,它倾向于照顾社会群体的普遍文化心理;由于各个国家和民族长期沉淀下来的集体无意识,影像的生产是对这种集体无意识的反映,就某个角度而言,它集中反映了这个民族或国家的意识形态以及代表了该民族或国家的文化发展水平。影像文化生产的意义乃由幕后的制作团队所设计,由于天生的商业属性,影像文化的生产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影像文化消费,但其前提是这种设计与受众的反馈具有同一性,这其实就是社会文化心理学问题。普列汉诺夫在《论艺术》中揭示说:“社会文化心理是经过遗传积淀下来的传统的思维模式、生活经验、审美心理等原始心理印迹的集合,在人们的审美领域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1]西方不同时期的影像所塑造的英雄人物都风靡一时,就显示了社会文化心理的作用。如《洛奇》中的洛奇坚定勇敢、执着不屈振奋了上个世纪80年代经济衰落时期的美国人。《辛德勒名单》中倾家荡产冒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电影》2017年04期
当代电影

论影像的“想象共同体”:感性、理性和神性——互联网时代下的影像文化思考

在照相机发明几年之后,费尔巴哈说“我们的时代”是一个“重图像甚于事物,重复制品甚于原作,重表现甚于事实,重现象甚于存在”⑴的时代。在照相机发明后的半个世纪,电影诞生了,“我们的时代”由“图像”的时代进阶到“影像”的时代。图像和影像,最初是用来记录世界,然后是表现世界的。时至今日,世界似乎已经被图像和影像包围甚至替代:影像的世界趋向于取代真实的世界,副本的世界趋向于取代正本的世界。生产和消费影像成了现代社会的主要活动之一;智能手机、数字设备以及互联网,让影像的制作和传播变得触手可及。人人都在制作或观看影像。人们要么是在屏幕上被看见,要么就是在观看屏幕-----------个影像的世界而不是文本的世界、“一种图像的而非文本的世界观”⑵正在到来,甚或已经到来。人们带着巨大的贪婪和不自觉的欲望消费着影像,反过来这种欲望又影响了影像再生产。当下的影视生产受到观众欲求的巨大影响,比如“粉丝经济”或者I P生产,影像生产被建构在“受众经济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