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高考改革在论争中前行

统一考试还是分散考试?$$   今年是废科举、兴学校、实行新的考试制度100周年。人民政协报教育周刊和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日前主办了第9次教育沙龙,选择“考试改革与教育公正”进行研讨——— $$    今年高考已有15个省在自主命题,加上三套全国试卷,共有18套试卷呈现于考场上。而在2003年,只有北京和上海自主命题;到2004年,有11个省、市自主命题。 $$    虽然越来越多的省市走向自主命题,但厦门大学高教所所长刘海峰却是高考“统一论”者。他说,这些年来,对高考制度的置疑,最大的焦点在于要不要坚持统一高考。从20世纪世界各国高校招生的情况来看,从分散走向统一是一个大趋势。例如,日本在1979年以前没有统一考试,1979年以后开始建立国立学校统一命题考试,现在越来越多的私立学校也主动加入到这种统一考试中来;韩国也实行统一考试;英国也在筹备成立全国统一考试招生委员会,而以前该国是由各地方的考试委员会主办考试的。即使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5-08-18
《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学报》2019年04期
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学报

新高考改革视域下高校招生与高中教学管理研究

2013年11月1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要求:“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学生考试多次选择、学校依法自主招生……的运行机制。”[1]2014年9月4日,国务院颁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国发〔2014〕35号,以下简称《意见》)要求:“从有利于促进学生健康发展、科学选拔各类人才和维护社会公平出发,认真总结经验,突出问题导向,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2014年启动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试点,2017年全面推进,到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2]为贯彻落实此二项决策的精神,2014年,上海、浙江率先进行了新一轮高考改革试点;2017年北京、天津、山东、海南4省市继之,其他省市自2019年秋相继推进新高考综合改革。新高考综合改革将对高校...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现代教育管理》2019年10期
现代教育管理

新高考改革政策解读:基于多源流理论的视角

教育要发展,关键在改革。2014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在2020年建设中国特色现代考试招生制度,标志着我国高考改革进入新时代。2017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提出“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为高考改革指明了方向。为进一步推动高考综合改革,办好让人民满意的教育,应着力瞄准改革重点、把握改革秩序、保障改革效果,积极探索、稳步推进。为此,本文拟从多源流理论视角来诠释新高考改革政策议程,研究政策制定的内在机理,以期为大家理解新高考政策提供参考。一、新高考政策改革的解读视角:多源流理论多源流理论由美国政策科学家约翰·金登(Kingdon,J.W.)在《议程、备选方案与公共政策》一书中首次提出。金登“考察了为什么有些主题会被提上政府议程而其他主题则被忽视,以及为什么政府内部及其周围的人们十分关注某些备选方案而舍弃其他备选方案”[1],重点“考察了为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教育研究》2019年09期
教育研究

教育评价的双重约束——兼以高考改革为案例

所谓教育评价,是指“对某个特定的教育项目的执行过程和结果的系统的调查,与‘项目评价’是同义的:这种调查要回应问责,帮助决策,引导项目发展和计划,并且服务研究。在项目评价的意义上,现行的教育评价强调综合性,以及超越单纯依靠定量分析的自然的方法论”[1]。教育评价是教育活动中非常重要的环节,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环节。重要,是因为它在教育活动中具有一种“牛鼻子”的引领功能;复杂,是因为它所涉及的变量和边界条件比较多,而且,这些变量之间的相关性也是模糊的。更重要的是,教育评价又是一种价值判断的活动,具有很强的主观性。在教育的评价研究中,通常要对教育的“某个创新、动议,某项政策或某个项目的价值、优点,以及重要性进行系统的评估和调查。在测量某个创新的价值和重要性时,评价常常用以衡量某些有争议的干预或动议的‘有效性’、‘效果’、‘效率’或‘影响’”[2]。基于它的重要性、多因素性、主观性,参考国际教育百科全书中关于评价的分类①,本文将这些影响教...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人民教育》2019年18期
人民教育

韩国:高考改革推行“必考”与“选修”相结合

据韩国教育部官网报道,韩国教育部对2022年大学入学能力考试方案进行了修改,考试结构中韩国历史为必考科目维持不变,韩语、数学和探究(社会·科学·职业)学科领域将转变为“必考+选修”体制,即此三大学科中除必考项目外,考生还需要从中各选择一个项目参加应试,必修和选修科目的分数比例为75∶25。韩语学科中可选择的项目有语言和媒体、语法和写作;数学学科中可选择的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雅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年04期
雅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关于高考社会化的构想——从诊断考试入手改革高考

随着高中新课程首轮试行周期的结束,去年江苏、广东、山东、海南、浙江和今年北京等地配套的高考改革新方案陆续出台和实施,高考制度改革开始迈出大步。目前中国高考制度改革的主要方向是高考报名社会化、对考生评价和高校选拔多元化、高考一年多考和延续有效等,苏粤鲁琼浙京新课程高考方案也在这些方面有所体现。但离高考社会化还有很大的差距。笔者认为,高考社会化早就应该提上议事日程。只有高考社会化,高考与中学脱钩,甚至高考与行政区划脱钩,才能革除各地把高考视为政绩工程的积弊,遏止政府参与生源大战,纤解主管部门、学校领导和老师的压力,最终解放全部压力的承受者—学生。高考绕开中学,尤其是绕开名牌学校,也有利于遏制教育变相产业化的趋势,也更容易实现教育均衡和社会公平。高考社会化也包括对考生的评价体系社会化或与社会评价体系接轨。考生评价体系可以与中国诚信制度的建立挂钩,从初中开始建立学生(也是公民)的品行、学业电子档案,而且据此把加分与保送交给中立的专门机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