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看看多少年后自己是什么模样

本报讯(赵力 记者 张哲浩) 想知道若干年后的自己是什么模样吗?西安交通大学日前研制成功的“人脸图像智能处理系统”就具备这种独特的功能。这个系统通过运用一种真实感极强的人脸绘制方法,可以将一幅平面二维的人脸图像变换为具有不同视角和多种复杂表情、年轻化和老化的图像,并可根据现在的照片预测若干年后年龄衰老或者若干年前年轻时的人脸图像。 $$  “人脸图像智能处理系统”是西安交大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所完成的国家自然科学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项目。在中国工程院院士郑南宁的带领下,经过3年多的艰苦攻关,建立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AI...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5-01-03
《老年世界》2019年04期
老年世界

清朝大人流行“螃蟹坐”

晚清的老照片看多了,发现一个现象,清朝大人们坐着照相的时候,都喜欢把两脚尽量分开,撑得大大的;两只手则撑在膝盖上,感觉非常威风。官阶越高,撑的面积就越大。如果跟洋人一起坐,就显得清朝大人有点霸道了。当然,我这里讲的清朝大人,不是专指满人,汉人做了官的,也算。鲁迅回忆他在江南水师学堂时,说那里的老生走路,一定要把两只胳膊撑开,像个螃蟹。他后来在官场上,见识了好些这样的“螃蟹巨公”。资格老、官阶高的人,无论行走还是坐立,姿态一定要有点嚣张的感觉,否则,就显不出自己的地位来。当然,晚清时节的大人,跟洋人在一起的时候,除李鸿章一人之外,是没有什么人敢放肆的。但是,拍照为何要如此张扬,有些人两条腿撑的面积几乎盖过了洋人?想来想去,只能说这是一种习惯。能跟洋人一并坐着合影的大人,都是最高首长,其他人都得在后面站着。最高首长,一人独大,平时被奉承惯了,爱怎么摆姿势就怎么摆,照相的时候,难免本相暴露,于是就那样了。不过,清朝大人们肯定不会总是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心血管病防治知识(科普版)》2017年06期
心血管病防治知识(科普版)

条纹看多就头疼可能是光敏体质

有偏头痛毛病的人可能都有过这样一种体验,看到条纹T恤衫或者斑马就想躲远远的。研究发现,一些人看到黑白条纹相间的东西就会引起头疼反应。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荷兰的研究团队发现,这些人之所以出现不适反应,是大脑中的伽马振荡加速导致的,而这种症状一般发生在光敏者身上。光敏者容易引起偏头痛据报道,荷兰乌得勒支大学医学中心的研究团对一些光敏者给予黑白条纹刺激的同时,利用连接到大脑的电极来检测脑中的脑电波情况,发现这些人脑电波出现应激反应,这些反应可能引起偏头痛、痉挛等。而只要拿走这些黑白条纹的试验品,或者改变颜色对比、改变条纹相间的宽度,实验者的不适症状都可以缓解。人们还发现,那些条形码或者大楼设计中采用黑白条纹相间结构的,也可能使光敏体质的人引起头疼反应,甚至有些极端病例中,还会出现癫痫等病症。朵拉·霍尔默斯医生表示,“我们的研究可以给建筑设计者一些参考,至少他们可以避免使用那些会引起脑电波应激反应的结构,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人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青年(珍情)》2016年12期
新青年(珍情)

我们还能好好吃饭吗?

和朋友出去吃饭,菜刚上桌,朋随友突然大手一挥说:“先别动!”我猛用然一惊,怎么着,难不成菜里有毒?朋者友哈哈大笑,武侠小说看多了吧!说的完,拿出手机,对着仅有的一盘西红柿炒蛋全方位无死角地拍了一番,然了后示意我可以开吃了。一边吃饭,朋息友一边看手机,同时也跟我分享一些弄好笑的评论,还和我讨论怎样回复可机以更幽默好玩。吃完饭走出饭馆,朋刻友突然拍着脑袋问:“刚才我们吃了里啥来着?”满现在很多人都喜欢把生意放到这饭桌上去谈,一边吃饭一边说话,谈常笑风生间,生意就谈妥了。既提高了容效率,又节省了时间。不过,可惜的是,浪辜负了那些餐桌上未动几筷的美食。地人们的心思都在生意上,谁还会细心的品味菜肴的味道呢?再好的美食也只的是一种用来融洽氛围的工具。恋爱中的人们也喜欢一起去吃睡饭。花前月下,你侬我侬,传不完的情,传说不完的话。你的眼里全是我,我的说眼中只有你,“有情饮水饱”,此时就是里来一盘苦瓜,也能吃出甜蜜的味道来。一于是,食物就变成了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花》2016年19期
山花

小时代的大艺术

著名画家朝戈先生曾经说过:“20世纪90年代以来,整个社会的文化生活是非常低迷的。我们的社会生活比以往具有更多投机色彩,艺术本身已不再被当作目的。这些事情我们看多了,也就认同了,合理化了。但正是在这种状况下,丁方一直坚持自己的精神索求。丁方的展览所表现的那种力度、那种英雄式语言,很像大号的男高音。男高音最高亢的时候,一是英雄式的,一是原始感情。从艺术家的当量上来讲,丁方不是一个一般的艺术家,他属于原子弹那个当量级的。我跟他熟悉算比较晚的,但是这种价值却令我印象深刻。”我觉得这个把握是非常准确深刻的。今天,不仅我们的文化生活是低迷的,而且我们的精神状态也是低迷的,不仅是低迷的,简直就是苟且和卑下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已经过时,大家都得过且过,无可无不可,执著和顽强成为一种被嘲笑的东西。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奉行犬儒、投机,迷恋琐屑、细小、精致,为低级欲望的满足而洋洋自得的所谓“小时代”,而丁方的作品却在顽强地追求真正的大精神、大境界和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山花》2016年19期
《意林文汇》2016年15期
意林文汇

樱花的另一种含义

到日本以后,我每年都看樱花,看多了,有时会觉得这些花十分虚假。说它假,是因为樱花满开的时候,尤其在夕阳的余晖下,那些樱花瓣儿跟我们常见的马粪纸差不多。虚假是我的个人印象,抛开具体的景色,单单就樱花这个词,它在特定场合下的意义也是令人意外的。在东京一条繁华的大街上,道路的两旁都是装饰各异的商店,其中最突出的是挂起红帘子的面馆。在东京街头,挂红帘子的面馆大致等于吃拉面的地方。其实,比面馆更醒目的并不是这些店铺的门帘儿,而是一直在店外坚持排队的日本人。一碗面条儿有那么好吃吗?非得饿着肚子等在外面不可?日本人似乎不在乎我的想法,尽管有的店铺冷冷清清,尽管他们张望店里的人吃没吃完的时候表情十分尴尬,可这些人老实得像一根根木桩子站在原地,好像每一个人的胃袋正在悄然打开,而且是不动声色的。东京满街都是面馆,怎么会出现这类排长队的面馆呢?那队排得可不是一般的长,从门帘儿前一直拖到街心,曲里拐弯的,从马路对面看去,好像有人用一根绳子把这群人都串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