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物流网络复杂性研究成果优秀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穆东教授,承担的中国软科学计划项目“基于客户服务的物流企业耦合运行体系研究”,从复杂适应系统的角度定义物流业务模块,构建物流业务耦合创新系统,实现对物流业务的模块化监控,为物流业务的标准化管理和控制提供理论支撑,同时该系统的最大特色是,在物流业务的供应、需球、物流中介和政策法规四方耦合作用下,给出物流业务及流程创新的方法与途径,并建立不同物流业务耦合方式运作效果的评价方法,以及改进建议获得有关方面广泛好评。同时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6-11-14
《河南社会科学》2016年11期
河南社会科学

基于国际比较的工作复杂性研究领域知识图谱分析

一、引言复杂的工作不仅是一种精神上的挑战并且需要大量的技能,因此能够激发个体的兴趣[1][2]。作为变化性、不确定性、不可预见性和认识困难性的同义语[3],工作复杂性或任务复杂性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至心理学领域。心理学家认为决策任务呈现出复杂性的特征是因为执行任务的人有很多种决策思路,会造成多种决策结果[4]。任务复杂性或困难性在心理学实验中被认为是影响任务绩效表现的一个最重要因素[5][6]。任务复杂性有三种不同的描述方式:可以被看作主观人物特征的函数(复杂性是任务的本质),一种心理体验(复杂性来源于个人的认知)以及任务和个人特征之间的相互作用[7]。为了完成复杂的工作或任务,个人被要求寻找最佳路径或者最优方法去解决问题,而不是根据现有的工作方法和标准的程序去操作[8]。所以,有的研究者强调复杂2016-07-12的任务或工作要求知识和技能[5][9],有的研究者则关注纳入任务或者工作中的绩效维度的数量[4][10],还有研究者...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语料库语言学》2017年01期
语料库语言学

汉语最长名词短语的结构复杂性研究

1.引言最长名词短语(MNP)是语言信息处理学界专门提出的名词短语类别,是指不被其他名词短语包含的名词短语,约占据句子长度的60%以上。它的句法处理是自动句法分析的重要任务和难点问题。无论从结构、内部成分、短语长度等任何一个角度来看,最长名词短语都呈现出多元化的分布状态。如在清华大学TCT树库中,最短的MNP长度为1个词,最长的达到133词,复杂MNP几乎包含了所有词类和句法结构。以往研究(Zhang,et al.2010;代翠2009)也表明,复杂MNP的识别精度与简单MNP存在很大差异,但对复杂性的界定却停留在简单线性层面,而未曾关注结构和分布特征。因此,深入研究复杂性因素,可以为MNP的自动识别提供语言学上的帮助,有针对性地解决识别难点问题。本文利用清华大学TCT树库,从结构复杂性的角度对MNP进行统计分析和分类描写,并结合其分布位置,在线性序列层面观察对MNP识别可能产生的影响。*本研究得到上海市青年教师培养资助计划“汉...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科教文汇(上旬刊)》2011年09期
科教文汇(上旬刊)

系统复杂性研究探讨

1引言自复杂性问题提出至今,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取得了丰硕研究成果,有些成果已经被运用于实际问题的处理之中,取得显著成绩。比如尼科里斯和普利高津于1984合著专门探讨复杂性的专著《探讨复杂性》;我国钱学森教授也于1990年提出了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的概念,并认为复杂性问题实际上是开放复杂巨系统的动力学特性问题,随后他又提出了著名的解决系统复杂性的“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研讨厅体系”;遗传算法创始人、美国密歇根大学计算机科学与电子工程兼心理学教授、圣菲研究所(SFI)指导委员会主席之一的约翰·H·霍兰德教授提出了复杂适应系统(CAS)理论,并认为复杂性来源于智能性系统成员的自适应性,从而开辟了一个崭新的研究领域,并且成功地将CAS理论用于生态、社会等领域复杂性问题中,解决了传统方法所无法解决的许多问题;另外一些学者则致力于运用混沌、分叉等理论解决复杂性问题,如我国的刘洪教授等学者运用混沌理论解决企业管理方面的问题。复杂性问题备受重视的另一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医药学报》2011年05期
中医药学报

从复杂性到中医药研究——关于如何建立中医药复杂性研究纲领的笔记

复杂性研究在中医药学界仍是关注度较高的话题。中医药与复杂性研究,既是哲学问题,更是科学问题;是理论问题,更是实践问题;是主观诉求,更是客观需要。本文拟从以下方面探索中医药的复杂性研究纲领。1观念的变革———直面复杂性近年来,有关“复杂性”、“复杂系统”、“复杂科学”的议论和研究在世界范围内都颇为流行。其研究在计算机科学、生物学、经济学、人工智能等领域广泛展开,可谓当代科学研究的真正前沿,其思想内核也辐射进管理学、社会学、历史学等人文社会学科。虽处于萌芽时期,但已被有些科学家誉为“21世纪的科学”,已经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显学”。复杂性研究所带来的,将是对传统的科学范式、文化范式和思维范式强力的冲击。在传统科学的观念里,大自然在本质上是简单的,而复杂性只不过是一种非本质的现象而已,完全可以通过还原的方法加以处理。对此,牛顿、爱因斯坦等科学巨匠都抱有极强的信念,对简单性的追求已成为经典科学尤其是物理学的内在禀性。由于物质方面所取得的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05期
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哲学视野中的复杂性——拓展复杂性研究的新视野

复杂性是当代科学的前沿。一般认为,复杂性研究是20世纪30-40年代系统科学发展的深化与新阶段。20世纪60-70年代以自组织理论、非线性科学为代表的研究掀起了复杂性的第一个高潮。20世纪80年代的复杂性研究传统科学领域拓展到计算机科学、生物学、经济学、人工智能、生命科学、认知科学等广阔领域。随后,许多新鲜的名词都来自复杂性领域,诸如非线性、分岔、混沌、蝴蝶效应、自组织、临界、涌现等。2005年,美国物理学家格罗斯(DavidGross,200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把复杂性研究列入物理学未来的25个问题中。复杂性显然并不仅仅是一个科学问题。普里高津(Pri-gogine)认为复杂性研究将开创人与自然、科学与人文的新对话。复杂性思想已辐射到管理学、社会学、历史学等人文社会科学和更为广泛的文化领域。面对复杂性,科学与哲学都还在探索中。前沿科学家们宣称复杂性正在开创新科学,是新一轮的哥白尼革命。保守的科学家们则持怀疑态度,认为至多只...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