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多国科学家联手“透视”青藏高原

本报北京9月2日电 中国地质科学院今天披露,针对世界地学界关注的青藏高原隆升动力学机制,以及资源环境效应展开的国际合作青藏高原深剖面试验与综合研究(INDEPTH)项目,今年8月,首席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文津带领项目骨干奔赴昆仑山与可可西里,完成了青藏高原北部野外考察,这标志着该项目第四阶段即从北缘“透视”青藏高原计划的正式启动。 $$    据赵文津院士介绍,INDEPTH是一项中、美、德、加等多国科学家联手进行的地震深剖面试验与综合性的深部地质调查项目。它在青藏高原从南到北分四个阶段进行,由中国地质科学院承担。其科学目标是完成一条横穿喜马拉雅山和青藏高原的深地震反射剖面,通过多学科、多方法的综合调查研究,探讨陆—陆碰撞造山带和青藏高原隆升机制,以解决地球动力学这一世界性基础研究课题。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5/09/03
《科学新闻》2013年05期
科学新闻

必须坚持地块运动与活断层调查研究赵文津:

在赵文津看来,要深入认识大陆地震发生的条件,必须通过认识巴颜喀拉地块的运动与周边地块的相互作用来实现。2013年4月20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强震,一场位于龙门山地震带的灾难,再度让四川猝不及防。近日,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报评审委员会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文津接受了《科学新闻》专访。断裂带漏报“每年通过专家评审后向国务院上报的地震预报意见,准确率很低,重大的地震危险区一再漏报,预报来预报去的结果与不作预报的结果差不多。汶川地震、玉树地震、芦山地震都没有预报出来,造成了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我国地震预报工作应当好好改进。”赵文津开门见山。2012年12月,2013年地震预报会召开。然而不到半年,芦山地震发生,却又恰恰在重点监测区之外。“这是为什么?很需要大家冷静地客观地反思再进行研究,哪里出了问题,以寻求改进预报工作。要撇开追问行政责任,如果将两者纠缠在一起,则不可能深入探讨下去。”赵文津目光如炬。龙门山地处巴颜喀拉地块东边界,西边是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地球》2015年03期
地球

如何破解中国的资源瓶颈和生态难题? 访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文津

专家简介:赵文津,1931出生,北京市人。1952年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物理系。曾任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常务理事、副理事长,国家科技进步奖评委,何梁何利奖专业评委。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大陆动力学委员会名誉主任、勘探地球物理委员会顾问组组长。上世纪50年代,赵文津先后在安徽南部找铜矿和四川西昌地区找矿有多项发现,特别是发现了钛、钒、铁矿多个巨型矿床,获地矿部1980年评为30年找矿功勋物探大队称号获集体奖。因发展物探新技术,1998年获中国地球物理学会颁发的首届顾功叙地球物理科技发展奖;因完成喜马拉雅山和青藏高原的深部探测并获得多项重大发现,荣获2000年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2001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3年获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2009年李四光奖等多项荣誉称号。先后发表论文80多篇,在《科学》和《自然》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有10篇以上,研究报告及专著5本。年过八旬的赵文津院士自上世纪50年代便开始从事矿产资源的勘察工作,在长达半个多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地球》2015年03期
《科学中国人》2007年02期
科学中国人

赵文津:行走在地球之巅

~~赵文津:行走在地球之巅!本刊记者@范兴川!本刊记者@师延路赵文津(1931.2.1-)主要从事矿产勘查和深部地球...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今日科苑》2002年11期
今日科苑

无限风光在险峰——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文津

作为一位地球物理学家,赵文津不愿意和我过多地敞开他的内心世界。他认为科学家与常人一样头顶一片蓝天,脚踏一方土地,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把人生喻为大舞台,说天下芸芸众生莫不扮演各自的角色,生旦净末丑轮番登场、粉墨春秋,永远地脱离不了喜怒哀乐愁的戏剧的巢案。当然,各人演出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有人作用大一些,有人作用平平一些。 正是基于对人生的这番哲理的诊释,他希望我更多地了解一下他所从事的地球物理事业。在他那较为简朴但布置得却相当典雅的书房里,白发飘飘的赵文津饶有兴趣地在我面前轻轻地拨动书桌上的一个地球仪,蓦地使小小寰球急速地旋转起来。为此我们的话题从青藏高原的“内心世界”开始……远古的呼唤 巍峨的青藏高原悠久的地质历史和人类历史像一个谜,更像一个远古的呼唤,它望穿秋水一般地等待着有志之士去揭开充满神秘色彩的内心世界。攀登世界屋脊,需要勇士坚持不懈、勇于献身的精神。在这漫漫征途上,谢绝懦夫的参与。 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他所著的《亚洲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航天》2019年02期
中国航天

深空探测 秉科学精神 做专业事——访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文津

科学规划,系统推进;统筹布局,目标归一。■“嫦娥”四号世界首次登陆月背的创举,几乎燃爆了所有中国人的航天激情,下至幼稚小儿,上至耄耋老人,都能对“嫦娥”说道几句。家有4岁小可爱就曾言:“等我学好本领,也要和‘玉兔’一起在月亮上挖沙子爬高山”——伟大的事业,往往具有指引几代人奋进向上的巨大魅力。航天事业犹如是。我们立志要实现“科技创新强国”的目标,就要将航天事业,尤其是深空探测的规划进程落到实处。因为深空探测,不仅强调航天技术的较量,更为重要的是随之而来的巨量科学价值的挖掘与衍生。鉴于深空探测的这一目标未知性与不可估量的影响力,其每一步的实现不仅需要多学科融合联动推进,还须有长期的战略思考与阶段性科学规划的引领。本期,中国工程院院士、地球探测与比较行星科学家赵文津院士,将向本刊讲 述他所亲历的那些中国深空探测多学科辩证融合发展的点滴,以此与所有与此宏大 事业相关的科学从业人员共励共勉。“早先,-样,我也认为自己是从事入地活动的!太...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