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藏西夏文献》填补西夏学研究众多空白

记者11月6日从在京举办的《中国藏西夏文献》出版座谈会上了解到,这部大型文献的编纂出版是迄今最全面、最丰富、规模最大的国内西夏文献搜集整理活动,丛书中收录的多数文献为第一次刊布,填补了西夏学研究领域众多空白。 $$教育部副部长李卫红在座谈会上说,《中国藏西夏文献》是教育部重点支持的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在西夏学研究中具有填补空白的重大学术意义,将会带动西夏学相关学科的发展,带动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水平的显著提高。 $$据《中国藏西夏文献》编辑委员会主任陈育宁介绍,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中心经摸底调查,在全面清理各地收藏西夏文献的基础上,制定出完整的编辑计划和体例。从2005年8月开始,丛书按地区分编陆续出版,至2007年8月全书出齐。这部丛书共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7-11-08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7年08期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西夏文献与“丝绸之路”文化传统

一、西夏及文字、文献概况西夏(1038-1227)是以党项族为主体建立的政权。在唐代之前,党项人生活在青藏高原,经常联合吐谷浑对抗吐蕃。唐高宗时,吐谷浑被吐蕃所灭,党项人被唐安置于松州(今四川松潘)。唐开元(713-742)年间,党项人又被吐蕃军队劫杀,向唐玄宗请求内附,被迁至庆州(今甘肃庆阳)。“安史之乱”后,这部分人又迁至银州(今陕西米脂、佳县)以北和夏州(现陕西靖边县北白城子)以东地区。此后,党项人在李继迁等首领的率领下,经过不断征战,于宋咸平五年(1002)攻陷灵州(现宁夏灵武),改灵州为西平府,建都于此。接着,他们又“西掠吐蕃健马,北收回鹘锐兵”,于宋咸平六年(1003)攻占河西重镇西凉府,逐渐把势力西扩于“河西走廊”的中心地带。攻陷灵州、凉州之后,党项人即占有了“丝绸之路”的贸易便利。凉州向为“丝绸之路”重镇和粟特商人往返贸易的必经之地。目前所见最早的有关粟特商人在中国活动的记载,是斯坦因(A.Stein)发现于敦煌...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西夏学》2016年02期
西夏学

西夏刻本中小装饰的类别及流变

目前出版的《俄藏黑水城文献》《英藏黑水城文献》《法藏黑水城文献》《日本藏西夏文献》《中国藏西夏文献》和《中国藏黑水城汉文文献》中,在行距、段落、页眉与页脚的空白处,插入形态各异的小装饰的刻本文献,主要集中在《俄藏黑水城文献》和《中国藏西夏文献》(北京编)中。而《法藏黑水城文献》《英藏黑水城文献》《日本藏西夏文献》以及《中国藏西夏文献》(宁夏编)大部分和全部《中国藏黑水城汉文文献》中,刻本文献多为残页,几乎不见小装饰踪迹。一《俄藏黑水城文献》中出现小装饰的汉文刻本有《妙法莲华经》《佛说转女身经》《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功德山陀罗尼》《佛说大乘圣无量寿决定光明王如来陀罗尼经》《佛说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可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观弥勒上生兜率天经》《佛说大乘三皈依经夏乾祐十五年仁宗施印发愿文》《佛说金轮顶大威德炽盛光如来陀罗尼经夏乾祐十五年雕经善友众重开版印施题记》《六字大明王功德略夏乾祐十六年比丘智通施印题记》《圣...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文史知识》2017年03期
文史知识

西夏文字的启迪

经过几代学者一个多世纪的研究,当初谜一般的西夏文字已经不再是谜。迄今为止,不但文字的识读问题基本得到了解决,而且还有一批重要文献得到了公布和翻译,使我们有条件简略地回顾学界对这种文字的研究过程和已有的成果,站在中国文字史的角度看看西夏文究竟为我们提供了哪些未曾受到关注的知识。一不知道是什么文字也可以解读如果要顺利地解读一种久已失传的古代文字,过去认为必须预先掌握这种文字和其他已知古文字的对译文献,以及知道这种文字的所属民族和分布地域,以便找出相关的现代语言作为必不可少的研究参照。人们很难设想有哪一种文字在被错认了所属民族和地域的情况下,也能获得解读。然而有趣的是,西夏文字的早期研究恰巧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这样的例子——这种文字最初竟然是被当作女真文来解读的,而且竟然取得了成功。北京市北郊的居庸关城内有一座1345年建成的过街塔,塔的券洞内壁用六种文字刻着同样内容的佛教咒语。这六种文字人们已经认识的有五种,即梵文、藏文、八思巴蒙古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夏学》2016年01期
西夏学

英藏黑水城文献中的西夏文新现佛经考释

1914年斯坦因(Marc Aurel Stein)在黑水城进行发掘,获得了大量西夏文献,该批文献现藏英国国家图书馆东方部,共计3W8个编号,2〇〇5年及2〇10年出版的《英藏黑水城文献》对此做了全面收录,为西夏研究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因英藏西夏文献大多残损严重,对其全面释读与定名研究尚待深入开展。我们在解读英藏黑水城西夏文献的过程中,陆续发现了一些孤本佛教文献?,这不仅丰富了英藏西夏文献的目录内容,也对全面了解西夏文献具有积极意义。现将所考证的新文献略述如下。一、《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科文残片Or.l2380-0384(K.K.II.0285.jjj)?为具有科文的刻本残片,原题佛经。残存8行,上下单栏。经文正文部分满行12字,其西夏文句读、录文及对译如下:tAimmn,mmm,mum—.渑焚,簸掰麵:縱黻镰網鍵,杨矩,姅铫藤毅,散紐服肅,口鉈黟,姅丽稃頦:黻titfi,ta嫌級,鼐纈蕤数,1歉織丽钱齔髋嫌tta,繃辦赌靈赦...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西夏学》2016年01期
西夏学

西夏文“五部经”考略

“五部陀罗尼经”(梵文Paiicarak铒,以下称“五部经”)是大乘佛教五部守护经之总称,包括《守护大千国土经》①《大孔雀明王经》②《大随求陀罗尼经》③陀罗尼经》④及《大护明大陀罗尼经》?。通过念诵这五部经,众生可解除痛苦、疾病、厄难而获得欢乐、吉祥。五部经分别具有各自的功能,《守护大千国土经》是对恶鬼的防护;《大孔雀经》是对蛇毒的防护;《大随求经》是对罪恶、疾病、生子以及风、火、水等灾祸的防护;《大寒林经》是对灾星、野兽、毒虫的防护;《大护明大陀罗尼经》是对瘟疫的防护。“五部经”至今还流行于尼泊尔,在尼泊尔还保存着其梵文本?,当人们在面临生老病死、乔迁以及厄难时都会诵五部经。“五部经”在尼泊尔的内瓦尔佛教徒生活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广泛相信这五部陀罗尼经会保护他们脱离苦难。在内瓦尔,甚至印度教教徒在面临险境时都会请法师为他们诵这几部经?。“五部经”还被翻译成了汉、藏、回鹘、西夏、蒙、八思巴等文本,本文除了介绍其...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