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专家分析地震预报仍是世界难题

本报北京5月13日电(记者 刘莉 张显峰) 针对“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前有人预知震情,但地震局考虑到北京奥运而未报”的传言,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张宏卫在今天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发布会上给予了坚决否认。“这种推测是没有道理的。”他同时表示地震预报仍是世界难题。 $$在今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张晓东研究员从专业的角度,详细解释了地震预报的难点所在:第一,地球的不可入性。“上天容易入地难”,人类目前的钻探能力还难以达到地震发生的深度,我们对地下发生的变化,只能通过地表的观测来推测。第二,地震孕育的复杂性。通过专家多年的研究,现在逐渐认识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8-05-14
《地震工程学报》2018年S1期
地震工程学报

中国地震预报事业的一面旗帜——郭增建

中国地震预测咨询委员会主任、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前主任郭增建先生,他的音容笑貌、丰功伟绩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在中国攀登地震预报高峰的艰难道路上,他始终是我们队伍中的一员主将,是中国地震预报事业的一面旗帜。他是我国地震预报事业的一位重要奠基人!图2 2002年6月参加昆仑山口西大地震考察后,在兰州拜见郭先生如果说地震预报是一门探索性科学,那么郭增建先生则是新中国探索地震预报的第一人,这不仅是因他工作时间早,而是因他坚持最长久,60年如一日,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在全国地震系统近二三图1 2015年12月16日在中国地震预测十年来,再没有几个能像郭先生这样既有理论又有咨询委会议上与郭先生合影实践,既是领导又是专家,既是官员又是学者,并始郭增建先生著作多、学生多,他学识渊博,基础终站在地震预报第一线,执着、忘我地进行地震预报理论功底雄厚。他把事业视为生命,从20世纪50事业的学者了,他一直是业务和行政双肩挑。我们年代起就全身...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技资讯》2017年34期
科技资讯

地震预报现状及相关问题探讨

当前对于地震到底能否预报还存在争论,为了更好地促进地震预报发展,国内外的研究者都深入地探究了地球的性质、机理等相关内容,并得出了许多的研究成果。通过研究可知,地震发生之前的异常前兆实际上是存在的,如果能够预测到未来地震发生的具体情况,在地震之前做出相应的防范措施,这对减少地震发生所带来的损害发挥重要意义。近年来,我国在地震预报方面投入了很大精力,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取得了良好的科学研究成果。通过科学研究可知,将地震预测与实际情况相结合,将大大减少地震发生带来的损害。本文就对地震预报现状及相关问题进行探讨。1地震预报的概述地震预报主要是通过深入研究地震环境因素、地震前兆、地震活动等相关内容,预测未来地震所发生的地点、时间及地震强度。从广义上来看,地震预报实际上包含了两层意思,分别为地震预测、地震预报。其中,地震预测是预测未来地震发生的趋势、地震发生的可能性,以及地震活动的具体状况。相对于地震预测来说,地震预报的概念更加狭义,其主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地震动态》2016年11期
国际地震动态

中国地震预报论坛2016长春学术交流会议纪实

引言根据年度计划,今年的预报论坛学术交流应该在2016年3月开始征稿。由于换届选举等事情,实际征稿日期为4月25日至5月中旬。按照2015年底所做的年度计划,今年的中国地震预报论坛交流专题为:大地震预测方法与技术;数字地震观测与预报方法及技术;地震动力学;地震预报研究相关领域。实际上,结合2016年开展的邢台地震、唐山地震的相关纪念活动,征集摘要和研讨的专题调整为:大地震预测方法与技术;数字地震观测与预报方法及技术;地震动力学与地震数值预测理论、方法及技术;地震预报研究相关领域和有关邢台/唐山地震研究和纪念文章。会议举办日期定为2016年7月24~25日,23日报到,26日疏散。根据中国地震局监测预报司的工作安排,将青年跟踪课题优秀报告10份纳入本次交流。交流方式仍然以口头宣读和张贴两种模式,设立的大会讨论将是论坛学术交流的高潮时段。1 2016年预报论坛交流研讨实况简介1.1论坛概况中国地震学会地震预报专业委员会与吉林省地震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国际地震动态》2012年06期
国际地震动态

由灾难性地震划分的中国地震预报历程

地震预测和地震预报有着不同的涵义,但我们在此探讨的1966年以来四十余年的中国地震预报历程时,因我国早期混用地震预报或地震预测的说法,直至1998年国务院发布的《地震预报管理条例》才明确区分地震预测和地震预报。故为论述简便而统一使用地震预报一词,并不严格区分地震预报或地震预测的异同。1966年邢台地震以来的中国地震预报历程,分析认为可以1966年邢台地震、1976年唐山地震和2008年汶川地震为标志将其划分为3个阶段,即1966-1976年的摸索实践阶段、1976-2008年的探索研究阶段、汶川地震后的新阶段。有组织的地震预报探索始于1966年3月,紧随着北京西南约300 km的邢台地区最大为7.2级的系列地震活动。预报热情在开始的10年逐步抬升并在1975年预报海城地震时达到巅峰,这一期间抗震设防极少得到关注;1976年唐山和松潘地震启始了地震预报第二阶段,其特征是对预报的期望大为降低而对抗震设防的重视日益加强;2008年汶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际地震动态》2011年11期
国际地震动态

日本的地震预报将何去何从!

各位读者想必都深信日本一直在进行地震预报的研究吧?事实却与大家心中所想的大相径庭。我们无需浪费口舌强调预报地震有多么重要,要知道一旦遭遇地震,损失的不仅是大量的财产,还有众多宝贵的生命。要减轻地震灾害造成的影响,需要从加强建筑和基础设施的抗震性能以及预报地震这两方面入手。在日本,第一个方面得到了大力推进。即便如此,大地震仍然时常带来巨大的危害。但凡能提前一天、甚至一个小时预报到地震,就能挽救无数生命。也正是出于这个理由,所有舆论调查都表明,人们认为提高预报地震的能力是最紧迫的课题。然而,就是我们这个号称拥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地震观测网的国家,目前还没有一次成功预报地震的经验。不,应该说是从来没有进行过预报。而在另一方面,国家级地震预报研究项目早在数十年前就已启动。这只能说明,日本并未进行真正意义上的预报研究。原因何在?问题出在哪里?我们该采取什么对策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正是笔者要在本文中讨论的主题。笔者个人在东京大学地震研究所...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